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27.【顧非熊】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顧況有子,數歲而卒,況悲傷不已,為詩哭之云:「老人哭愛子,日暮千行血。心逐斷猿驚,跡隨飛鳥滅。老人年七十,不作多時別。」其子雖卒,魂神常在其家,每聞父哭聲,聽之感慟。因自誓,忽若作人,當再為顧家子。一日,如被人執至一處,若縣吏者,斷令托生顧家。復都無所知。勿覺心醒開目,認其屋宇兄弟,親愛滿側,唯語不得。當其生也,已後又不記。至七歲,其兄戲批之,忽曰:「我是爾兄,何故批我?」一家驚異。方敘前生事,歷歷不誤,弟妹小名,悉遍呼之。即顧非熊也。(出《酉陽雜俎》)
【譯文】
顧況有一個兒子,活了不幾歲就死去了。顧況悲痛不止,作詩悼念兒子說:「老人哭愛子,日暮千行血。心逐斷猿驚,跡隨飛鳥滅。老人年七十,不作多時別。」顧況的兒子雖然已死,但他的魂魄卻經常在家中飄蕩。每當他聽到父親的哭聲,心裡非常感動。於是他發誓:如果將來再投生為人,還做顧家的兒子。有一天,他好像被人帶到一個地方,有一個象縣官模樣的人,判決命令他到顧家托生,再往後就失去了知覺。過了一段時間,他忽然覺得心裡明白了,睜開眼睛,看到了家中和自己的弟兄,身邊站滿了親人。唯獨不能說話,知道自己已經重新托生。對從這以後的事情,他又記不清了。他長到七歲時,他的哥哥和他玩耍時打了他。他忽然說:「我是你的哥哥,你為什麼打我?」一家人都很驚詫。這時,他才把前生的事講述出來,每件事都絲毫不差。弟弟、妹妹的小名全都能叫出來。他就是顧非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