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26.【圓觀】原文及譯文

圓觀者,大歷末,洛陽惠林寺僧。能事田園,富有粟帛。梵學之外,音律貫通。時人以富僧為名,而莫知所自也。李諫議源,公卿之子,當天寶之際,以游宴歌酒為務。父憕居守,陷於賊中,乃脫粟布衣,止於惠林寺,悉將家業為寺公財。寺人日給一器食一杯飲而已。不置僕使,絕其知聞。唯與圓觀為忘言交,促膝靜話,自旦及昏。時人以清濁不倫,頗招譏誚。如此三十年。二公一旦約游蜀州,抵青城峨嵋,同訪道求藥。圓觀欲游長安,出斜谷;李公欲上荊州,出(「出」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三峽。爭此兩途,半年未訣。李公曰:「吾已絕世事,豈取途兩京?」圓觀曰:「行固不由人,請出從三峽而去。」遂自荊江上峽。行次南洎,維舟山下。見婦女數人,鞗達錦鐺,負甕(「甕」原作「人」,據明抄本改)而汲。圓觀望而泣下曰:「某不欲至此,恐見其婦人也。」李公驚問曰:「自此峽來,此徒不少,何獨泣此數人?」圓觀曰:「其中孕婦姓王者,是某托身之所。逾三載,尚未娩懷,以某未來之故也。今既見矣,即命有所歸。釋氏所謂循環也。」謂公曰:「請假以符咒,遣某速生。少駐行舟,葬某山下。浴兒三日,亦訪臨。若相顧一笑,即其認公也。更後十二年,中秋月夜,杭州天竺寺外,與公相見(「公相見」原作「相見公」,據明抄本改。)之期也。」李公遂悔此行,為之一慟。遂召婦人,告以方書。其婦人喜躍還家,頃之,親族畢至。以枯魚酒獻於水濱,李公往為授朱字,圓觀具湯沐,新其衣裝。是夕,圓觀亡而孕婦產矣。李公三日往觀新兒,襁褓就明,果致一笑。李公泣下,具告於王。王乃多出家財,厚葬圓觀。明日,李公回棹,言歸惠林。詢間觀家,方知已有理命。後十二年秋八月,直詣餘杭,赴其所約。時天竺寺,山雨初晴,月色滿川,無處尋訪。忽聞葛洪川畔,有牧豎歌竹枝詞者,乘牛叩(「叩」原作「叱」,據明抄本改。)角,雙髻短衣,俄至寺前,乃圓觀也。李公就謁曰:「觀公健否?」卻問李公曰:「真信士矣。與公殊途,慎勿相近。俗緣未盡,但願勤修,勤修不墮,即遂相見。」李公以無由敘話,望之潸然。圓觀又唱竹枝,步步前去。山長水遠,尚聞歌聲,詞切韻高,莫知所謂。初到寺前歌曰:「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又歌曰:「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緣恐斷腸。吳越溪山尋己遍,卻回煙棹上瞿塘。」後三年,李公拜諫儀大夫,二年亡。(出《甘澤謠》)
【譯文】
唐朝大歷末年,洛陽惠林寺有個叫圓觀的和尚會耕種田地,有很多糧食和布匹。他除了研究佛學之外,對音樂也很精通,當時人們都叫他富和尚,但不知道他的來歷。諫議大夫李源,本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天寶年間,他整天吃喝玩樂,沉醉於歌舞之中。他的父李憕鎮守邊關,被賊兵俘虜。李源被迫吃粗糧穿粗布衣服,落腳在惠林寺,將全部家產捐獻給寺院。寺裡的和尚每天給他一份飲食,不給他僕人使用,並且不告訴外界的消息。他只和圓觀和尚結為知心朋友。兩個人經常促膝談話,從早晨能談到黃昏。當時的人認為他們兩個人一個清白一個渾濁,在一起不合道理。所以經常譏諷和嘲笑他倆。這樣過了三十年,兩個人都老了。一天,兩位老人相約要同游蜀州,到青城峨嵋去訪仙求藥。圓觀想要游經長安,從斜谷出去,李源想要經過荊州,從三峽出去。他們不停地為這兩條路線爭論,半年時間也沒有取得一致意見。李源說:「我已經斷絕了塵世的事情,怎麼能從兩朝的京城路過呢?」圓觀說:「走哪條路本來由不得個人意願的,就從三峽出去吧。」於是二人從荊江上三峽。船行到南洎時停在山腳下。他們看見有幾個婦女,衣裙艷麗,背著水罐到江邊打水。圓觀見到她們流著淚說:「我不想到這裡,就是怕見到這幾個婦人啊。」李源驚奇地問:「我們從此峽出來,見到不少這樣的婦女,你為什麼只哭這幾個女人?」圓觀說:「他們當中有一個姓王的孕婦,是我來世托身的處所。她懷孕三年,還沒有把孩子生下來,就是因為我沒死的緣故。今天既然見到了她,是我命有所歸,也就是佛教所說的循環輪迴。」然後又對李源說:「請您為我念誦咒語,使我快點投生。你的行船小駐幾天,把我埋葬在山下。嬰兒出生三天後,你到那家去尋訪,要是嬰兒見到你一笑,就是他認識你。十二年以後,中秋月夜,在杭州天竺寺外,是與你相見的日子。」李源這時對這次出行很後悔,並對這件事感到極度悲哀。於是將那個婦人叫過來,告訴她做好生孩子的準備。那個婦人高興地回到家裡。不一會,婦人的親屬都到了,把魚乾和酒祭獻於江邊。李源前往為授朱字。圓觀沐浴後,換了一身新衣服。當晚,圓觀死了而孕婦生下了孩子。李源過了三天去看新生的嬰兒。襁褓中的嬰兒就能認人,果然朝李源一笑。李源的淚水流了下來,把這件事詳細地告訴了王氏。於是王氏拿出很多錢來埋葬了圓觀。第二天,李源上船,返回惠林寺。他向算命先生請教。才知道這件事是命中注定的。到了第十二年的秋天八月,李源直接來到杭州,赴圓觀的約會。中秋節這天夜晚,天竺寺附近,山雨初晴,灑滿月色,他正不知道到哪裡去尋找圓觀,突然看見葛洪川畔,有牧童唱著竹枝詞,騎在牛背上敲打著牛角,紮著兩個髮髻,穿著一身短衣,一會就到了天竺寺前,原來正是圓觀。李源拜見說:「觀老可健康嗎?」牧童卻對李源說:「你真是有信譽的人。我與你走的道路不同,小心不要相互接近。你俗緣未盡,但願能勤奮修行。如果你勤奮修行不懶惰,我們還會很快相見。」李源因為不能同圓觀暢敘以往的友情。不由得望著圓觀流淚。圓觀又唱起竹枝詞,一步步向前走去。山長水遠,還能聽見歌聲,歌聲深切韻律高亢,不知唱的什麼。初到寺前時唱的是:「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還有一段唱的是:「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緣恐斷腸。吳越溪山尋己遍,卻回煙棹上瞿塘。」又過了三年,李源當上了諫議大夫,做官三年死去。

卷第三百八十八 悟前生二
顧非熊 齊君房 劉立 張克勤 孫緬家奴 文澹 王鄂 僧道傑 袁滋 崔四八
 馬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