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63 第二卷 小官人》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原文

太史某公,忘其姓氏。晝臥齋中,忽有小鹵簿,出自堂陬。馬大如蛙,人細於指。小儀仗以數十隊;一官冠皂紗,著繡帕,乘肩輿,紛紛出門而去。公心異之,竊疑睡眼之訛。頓見一小人,返入捨,攜一氈包,大如拳,竟造床下。白言:「家主人有不腆之儀,敬獻太史。」言已,對立,即又不陳其物。

少間,又自笑曰:「戔戔微物,想太史亦當無所用,不如即賜小人。」太史頷之。欣然攜之而去。後不復見。惜太史中餒,不曾詰所自來。

聊齋之小官人白話翻譯:
某太史,忘了他的姓名。一天,他白天躺在書房裡,忽然,一個小儀仗隊,從屋子一角走出。馬大如青蛙,人細如手指。小小的儀仗隊由數十人組成。一個官,頭戴烏紗帽,身穿繡花袍,坐在二人抬的轎上,紛紛出門而去。太史心中覺得奇怪,懷疑自己睡眼朦朧看花了眼。可接著又見一小人,返回屋來,手裡攜著個拳頭大小的包,一直走到床下,自己介紹說:「我家主人備有薄禮,敬獻太史。」說完,對著太史站著,卻不去打開包拿出東西。稍待了一會,又自己笑著說:「小小禮物,想太史也沒什麼用,不如送給小人。」太史點了點頭,小人高興地攜著包走了。以後再沒見過他。可惜太史當時心裡有點害怕,也不曾問小人是從哪裡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