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05.【崔涵】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後魏菩提寺,西域人所立也,在慕義。沙門達多,發墓取磚,得一人以送。時太后與孝明帝在華林堂,以為妖異。謂黃門郎徐紇曰:「上古以來,頗有此事不?」紇曰:「昔魏時發塚,得霍光女婿范明友家奴,說漢朝廢立,於史書相符。此不足為異也。」後令紇問其姓名,死來幾年,何所飲食。答曰:「臣姓崔名涵,字子洪,博陵安平人。父名暢,母姓魏。家在城西阜財裡。死時年十五。乃二十七,在地下十二年。常似醉臥,無所食。時復遊行,或遇飲食,如夢中。不甚辨了。」後即遣門下錄事張雋。詣阜財裡,訪涵父母。果有崔暢,其妻魏。雋問暢曰:「卿有兒死不?」暢曰:「有息子涵,年十五而亡。」雋曰:「為人所發,今日蘇活。主上在華林園,遣我來問。」暢聞驚怖,曰:「實無此兒,向者謬言。」雋具以實聞。後遣送涵向家。暢聞涵至,門前起火,手持刀,魏氏把桃杖拒之。曰:「汝不須來,吾非汝父,汝非我子,急速去,可得無殃,」涵遂捨去,游於京師,常宿寺門下。汝南王賜黃衣一通。性畏日,不仰視天。又畏水火及兵刃之屬。常走於路,疲則止,不徐行也。時人猶謂是鬼。洛陽大市北有奉終裡,裡內之人,多賣送死之具及諸棺槨。涵謂曰:「柏棺勿以桑木為榱。」人問其故。涵曰:「吾在地下,見發鬼兵。」有一鬼稱之柏棺,應免兵。吏曰:『爾雖柏棺,桑木為榱。』遂不免兵。」京師聞此,柏木湧貴。人疑賣棺者貨(「貨」原作「化」。據明抄本改。)涵,故發此言。(出《塔寺》。明抄本出《伽藍記》)
【譯文】
後魏的菩提寺,是西域人修建的,這座寺建在慕義。一個叫達多的和尚挖墳取磚,結果挖出一個活人並把他送到上頭。當時太后和孝明帝在華林堂,認為這是妖異,對黃門郎官徐紇說:「從上古以來,常有這種事嗎?」徐紇說:「從前魏國時挖墳挖出霍光女婿范明友的一個家奴,他能說出漢朝興廢的歷史,所以說此類事不足為奇。」太后讓徐紇問那個人的姓名,死了幾年,都吃些什麼,那人回答說:「我姓崔名涵,字子洪,博陵安平人氏。父親名暢,母親姓魏,家住城西阜財裡。我死時十五歲,現在二十七歲。在地下活了十二年,常常象喝碎酒一樣躺著,不吃什麼食物。有時還遊走,也許能遇到些吃的喝的,但如同夢中,不很明白清楚。」後來徐紇就派遣門下錄事張俊到阜財裡調查,尋找崔涵的父母,果然有個叫崔暢的,他的妻子姓魏。張俊問崔暢說:「你有個兒子死了嗎?」崔暢說:「我有個兒子叫崔涵,十五歲那年就死了。」張俊說:「他被人挖了出來,已經起死回生了。他現在華林園,主上派我來瞭解一下。」崔暢聞言十分害怕,說:「我實際上沒有這個兒子,剛才是瞎說的。」張俊把實情告訴了他,後來又把崔涵遣送回家。崔暢聽說兒子到了,就在門前點起火,拿著刀,魏氏手持桃木枴杖前來攔阻。崔暢說:「你不要進來,我不是你父親,你也不是我兒子。快點走吧,免得遭災!」崔涵就只好離家而去,到京城漫遊,常常睡在寺院的門下。汝南王得知此事,賞賜給他黃衣一套。崔涵生性怕見太陽,不敢仰視天空,還畏懼水火和刀刃之類。他經常在路上匆匆行進,累了就休息,不會慢慢地走。當時人們還說他是鬼。洛陽大市北邊有個奉終裡,裡弄裡的人,不少賣殯葬用品和各類棺槨的。崔涵對他們說:「柏木棺材千萬不要用桑木做堵頭。」人家問其緣故,他說:「我在地下,一次征鬼兵的時候,有個鬼就說睡柏木棺材者可以免征。有位小吏說:『你雖然是柏木棺材,卻用桑木做堵頭,所以就不能免征』。」京城裡聽到這個傳說,柏木的價格一下子就提了上去。有人懷疑賣棺材的人向崔涵行賄,所以他才說出這種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