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62.【漢武帝】古文翻譯註解

漢武帝時,身毒國獻連環羈,皆以白玉作之,瑪瑙石為勒,白光琉璃為鞍。在暗室中,常照十餘丈,如晝焉。自是長安始盛飾鞍馬,竟加雕鏤。或一馬之飾直百金,皆以南海白蜃為珂,紫金為花,以飾其上,猶以不鳴為患。或加鈴鑷,飾以流蘇,走如鐘磬,動若飛幡。後得二師天馬,常以玫瑰石為鞍,鏤以金銀瑜石,以綠地五色錦為蔽泥。後稍以熊羆皮為之,熊毛有綠光,皆長三尺者,直百金。卓王孫□□□□□百餘雙,詔使獻二十枚。(出《西京雜記》)
【譯文】
漢武帝時,身毒國派使臣進獻給他一付連環馬籠頭,都是用白玉石作成的。瑪瑙石作的馬爵子,白光琉璃作的馬鞍。將它們置放在暗室中,常常能照出去十多丈遠,像白天一樣。從這以後,京城長安開始盛行裝飾鞍馬。達官貴人、皇帝國戚相互攀比著用珠寶玉石來雕鏤裝飾馬上用具。有的一匹馬上的用具價值黃金百兩。都用南海產的白蜃做馬爵子,用紫金鏤花,裝飾在馬具上。特別忌諱的是馬奔跑起來,馬具不發出鳴響。因此,有的在馬具上繫上銅鈴簪飾,有的還裝飾上流蘇。這樣,馬一走動鈴聲叮咚如石磬,流蘇及飾簪隨風飄動象飛捲著的幡旗。後來,漢武帝又得到兩匹師天寶馬,經常給它們配上玫瑰石的馬鞍,上面飾以金、銀、瑜石的鏤刻裝飾,用綠地五色彩錦做障泥用以蔽塵。稍後一些時候,又改用熊皮做障泥。熊皮上的毛,長三尺,發綠光的,價值黃金百兩。卓王孫一個人就讓工匠制做了一百多雙,漢武帝下詔書讓他獻上二十枚。

丁媛 (明抄本"媛"作"緩",下同)
長安巧工丁媛者,為恆滿燈,七龍五鳳,雜以芙蓉蓮耦之屬。又作臥褥香爐,又一名被中香爐。本出房風,其法後絕,至媛始更為之。設機環,轉運四周,而爐體常平,可置之被褥,故取被褥以為名。又作九層山香爐,鏤刻為奇禽怪獸,窮諸靈異,皆能自然運動。又作七輪扇,其輪大皆徑尺,遞相連續,一人運之,滿堂皆寒凜焉。(出《西京雜記》)
【譯文】
長安有一位手藝奇巧的工匠叫丁媛,他製作的恆滿燈,上面雕有七條龍五隻鳳凰,中間還雕有芙蓉蓮藕等,特別精美。他還製作了臥褥香爐,又叫被中香爐。這種香爐原本出自房風,它的製作方法後來失傳了。到了丁媛這裡,他又重新製作出來了。香爐上安裝上機關,不論它怎樣翻轉,爐身始終是平放著的。可以將它放在被褥中間。因此,名字叫"臥褥"香爐,或者叫"被中"香爐。丁媛還製作過一隻九層博山香爐,上面鏤刻著奇禽怪獸,沒有比這些奇禽怪獸更奇異的了。而且,這些奇禽怪獸在香爐上面都能活動。丁媛又製作過一隻七輪寶扇,它的輪子的直徑都有一尺那麼大,按照次序相繼著轉動。一個人操作運轉,滿屋子裡都涼風習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