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68.【張懷武】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南平王鍾傅,鎮江西。遣道士沈太虛,禱廬山九天使者廟。太虛醮罷,夜坐廊廡間。怳然若夢,見壁畫一人,前揖太虛曰:"身張懷武也,常為將軍。上帝以微有陰功及物,今配此廟為靈官。"既寤,起視壁畫,署曰五百靈官。太虛歸,以語進士沈彬。彬後二十年,游澧陵,縣令陸生客之。方食,有軍吏許生後至,語及張懷武,彬因問之。許曰:"懷武者,蔡之裨將,某之長史也。頃甲辰年大饑,聞預章獨稔。即與一他將,各率共屬奔預章。既即路,兩軍稍不相能。比至五昌,一隙大構。剋日將決戰,禁之不可。懷武乃攜劍上戌樓,去其梯,謂其徒曰:'吾與汝今日之行,非有他圖,直救性命耳。奈何不忍小忿,而相攻戰。夫戰,必疆者傷而弱者亡。如是則何以去父母之國,而死於道路耶?凡兩軍所以致爭者,以有懷武故也。今為汝等死,兩軍為一。無構難也。'遂自刎,於是兩軍之士,皆伏樓下慟哭。遂相與和親,比及預章,無一逃亡者。"許但懷其舊恩,亦不知靈官之事,彬因述記,以申明之。豈天意將感發死義之事,故以肸蠁告人乎?(出《稽神錄》)
【譯文】
南平王鍾傅鎮守江西時,曾派道士沈太虛到廬山的九天神廟祭禮。沈太虛祭祀完了。晚上坐在廟的偏廈裡,恍恍然像在作夢。只見牆上的畫中有一個人向他施禮說:"我的真身是張懷武,曾經在軍伍中作過將軍。上帝因為我曾積過些陰功救助了他人,所以讓我在這個廟裡當靈官。"太虛道士醒後,起來細看壁畫,見畫上寫的畫題是"五百靈官",太虛道士回來後,把這事說給進士沈彬。二十年後,沈彬到澧陵去遊玩,縣令陸生請他作客宴飲。剛要開宴。有位軍官許生也來赴宴。在席間,許生提到了張懷武,引起沈彬的注意,沈彬就問張懷武到底是什麼人。許生說,"張懷武原是蔡州部隊裡的一名副將,也曾是我的長史。甲辰那年蔡州鬧饑荒,部隊斷了糧。聽說預章那邊莊稼收成好,張懷武就和另外一個將軍各自率領著自己的部隊奔預章去就食。上路以後,兩支部隊各不相讓,發生了矛盾。走到五昌地方,兩支部隊的矛盾更激烈了,為了一件小事互不相讓,眼看就要火拚決戰,帶兵的統帥也壓服不了。張懷武就帶著寶劍登上城樓,撤去了梯子,對城下他的部隊說,'這次我帶你們出來並沒有任何別的圖謀,是為了讓大家不要餓死。可是你們不能克制忍受一些小的矛盾,竟要去和另一支部隊拚殺。如果真打起來,必然是強者傷弱者亡,兩敗俱傷。這樣將來還怎麼回到家鄉見自己的父母鄉親,只能慘死在道路旁。現在兩支部隊相爭,是因為有我張懷武。我現在決定為你們而死。我死後,兩支軍隊必然會合而為一,就不會再繼續鬧矛盾了。"說罷,就拔出劍來自殺了。城樓下的兩支部隊的士兵都趴在城樓下痛哭失聲,從此合成一支部隊,親密友好,一起開到了預章,沒有一個人逃亡。"許生當時是張懷武的部屬,對張懷武懷著深深的感恩之情,他並不知張懷武死後當了廟中靈官的事。沈彬把這件事記述下來,希望能讓人們明白真相。這件事難道不是充分說明,上天也為仁人義士的作為所感動,因而才不讓他們默默無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