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35.【李強友】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李強友者,御史如璧之子。強友天寶末,為剡縣丞。上官數日,有素所識屠者,詣門再拜。問其故,答曰:「因得病暴死,至地下,被所由領過太山。見大郎做主簿,因往陳訴。未合死至,蒙放得還。故來拜謝。」大郎者,強友也。強友聞,惆悵久之。曰:「死得太山主簿,辦復何憂?」因問職事何如?屠者云:「太山有兩主簿,於人間如判官也,儐從甚盛。鬼神之事,多經其所。」後數日,強友親人死,得活。復去被收至太山。太山有兩主簿,一姓李,即強友也。一姓王。其人死在王下,苦自論別。年尚未盡,忽聞府君召王主簿,去頃便回。雲,官家設齋,須漆器萬口。謂人曰,君家有此物,可借一用。速宜取之,事了即當放。此人來詣強友雲。被借(「被借」原作「彼著」,據明抄本改)漆器,實無手力。強友為囑王候,久之未決。又聞府君喚李主簿,走去卻回。謂親吏曰:「官家嗔王主簿不了事,轉令與覓漆器。此事已急,無可至辭,宜速取也。」其人不得已,將手力來取。揀閱之聲,家人悉聞。事畢,強友領過府君,因而得放。既愈,又為強友說之。強友於官嚴毅,典吏甚懼。衙後多在門外。忽傳贊府出,莫不罄折。有竊視,見強友著帽,從百餘人,不可復識。皆怪訝之。如是十餘日,而強友卒。(出《廣異記》)
【譯文】
李強友是御史李如壁的兒子,在唐玄宗天寶末年時任剡縣縣丞。他上任不久,便有一個他平日熟悉的屠夫來登門拜謝。他問為什麼謝他,屠夫回答說:「我因得病暴死,到了陰間,被人領過太山,看見了大郎你在那作主簿,我向你請求,還沒到死的時候,蒙你開恩放我回來,所以才來向你拜謝。」大郎就是李強友,強友一聽感到很傷感,說:「死後能在太山當主簿,也沒什麼可憂慮的。」又問屠夫,在那裡主簿都幹些什麼事?屠夫說:「太山有兩個主簿,和人間的判官一樣,手下隨從很多,鬼神的事大都由他辦。」以後又過了幾天,強友的一個親人死了後復活了,又死去,被收到太山。太山有兩個主簿,一個姓李,就是強友;一個姓王,強友的親人就是死在王主簿手下。他向王主簿苦訴,自己的陽壽還沒到頭。忽然聽到府君召王主簿,去了一會兒便回來了,說,官家要設齋,需要一萬多隻漆器。王主簿對強友親人說,你家有這種器皿,可借來用一用,你快回去取來,事辦完後就放你。此人來找強友說,借用這麼多漆器。實在沒有人手取。強友聽說是王主簿的囑咐,便猶豫了很久。又聽到府君召喚李主簿,強友去了後回來對親人說:「官家責怪王主簿不會辦事,又讓我去尋找漆器。這事很急,不能推辭,應該馬上去取。」這人不得已帶領眾人回家去取,家裡人都聽到了搬動器皿的聲音。事辦完後,強友領親人去見府君,此人被放還。病癒後,又對強友說了這件事。強友為官嚴厲果斷,手下官吏都很懼怕他。衙役都站在門外,忽傳強友要出府,都彎腰低頭。有人偷看,見強友衣帽整齊,後跟百多人,再看卻不見了,都感到奇怪和驚訝。就這樣過了十幾天,強友便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