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09 第三卷 商三官》古文翻譯註解

原文

故諸葛城,有商士禹者,士人也。以醉謔忤邑豪。豪嗾家奴亂捶之。舁歸而死。

禹二子,長曰臣,次曰禮。一女曰三官,年十六;出閣有期,以父故不果。兩兄出訟,經歲不得結。婿家遣人參母,請從權畢姻事。母將許之。女進曰:「焉有父屍未寒而行吉禮?彼獨無父母乎?」婿家聞之,慚而止。無何,兩兄訟不得直,負屈歸。舉家悲憤。兄弟謀留父屍,張再訟之本。三官曰:「人被殺而不理,時事可知矣。天將為汝兄弟專生一閻羅包老耶?骨骸暴露,於心何忍矣。」二兄服其言,乃葬父。葬已,三官夜遁,不知所往。母慚怍,唯恐婿家知,不敢告族黨,但囑二子冥冥偵察之。

幾半年,杳不可尋。會豪誕辰,招優為戲。優人孫淳攜二弟子往執投。其一王成,姿容平等,而音詞清徹,群讚賞焉。其一李玉,貌韶秀如好女。呼令歌,辭以不稔;強之,所度曲半雜兒女俚謠,合座為之鼓掌。孫大慚,白主人:「此子從學未久,祇解行觴耳。幸勿罪責。」即命行酒。玉往來給奉,善覷主人意向。豪悅之。酒闌人散,留與同寢。玉代豪拂榻解履,慇勤周至。醉語狎之,但有展笑。豪惑益甚,盡遣諸僕去,獨留玉。玉伺諸僕去,闔扉下楗焉。諸僕就別室飲。移時,聞廳事中格格有聲。一僕往覘之,見室內冥黑,寂不聞聲。行將旋踵,忽有響聲甚厲,如懸重物而斷其索。亟問之,並無應者。

呼眾排闔入,則主人身首兩斷;玉自經死,繩絕墮地上,梁間頸際,殘綆儼然。眾大駭,傳告內闥,群集莫解。眾移玉屍於庭,覺其襪履,虛若無足;解之,則素舄如鉤,蓋女子也。益駭。呼孫淳詰之。淳駭極,不知所對。但云:「玉月前投作弟子,願從壽主人,實不知從來。」以其服凶,疑是商家刺客。暫以二人邏守之。女貌如生;撫之,肢體溫軟。二人竊謀淫之。一人抱屍轉側,方將緩其結束,忽腦如物擊,口血暴注,頃刻已死。其一大驚,告眾。眾敬若神明焉。且以告郡。郡官問臣及禮,並言:「不知。但妹亡去,已半載矣。」俾往驗視,果三官。官奇之,判二兄領葬,敕豪家勿仇。

異史氏曰:「家有女豫讓而不知,則兄之為丈夫者可知矣。然三官之為人,即蕭蕭易水,亦將羞而不流;況碌碌與世浮沉者耶!願天下閨中人,買絲繡之,其功德當不減於奉壯繆也。」

聊齋之商三官白話翻譯:
諸葛城有一個叫商士禹的讀書人,因酒醉後開玩笑,觸犯了本縣一個富豪,被富豪指使家奴毆打了一頓,剛抬回家中就死了。商士禹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商臣,二兒子叫商禮,還有一個女兒叫商三官,才十六歲。本來三官馬上就要出嫁了,現在因父親去世,把婚事給耽擱了。她的兩個哥哥去告狀打官司,打了一年也沒打出個結果來。三官的婆家便派人拜見她母親,商量著請女家遷就一下,將三官盡快從簡嫁過去,母親也準備答應。三官知道後,就去見母親說:「哪裡有父親屍骨未寒就辦喜事的道理?難道他家就沒有父母嗎?」婆家聽了這話,很慚愧,就打消了原來的念頭。

不久,三官的兩個哥哥沒打贏官司,含冤負屈地返回家來,全家人悲憤不堪。商臣、商禮還打算保留住父親的屍體,以便作為日後再上告的證據。三官勸阻說:「人被殺死了,官府卻不受理,可知這是什麼世道了!難道老天會專為你們倆生一個閻羅包公嗎?讓父親的屍骨長久暴露在外,於心何忍呢?」兩個哥哥覺得妹妹的話有理,只得將父親埋葬了。

喪事辦完,三官突然在一夜失蹤了,誰也不知她去了哪裡。她母親又著急、又害怕,唯恐她婆家知道,也不敢告訴親戚鄰居,只是囑咐兩個兒子暗暗訪查她的蹤跡。將近半年,三官仍然不見人影。

一次,打死商士禹的那個富豪正趕上壽辰,叫了幾個戲子來演戲慶壽。戲子領頭的叫孫淳,帶著兩個徒弟。一個叫王成,姿色平平,但唱得清脆動聽,大家紛紛叫好。另一個叫李玉,相貌秀麗溫雅,像個漂亮的女子。有客人叫他唱歌,他推辭說不會;再三要他唱,他才唱了些摻雜著本地歌謠的土腔土調,客人們哄堂大笑,亂糟糟地鼓起掌來。孫淳非常羞慚,稟告主人說:「我這弟子跟我學藝不久,還不能唱,只能做些斟斟酒之類的事,請不要見怪!」便命李玉斟酒。李玉往來伺候,很會看主人的意思給客人斟酒,富豪大為高興。等酒席撤下、客人散去後,便留住李玉,要和他同床共枕。李玉替富豪掃了床,又替他脫了鞋子,慇勤侍奉。富豪大醉中,不斷說些挑逗的話,他也只是微微地笑著。富豪更加神魂顛倒,把僕人們全部趕走,只留下李玉。李玉見僕人們都走了,便關上門,插上門閂。僕人們也都到別的屋子裡喝酒去了。

不一會兒,有個僕人聽見富豪臥室內傳出一陣奇怪的格格聲,忙過去往屋裡偷偷地看了看,見屋內漆黑一團,無聲無息。心想沒什麼事,剛轉過身來要走開,忽聽屋星「呯」的一聲大響,像是懸掛著的重東西斷了繩子掉到地上發出的聲音。僕人急忙向屋裡問了兩聲,靜靜地沒一點回答。僕人急叫眾人撞開門衝進去,只見主人的腦袋已和身子分了家,李玉也自已吊死了。因吊著他的繩子斷了,所以屍體掉到了地上,房樑上還殘留著一截繩子頭。眾人大驚失色,急忙通知富豪家裡人。大家都聚集到一起,誰也猜不透是怎麼一回事。眾人把李玉的屍體搬到院子裡,一抬起來後,覺得他鞋襪內空空的,像沒有腳一樣。脫下鞋一看,只見一彎小腳,才知李玉原來是個女子!大家更加驚駭,叫過孫淳來,仔細盤問。孫淳早已嚇得魂不附體,不知說什麼才好,只是說:「李玉一個月前才投奔我做弟子,這次他自願跟來給主人慶壽,我實在不知他是從哪來的!」眾人見李玉身穿喪服,懷疑她是商家的刺客,便命兩個人暫且看守住屍體,好去官府上告。女子雖然死了,面貌仍然栩栩如生,用手一摸,身上還是溫暖的。這兩個看守的人動了邪念,商量著要奸屍。其中一人抱起屍體,正轉動著想解開她的衣服,忽然腦後像被什麼東西猛砸了一下,嘴一張,鮮血狂噴,片刻就一命嗚呼了!另一人大驚,急忙告訴了眾人。眾人聽了又驚又懼,不由得把李玉的屍體看作是神明一般。

富豪家告到郡裡後,郡守便將商臣、商禮拘了去審訊。二人只是說:「我們不知道這事。妹妹逃走後,到現在已半年不見人了!」郡守便帶了他們二人去驗屍,死者果然是商三官!郡守很感驚奇,便判決商臣、商禮將妹妹的屍體領回埋葬,並敕令富豪家此後不得跟商家為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