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69.【張嘉祐】原文及譯文

開元中,張嘉祐為相州刺史。使宅舊凶,嘉祐初至,便有鬼祟回祐家,(明抄本祟回祐家作回易傢俱。)備極擾亂。祐不之懼。其西院小廳鋪設,及他食物,又被翻倒。嘉佑往觀之。見一女子。嘉佑問女郎何神。女云:"己是周故大將軍相州刺史尉遲府君女。家有至屈,欲見使君陳論。"嘉佑曰:"敬當以領。"有頃而至,容服魁岸,視瞻高遠。先致敬於嘉祐,祐延坐,問之曰:"生為賢人,死為明神。胡為宵窣幽瞑,恐動兒女,遂令此州,前後號為凶闕,何為正直而至是耶?"云:"往者周室作殫,楊堅篡奪,我忝周之臣子,寧忍社稷崩殞。所以欲全臣節,首倡大義,冀乎匡復宇宙,以存太祖之業。韋孝寬周室舊臣,不能聞義而舉,反受楊堅銜勒,為其所用。以一州之眾,當天下累益之師。精誠雖欲貫天,四海竟無救助。尋而失守,一門遇害,閤家六十餘口骸骨,在此廳下。日月既多,幽怨愈甚,欲化別不可。欲白於人,悉皆懼死。無所控告至此,明公幸垂顧盼。若沉骸倘得不棄,幽魅有所招立,則雖死之日,猶生之年。"嘉佑許諾。他日,出其積骸,以禮葬於廳後。便以廳為廟,歲時禱祠焉。祐有女八九歲,家人欲有所問,則令啟白,神必有應。神欲白嘉祐,亦令小女出見。以為常也。其後嘉祐家人有所適,神必使陰兵送出境。兵還,具白送至某處。其西不過河陽橋。(出《廣異記》)
【譯文】
唐代開元年間,張嘉祐任相州刺史,刺史的住宅一直鬧鬼。張嘉祐剛搬進去不久,便有鬼魂在他家徘徊,受盡了驚擾。張嘉祐並不害怕。一次,聽說西院小廳的陳設及食物又被鬼弄得一塌糊塗,他便趕過去察看。這時,見到了一位陌生女子。張嘉祐問女子是哪裡來的神仙,那女子說:"我是南北朝時北周已故大將軍--相州刺史尉遲府君的女兒。我家有莫大的冤屈,想向大人陳述。"張嘉祐說:"我應當恭恭敬敬地聆聽。"他進屋有頃又走了出來,剛換上官服,儀表堂堂,目光也顯得高遠有神。那女子先上前向他致禮,他請女子入坐後,問道:"你生前為賢德之人,死後應作賢明之鬼。可你總在昏暗的夜晚胡鬧,嚇得孩子不敢動彈,結果使全州的人都稱這裡為凶宅,這樣做你還有什麼正直善良可言呢?"那女子說:"從前北周將盡,被楊堅篡奪政權。我等愧為周室舊臣,怎忍社稷如此崩潰?所以想保全為臣的氣節,率先倡導忠於舊制之大義,寄希望於挽救將亡之國,使宇文太祖開創的大業得以延續。韋孝寬也是西周的舊臣,不但未能響應我父的倡導而行動,反被楊堅用官祿收買,死心踏地為之效力。我們一州軍民,抵擋天下累戰皆捷的兵馬,儘管精誠團結,浩氣貫天,但全國竟無一人援助,相州城很快就陷落了。我們被滿門殺害,全家六十多口人的遺骨,就埋在這廳下面。時間越長,幽怨越重,想將它化解卻不可能。我們早就想向人訴說,然而那些人都被我們嚇死了。有冤無處訴,就這樣一直等到現在。今天,幸遇大人垂憐顧視,實在是感激不盡。如果我們這些沉年遺骨不被拋棄荒野,我們這些幽魂能得到個棲身之處的話,我們便會把死的那天當成自己生日的。"張嘉祐應允下來。幾天之後,他令人掘出遺骨,禮葬於廳後,並將那廳堂改成了廟。每年過年時都要祭祀並祈禱一番。張嘉祐有個八九歲的女兒,家裡人有什麼事要問,就讓她進廟訴說,每次都能得到鬼魂的答覆。鬼魂想找張嘉祐說話,也讓她的小女兒出面。就這樣,她便習以為常。從此以後,張嘉祐家中有人出門辦事,那神靈必定派陰兵護送出門。陰兵回來後,都要報告送到什麼地方--當然,最西面也不能越過河陽橋。

卷第三百一 神十一
汝陰人 崔敏殼 張安 仇嘉福 食羊人 王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