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30.【張克勤】原文全文翻譯

張克勤者,應明經舉。置一妾,頗愛之而無子。其家世祝華岳神,禱請頗有驗。克勤母乃禱神求子,果生一男,名最憐,甚慧黠。後五年,克勤登第,娶妻經年,妻亦無子,母亦禱祈之。婦產一子,而最憐日羸弱,更禱神求祐。是夕,母見一人,紫綬金章,謂母曰:「郎君分少子,前子乃我所致耳。今婦復生子,前子必不全矣。非我之力所能救也。」但謝其祭享而去。後最憐果卒,乃以朱塗右膊,黛記眉上,埋之,明年。克勤為利州葭萌令,罷任,居利州。至錄事參軍韋副家,見一女至前再。克勤視之,頗類最憐。歸告其母,母取視之,女便欣然。謂家人曰:「彼我家也。」及至,驗其塗記,宛然具在。其家人使人取女,猶眷眷不忍去焉。
【譯文】
張克勤參加明經考試,娶了一個小妾。他對這小妾非常寵愛,但是小妾沒有給他生孩子。他們家世代信奉華岳神,拜祭祈求非常靈驗。張克勤的母親便祈禱神靈賜給他家一個孩子。後來克勤的小妾果然生了個男孩,取名叫最憐。這孩子非常聰明。五年以後,張克勤考中進士,娶妻多年也沒有生孩子。他的母親又去祈求神靈,兒媳果然也生了男孩。可是從那以後,最憐一天比一天消瘦,只好再去求助神保祐。當天晚上,克勤的母親夢見一個人,繫著紫絲帶,佩帶黃金印,對克勤的母親說:「你的兒子命中少子,先前生的那個孩子是我送來的,後來又讓生了第二個,頭一個兒子一定不會保全了,這不是我的力量所能挽救的。」謝謝他們的祭品後就走了。後來最憐果然死去了。死後家裡人用硃砂塗在他的右胳膊上,把黑色塗在他的眼眉上,埋葬了。第二年,張克勤任利州葭萌縣令。免職後,仍居住在利州。有一天他到錄事參軍韋副家去做客,一個小女孩前來同他見禮。張克勤看她長得非常像最憐,回家後把這件事告訴給他的母親。他母親讓人把她領來看一看,小女孩聽到後非常高興地答應了,並對家裡人說:「那裡也是我的家啊。」等到女孩來了,察看塗記的那些地方,印跡還在。女孩家派人前來領她回去,她還非常留戀地不願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