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40.【蔣子文】古文翻譯註解

蔣子文,廣陵人也。嗜酒好色,挑撻無度。常自謂青骨,死當為神。漢末,為秣陵尉,逐賊至鍾山下,賊擊傷額,因解綬縛之,有頃遂死。及吳先祖之初,其故吏見文於道,乘白馬,執白羽,侍從如平生。見者驚走,文追之,謂曰:"我當為此土地神,以福爾下民,爾可宣告百姓,為我立祠。不爾,將有大咎。"是歲夏,大疫,百姓輒相恐動,頗有竊祠之者矣。文又下巫祝:"吾將大啟祐孫氏,宜為吾立祠。不爾,將使蟲入人耳為災。"俄而有小蟲如鹿虻,入耳皆死,醫不能治。百姓愈恐,孫主未之信也。又下巫祝:"若不祀我,將又以大火為災。"是歲,火災大發,一日數十處,火及公宮,孫主患之。議者以為鬼有所歸,乃不為厲,宜有以撫之。於是使使者封子文為中都候,次弟子緒為長水校尉,皆加印授,為廟堂,轉號鍾山為蔣山。今建康東北蔣山是也。自是災厲止息,百姓遂大事之。陳郡謝玉,為琅邪內史。在京城。其年虎暴,殺人甚眾。有一人,以小船載年少婦,以大刀插著船,挾暮來至。邏將出語云:"此間頃來甚多草穢,君載細小,作此輕行,太為不易,可止邏宿也。"相問訊既畢,邏將適還去,其婦上岸,便為虎取去。其夫拔刀大喚,欲逐之。先奉事蔣侯,乃喚求助。如此當行十里,忽覺如有一黑衣人為之導,其人隨之。當復二十里,見大樹,既至一穴。虎子聞行聲,謂其母至,皆走出,其人即其所殺之,便挾刀隱樹住。良久,虎方至,便下婦著地,到牽入穴,其人以刀當腰砍斷之。虎既死,其婦故活,向曉能語。問之雲虎:"初取,便負著背上,臨至而後下之。四體無他,止為草木傷耳。"扶歸還船。明夜,夢一人語之云:"蔣侯使助,汝知否?"至家殺豬祠焉。會稽鄮縣東野,有女子,姓吳,字望子,年十六,姿容可愛。其鄉里有鼓舞解神者,要之便往。緣塘行半路,忽見一貴人,端正非常。貴人乘船,手力十餘整頓。令人問望子:"欲何之?"具以事對。貴人云:"我今正往彼,便可入船共去。"望子辭不敢,忽然不見。望子既拜神坐。見向船中貴人,儼然端坐,即蔣侯像也。問望子來何遲,因擲兩橘與之。數數形見,遂隆情好。心有所欲,輒空中下之,嘗思噉鱠,一雙鮮鯉,隨心而至。望子芳香,流聞數里,頗有神驗,一邑共事奉。經三年,望子忽生外意,神便絕往來。咸寧中,太常卿韓伯子某,會稽內史王蘊子某,光祿大夫劉耽子某,同游蔣山廟。廟有數婦人像,甚端正。某等醉,各指像以戲相配匹。即以其夕,三人同夢,蔣侯遣傳教相聞曰:"家子女並醜陋,而猥垂榮顧,輒刻某日,悉相奉迎。"某等以其夢指適異常,試往相問,而果各得此夢,符協如一。於是大懼,備三牲,詣廟謝罪乞哀。又俱夢蔣侯親來降己曰:"君等既已顧之,實貪會對,剋期垂及,豈容方更中悔!"經少時,並亡。劉赤父者,夢蔣侯召為主簿,期日促,乃往廟陳請。母老子弱,情事過切,乞蒙放恕。會稽魏過,多材藝,善事神,請舉過自代,因叩頭流血。廟祝曰:"特願相屈,魏過何人,而有斯舉!"赤父固請,終不許,尋而父斧死焉。孫恩作逆時,吳興分亂,一男子匆急突入蔣廟。(廟原作侯。據明抄本改。)始入門,木像彎弓射之,即卒。行人及守廟者無不皆見也。中書郎王長豫,有美名,父丞相導,至所珍愛,遇病轉篤,導憂念特至,正在北床上坐,不食已積日。忽見一人,行床甚壯,著鎧持刀。王問:"君是何人?"答曰:"僕是蔣侯也。公兒不佳,欲為請命,故來耳。勿復憂。"王欣喜動容,即求食,食遂至數鬥,內外鹹未達所以。食畢,忽復慘然,謂王曰:"中書命盡,非可救者。"言終不見也。(出《搜神記》)
【譯文】
蔣子文是廣陵人,貪酒好色,輕薄放縱,自稱身上有青骨,死後能夠成神。漢代末年他當上了秣陵縣尉。一天,他率人追捕盜賊來到鍾山腳下,被賊將額頭擊傷之後,解下自己的綬帶緊急包紮,有頃,他便死了。到孫權稱帝不久,蔣子文原來手下的小吏在大道上見到了他。只見他騎著白馬,拿著白羽扇,身後還跟著不少侍從,就像生前一樣。那小吏嚇得拔腿就跑。蔣子文追上前去,對他說:"我應當做這裡的土地神,以福祐百姓。你可以向他們宣告此事,並讓他們為我立廟;不然,將有大災禍"。這年夏天,瘟疫猖獗,老百姓們嚇得奔走相告,不少人私自立廟禱告。蔣子文又發佈祝禱說:"我將要竭誠開導並祐護孫權,他應當為我立廟;不然,我便讓小蟲子鑽進人的耳朵裡,讓他們遭殃。"當即,就有像鹿虻一樣的小蟲從遠處飛來,鑽進誰的耳朵誰就死,請醫生也治不了。老百姓更加恐懼。孫權不相信,蔣子文又發佈祝禱說:"如果再不祭祀我,我將使這裡鬧大火災。"這年,火災頻發,一天就有幾十處報警。大火眼看就要燒到皇宮了,孫權有些擔心,與手下商議對策。大家認為如果讓鬼有個歸宿,他就不會再這樣肆虐胡為,所以最好應該安撫他一下。於是,孫權便派人封蔣子文為中都侯,封他的二弟蔣子緒為長水校尉,全加印綬。接著,就建起一座廟堂,改稱鍾山為"蔣山",現在建康東北的那座山便是。從此,災患自然就平息下去,老百姓們熱熱鬧鬧地祭祀了一番。陳郡有個叫謝玉的人,任琅幙縣內史,住在京城裡。那年他的家鄉虎患暴起,傷害了許多人。有一個人,用小船載著個少婦,並把大刀插在船頭,傍晚來在此間,巡察官兵的頭領說:"這地方近來有許多野獸,你帶著個年輕女子,就這樣輕率而行,太危險了,先到我們的駐地住一夜吧。"相互詢問了一番,那頭領率部下先行。可那少婦剛一上岸,便被老虎叼走了,她的丈夫拔出刀來大喊大叫,想去追趕,可是哪裡還有老虎的影子呢?沒辦法,他只好先進蔣山廟祭祀一番,向蔣子文請求救助。返回時,他剛走出十里地,忽然恍恍惚惚看見一個黑衣人在前面領路,他便隨後而行。當走出二十里地的時候,看見一棵大樹,樹下有個洞穴。洞穴裡的虎崽子聽見響動,還以為是母親回來了,全鑽了出來。那人將它們一一殺死,便挾刀隱藏於樹後。良久,母虎才叼著那位少婦回來。它將少婦放到地上,倒退著往洞穴裡鑽,那人舉刀上前,將母虎攔腰砍斷,當即便死了,那少婦終於虎口脫生。天快亮的時候,她才能夠講話,對丈夫說:"老虎剛把我叼走的時候,就把我背在它的身上,到這裡之後才把我放下來,身體各部都完好如初,只是被草木刮出點小傷。"丈夫扶她回到船上。第二天,那人夢見有個人對他說:"蔣侯派人幫助了你,你知道嗎?"夫妻二人回到家中,殺了一口豬到蔣子文廟上祭祀。會稽郡鄮縣東郊,有一個女子姓吳,字望子,剛滿十六歲,姿容美貌可愛。她住的鄉間裡有個巫師,要望子到他家去一趟。沿著池塘邊走到半路上,她忽然看見一個貴人,非常端莊,儀表堂堂。這貴人乘著船,手下十餘人,穿戴整齊。他讓人問望子想幹什麼,望子如實相告。貴人說:"我今天正想往那裡去,咱們一塊坐船走吧。"望子不敢推辭。剛上岸,貴人便不見了蹤影。她心中詫異。急忙到蔣侯廟拜神。這時,她看見剛才乘船的那位貴人,伊然端坐,原來竟是蔣子文的神像呵。蔣子文問望子為什麼來遲了,便把兩個橘子扔進望子懷中。他望著楚楚動人的望子,遂生喜愛之情,心有所欲,就從神座上走了下來。一次望子想吃魚,一對鮮活的大鯉魚就隨心而至,從空中掉在面前。望子的這段風流韻事,傳播到十里八村,弄得婦幼皆知。見此廟頗有靈驗,全縣都來祭祀。一共過了三年,後來望子忽然生了外心,蔣子文便和她斷了往來。晉武帝咸寧年間,太常卿韓伯的兒子,會稽郡內史王蘊的兒子,光祿大夫劉耽的兒子,三人同游蔣山神廟。廟中有好幾個婦人的神像,非常端莊秀美。見狀,他們被迷醉了,各指其中一個調戲起來,說要與之成婚配等等。當天晚上,三人同時作了這樣一個夢--蔣子文派人傳話說:"我的這幾個女兒都很醜陋,而你們卻不怕辱沒自己的身份,光顧垂愛。好吧,你們即刻定個日子,我將她們給各位送上門去。"三人都覺得此夢十分怪異反常,相互一探問,果然都做了這樣的夢,而且完全相同。於是,他們十分恐懼,備下牛羊豬三牲,到廟上謝罪乞求原諒。當天晚上,他們又都夢見蔣子文親自來對自己說:"你們既然已經對她們產生了眷念之情,實際上就是想與她們匹配。如今,限定的日期已到,怎麼容許中途反悔呢?"過了不長時間,這三個人都死了。有個叫劉赤父的人,夢見自己被蔣子文封為主簿。上任的日子日趨迫近,他便到廟上請罪並陳述說,家中母老子弱,生活負擔十分沉重,乞求寬恕並放過自己。會稽郡的魏過,多才多藝。善於祭祀神靈。劉赤父便舉薦魏過代替自己做主簿,態度十分懇切,把頭都磕出血來了。廟裡管香火的人說:"你特為此事受委屈,魏過到底是個什麼人,值得你這樣做呢?"劉赤父再三請求,終於沒有被批准。很快,劉赤父就死了。孫恩作亂時,吳興兵荒馬亂,一個男子匆忙中忽然闖入廟裡。剛一進門,那神像就彎弓向他射了一箭,他當場就死了,路上的行人和守廟的役差全看見了。中書郎王長豫,他的父親是丞相王導,對他自然十分疼愛。王長豫患病轉重,王導十分憂愁。一天,他進屋探望,只見兒子坐在北床上,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忽然,進來一個人,又高又棒,身穿鎧甲手持刀。王導問他是什麼人,回答說:"我是蔣子文呵。你的兒子病危,我想請求為他保全生命,所以就來了。你不要再擔心了!"王導欣喜動容。兒子王長豫馬上要吃飯,一會兒就吃下了半斗米的飯。相府內外全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已經吃飽了。然而,他旋即又恢復了原狀,神情慘然。蔣子文對王導說:"中書郎的命已經到了盡頭,沒有辦法可救了!"他說完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