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152、【積善者有餘慶 多藏者必厚亡】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原文]

桃實之肉暴於外,不自吝惜,人得取而食之;食之而種其核,猶饒生氣焉,此可見積善者有餘慶也。

粟實之肉秘於內,深自防護,人乃剖而食之;食之而棄其殼,絕無生理矣,此可知多藏者必厚亡也。

[註釋〕

厚亡:多有取亡之道。

[譯文]

桃子的果肉暴露在外,毫不吝嗇給人食用,因此人們在取食之後,將果核種入土中,使其生生不息,由此可見,多做善事的人,自然會有遺及子孫的德澤。粟的果肉深藏在殼內,似乎盡力在加以保護,人必剖開才能吃它,吃完了再將殼丟棄,因此無法生根發芽,由此可見,吝於付出的人,往往是多有亡失。

[賞析]

帝王之墓可謂堅固了,但被挖掘而屍首不全的,卻往往是這些最牢固的墳墓,金字塔便是最好的例子。可見藏得再隱秘的東西,也會像粟子一般被剖開來吃。再看古來對人曾有貢獻的人,即使死後連屍體都沒有,後人還會為他立衣冠塚、立銅像來紀念他。因此,生死之道不在表面,往往不愛生者得永生,而貪生怕死的人卻常死。桃肉與粟核用來比喻積善和多藏的人固然恰當,其道理卻可推廣而擴大。因為生之道與死之理,並不只表現在積善與多藏之兩方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