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76.【隋煬帝】原文及翻譯

煬帝巡狩北邊,作大行殿七寶帳。容數百人,飾以珍寶,光輝洞徹。引匈奴啟民可汗,宴會其中。可汗恍然,疑非人世之有。識者云:"大行殿者,不祥之兆也。是非王莽輕車之比。此實天心,非關人事也。"(出《朝野僉載》)
又唐貞觀初,天下乂安,百姓富贍,公私少事。時屬除夜,太宗盛飾宮掖,明設燈燭,殿內諸房莫不綺麗。后妃嬪御皆盛衣服,金翠煥爛。設庭燎於階下,其明如晝。盛奏歌樂。乃延蕭後,與同觀之。樂闋,帝謂蕭曰:"朕施設孰與隋主。"蕭後笑而不答。固問之,後曰:"彼乃亡國之君,陛下開基之主,奢儉之事,固不同矣。"帝曰:"隋主何如?"後曰:"隋主享國十有餘年,妾常侍從。見其淫侈。隋主每當除夜,(至及歲夜。)殿前諸院,設火山數十,盡沉香木根也,每一山焚沉香數車。火光暗,則以甲煎沃之,焰起數丈。沉香甲煎之香,旁聞數十里。一夜之中,則用沉香二百餘乘,甲煎二百石。又殿內房中,不燃膏火,懸大珠一百二十以照之,光比白日。又有明月寶夜光珠,大者六七寸,小者猶三寸。一珠之價,直數千萬。妾觀陛下所施,都無此物。殿前所焚,儘是柴木。殿內所燭,皆是膏油。但乍覺煙氣薰人,實未見其華麗。然亡國之事,亦願陛下遠之。太宗良久不言。口刺其奢,而心服其盛。(出《紀聞》)
【譯文】
隋煬帝巡行視察北方邊境地區時,特意製作了一座大行殿七寶帳,裡面可以容納幾百人,鑲嵌裝飾著各種珍珠、寶石。這些珍寶發出的光亮可以照遍整個帳內。隋煬帝引請匈奴可汗啟民在大行殿內飲宴,啟民可汗神情恍然,懷疑人世間不可能有這樣豪華闊大的帳房。有遠見卓識的人說:"隋煬帝造大行殿是一種不吉祥的預兆。它的錯誤好比王莽當年聽從太傅虞唐尊的話,讓人穿短衣小袖,坐我馬紫車一樣。這實在是上天的旨意,而不是人力所能改變的啊!"
又:唐太宗貞觀初年,天下太平安定,人民富裕充足。不論是國家還是百姓,都很少有棘手的事情。這年大年除夕,唐太宗下令將皇宮及嬪妃們居住的旁捨裝飾佈置一新,各處置設點燃的燈燭,宮殿裡的各個廳、堂、屋、室都佈置得豪華綺麗,皇后、嬪妃們都身著華麗的盛服、佩戴各種珠寶首飾,真是耀金映翠,璀璨煌麗。在宮中庭院階下設置火炬,照耀得宮中如同白天一樣明亮。又命令宮中樂工一曲接一曲地演奏樂曲,好不熱鬧。唐太宗命人將隋煬帝的皇后蕭後請來,一同觀賞這空前的盛景。一曲演奏完了,太宗問蕭後:"我今天晚上的這些陳設佈置跟隋煬帝當年比較,哪個更盛大豪華?"蕭後只是微笑並不回答這個問題。太宗再三問她,蕭後回答說:"隋煬帝是個使國家滅亡的國君,陛下是開創基業的皇帝,因此哪位奢侈、哪位節儉,當然不一樣啦。"太宗問:"隋煬帝當年是怎樣的?"蕭後說:"隋煬帝在位十多年,我一向在他身邊侍奉他。他的那些奢華淫逸的事情我見得太多了。隋煬帝每到大年除夕的夜晚,便在大殿前邊的各個院庭中架設幾十座火山,用的都是沉香木根,每一座火山都要焚燒好幾車沉香木根。如果嫌火光暗,就再往上添加香料甲煎,火焰立時高達好幾丈。沉香、甲煎燃燒散發出來的香味兒,京城附近幾十里地以內都能聞得到。除夕這一個晚上,就要燒掉沉香木二百多車,甲煎二百石。同時,殿內各屋不點燈燭,而是懸掛一百二十枚巨大的珍珠照明。這些珍珠發出的光亮,照耀得殿堂象白天一樣亮堂。還有名叫明月寶的夜光珠,大的六七寸,小的也有三寸。一枚夜光珠就價值幾千萬錢。我看陛下今晚的陳設佈置,都沒有這些東西。殿前所燒的,不過是些柴木罷了。殿內點燃的,也是一膏油蠟燭。只是一開始讓人覺得煙氣太薰人,實在是看不出有什麼華麗來。然而,窮奢極欲則會亡國的啊,還望陛下離它遠一些好。"唐太宗聽了蕭後這一席話,很長時間沒說一句話。後來,口裡指斥隋煬帝這樣做太奢華了,心中卻暗暗地佩服當年隋宮除夕夜佈置得真豪華盛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