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75.【元琛】古文翻譯註解

後魏王侯外戚公王,擅("擅"原作"阻",據明抄本改)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饒。爭修園宅,互相誇競。崇門豐室,阿戶連房,飛館生風,重樓起霧。高台芳樹,家家而築。花林曲池,園園而有。莫不桃李夏綠,竹柏冬青。而河間王琛最為豪首,常與高陽爭衡。造文柏堂如徽音殿。置玉井金罐,以五色絲為繩。妓女三百人盡皆國色,有婢朝雲善吹篪,能為團扇歌隴上聲。琛為秦州刺史,諸羌外叛,屢討之不降。琛令朝雲假為貧嫗,吹篪而乞。諸羌聞亡,悉皆流涕,迭相謂曰:"何為棄墳井,在山谷為寇耶?"相率歸降。秦民語曰:"快馬健兒,不如老嫗吹篪。"琛在秦中,多無政績。遣使向西域求名馬,遠至波斯國。得千里馬,號曰"追風赤"。次有七百里者十餘,皆有名字。以銀為槽,金為環鎖。諸王服其豪富。琛嘗語人云:"晉室石崇,乃是庶姓,猶能雞頭狐腋,畫卵雕薪。況我大魏天王,不為華侈。"造迎風館於後園。窗戶之上,列錢青瑣,玉鳳銜鈴,金龍吐旆。素柰朱李,枝條入簷。妓女樓上坐而摘食。琛嘗會宗室,陳諸寶器。金瓶銀甕百餘口,甌擎盤合稱是。其餘酒器,有水晶缽、瑪瑙琉璃碗、赤玉卮數十枚。作工奇妙,中土所無,皆從西來。又陳女樂及諸名馬。復引諸王按行庫藏,錦罽珠璣,冰羅霧合,充積其內。琛謂章武王融曰:"不恨我不見石崇,恨石崇不見我。"融立性貪暴,志欲無厭。見之歎惋,不覺成疾。還家,臥三日不能起。江陽王繼來省疾,諭之曰:"卿之財產,應得抗衡,何為羨歎,以至於此?"融曰:"常謂高陽一人,寶貨多於融。誰知河間,瞻之在前。"繼曰:"卿欲作袁術之在淮南,不知世間復有劉備也。"及爾朱氏亂後,王侯第宅,多題為寺宇。壽丘里閭,列剎相望。祗洹郁起,寶塔高壯。四月八日,京都士女,多至河間寺。觀其堂廡綺麗,無不歎息。以為蓬萊仙室,亦不是過也。(出《伽藍記》)
【譯文】
後魏時期,王侯、皇家外姓親戚以及皇室出嫁的公主,都富得佔有山海,居住的都是平川有樹木的富饒的地方。這些王侯貴戚攀比著修造營建房宅園林,互相誇耀競賽。他們居住的府第都是高高的門樓、富麗的居室。家家都有連片的高屋,飾有飛簷的堂館,一座挨一座的高樓,各種高台、亭榭。至於花木、林樹、曲徑、幽地,每座庭園都有。而且都是夏有桃李潤綠,冬有竹柏常青。但是,其中最富有的還是河間的王琛。王琛曾經跟身為宰相的天下第一豪富王雍相抗爭比富。建造的文柏堂就像皇家的徽音殿。堂內設置玉石砌作的井,金鑄的提水罐,罐上繫著用五色絲結成的繩索。王琛家養有三百名歌姬舞妓,個個都天生麗質是國中最嬌美的麗人。其中有一個婢女名叫朝雲擅長吹蘆竹,還能手揮團扇載歌載舞,專唱隴上的民歌。王琛任秦州刺史時,當時羌族的各個部落多有叛亂外逃為寇的人,他多次帶兵討伐,都降服不了這些叛亂的羌人。後來,王琛讓朝雲扮成一位老年婦女,深入到羌人叛亂的地方,用吹蘆竹的辦法討飯。這些叛亂的羌人聽到他們熟悉的蘆竹聲後,都淚流滿面,互相述說:"我們為什麼要背井離鄉,躲在這深山惡谷中為賊寇呢?"於是,相繼歸降。秦人說:"快馬健兒,不知老嫗吹蘆。"王琛在秦州刺史任上,多數時候沒有什麼政績。他曾派出使臣向西域各國索求名馬,最遠的時候到達波斯國(按:既現在波斯灣一帶的阿拉伯國家。),求得一匹千里馬,名叫"追風赤"。還求得日行七百的馬十多匹,都有名字。餵養這些馬的食槽是用銀作的,環領都是金的。諸位王姓富豪都佩服他的富有。王琛曾經跟人說:"晉朝時的石崇,乃是一個平民百姓,還能載飾有雉翎的豪華的帽子,穿著用狐腋拼成的昂貴的裘皮大衣,在雞蛋、薪木上雕畫圖形。何況我這位堂堂的大魏國的一方之王呢。我這樣做一點也不算豪華奢侈。"王琛在後園建造一座迎風館。窗戶上用青錢連環成裝飾圖案,玉石雕成的鳳凰啄中銜著響鈴,金鑄的龍嘴裡吐著垂旒。結著白奈果、紅李子的枝條伸進屋簷來,歌舞藝妓們坐在樓上窗邊伸手可以摘食。王琛有一次將同宗的人都請到他府上,將他收藏的各種珍寶器皿展示給他們看。有金瓶、銀甕一百多口。盆、盤、盒、擎燈等器皿,也都非金既銀。餘下的還有各種酒具:有水晶缽,瑪琅琉璃碗,赤玉酒杯幾十隻。這些酒具作工都奇妙無比,是中國所沒有的,都是從西方進口來的。又展看女藝妓和他飼養的那些名馬。之後,帶領這些人逐個觀看他家庫房中收藏的珍貴物品,有華麗的毛織品,名貴的珠寶,精美的縐紗、白綢,裝滿一座座庫房。王琛對章武的王融說:"我一點也不以見不到石崇而感到遺憾,遺憾的是石崇他看不到我是這樣的富有。"王融為人貪婪殘暴,貪得無厭。他看到王琛有這麼多的稀世至寶和財物後,非常為自己還沒有達到王琛這樣豪富而感到惋惜和歎息,不覺間釀成疾病。回到章武家中後,三天臥床不起。江陽王繼來探病,勸慰他說:"你的財產,完全可以和他人相匹敵,為什麼羨慕惋惜到得病的地步?"王融說:"曾經有人說高陽王雍珍寶比我王融多,誰知道河間又出了個王琛,他的珍寶也遠遠地超過我,令人敬仰。"王繼說:"你呀,是想作淮南的袁術,不知道人世間還有個劉備呢。"待到朱氏作亂後,王侯的宅第許多都變成了寺廟。壽丘的街市裡,寺廟林立,互相可以看得見。又新建不少祗園佛寺,和高大壯偉的佛塔。每到四月初八趕廟會,京城裡的夫人小姐,許多人都到河間寺去遊玩。看到華麗的殿堂廊屋,沒有人不讚歎的。認為將它們比作傳說中的蓬萊仙人住的仙室,一點也不過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