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61.【高昂】古文現代文翻譯

北齊高昂字敖曹,膽力過人,姿彩殊異。其父次同,為求嚴師教之。昂不遵師訓,專事馳騁。每言男兒當橫行天下,自取富貴,誰能端坐讀書,作老博士也。其父以其昂藏敖曹,故名字之。東魏末,齊神武起義,昂傾意附之,因成霸業,除侍中司徒,兼西南道大都督。而敖曹酷好為詩,雅有情致,時人稱焉。常從軍,與相州刺史孫騰作《行路難》曰:"卷甲長驅不可息,六日六夜三度食。初時言作虎牢停,更被處置河橋北。回首絕望便蕭條,悲來雪涕還自抑。"又有征行詩曰:"瓏種千口羊,泉連百壺酒。朝朝圍山獵,夜夜迎新婦。"頃之,其弟季式為齊州刺史,敖曹發驛以勸酒。乃贈詩曰:"憐君憶君停欲死,天上人間無可比。走馬海邊射游鹿,偏坐石上彈鳴雉。昔時方伯願三公,今日司徒羨刺史。"余篇甚多,此不復載。(出《談藪》)
【譯文】
高昂,北齊人,字敖曹,膽量大,身材魁偉,不同一般人。他父親高次同,希望他成才,尋求嚴師對他進行教育。可高昂卻不遵從老師的教導,不受約束,專好騎射。他常說:"好男兒志在天下,富貴要由自己去爭取,怎能只知讀書,作一個書獃子?"他的父親根據他的性格作為的特點,給他起名高昂,字敖曹,用以互補。東魏末年的時候,齊國神武起義,高昂積極參加,成就了自己的大業,任侍中司徒,又兼任西南道大都督。高昂非常喜歡詩,而且很有興致寫詩,受到人們的稱讚。他常和軍隊一起行動,他曾和相州刺史孫騰合作《行路難》一詩:
卷甲長驅不可息,六日六夜三度食。
初時言作虎牢停,更被處置河橋北。
回首絕望便蕭條,悲來雪涕還自抑。
他還寫有《征行詩》:
瓏種千口羊,泉連百壺酒。
朝朝圍山獵,夜夜迎新婦。
不久,他弟弟高季式為齊州刺史,他在驛站中設酒送行,並為其弟贈詩一首:
憐君憶君停欲死,天上人間無可比。
走馬海邊射游鹿,偏坐石上彈鳴雉。
昔時方伯願三公,今日司徒羨刺史。
他還寫過很多詩,就不在這裡記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