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58.【喬琳】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喬琳以天寶元年冬,自太原赴舉。至大梁,捨於逆旅。時天寒雪甚,琳馬死,傭僕皆去。聞浚儀尉劉彥莊喜賓客,遂往告之。彥莊客申屠生者,善鑒人,自雲八十已上,頗箕踞傲物,來客雖知名之士,未嘗與之揖讓。及琳至,則言款甚狎,彥莊異之。琳既出,彥莊謂生曰:「他賓客賢與不肖,未嘗見先生之一言。向者喬生一布衣耳,何詞之密歟?」生笑曰:「此固非常人也。且當為君之長吏,宜善視之,必獲其報。向與之言,蓋為君結歡耳。然惜其情反於氣,心不稱質,若處極位,不至百日。年過七十,當主非命。子其志之。」彥莊遂館之數日,厚與車馬,遂至長安。而申屠生亦告去,且曰:「吾辱君之惠,今有以報矣,請從此辭。」竟不知所在。琳後擢進士第,累佐大府。大歷中,除懷州刺史。時彥莊任修武令,誤斷獄有死者,為其家訟冤,詔下御史劾其事。及琳至,竟獲免。建中初,微拜中書侍郎平章事,在位八十七日,以疾罷。後朱泚構逆,琳方削髮為僧。泚知之,竟逼受逆命。及收復,亦陳其狀。太尉李晟,欲免其死,上不可,遂誅之。時年七十一。(出《前定錄》)
【譯文】
喬琳在天寶元年冬天,從太原出發赴京城應試。走到大梁(今河南開封),住在旅店裡。當時天寒雪大,他的馬死了,奴僕也都離他而去。喬琳聽說浚儀尉劉彥莊喜歡結交朋友,便前往求助。彥莊的朋友中有個名叫申屠生的人。精通相術。他自稱自己已經八十多歲了,待人輕慢踞傲。彥莊的朋友賓客中雖然有許多達官名流,但他從不與人禮貌謙虛。喬琳來了,他態度卻非常親熱,彥莊感到很奇怪。喬琳出去時,彥莊對申屠生說:「我的賓客中,無論是有無才能的人,都未曾見過你同他們說一句話。喬琳只是個布衣平民,你為何對他異常客氣?」申屠生笑著回答:「此人哪裡是個平常的人呀!日後會成為你的上司。你應該好好地對待他,日後必能得到他的報答。我同他結交,也完全是為了你。可惜觀察他的面相,有反叛的徵兆。如做高官,不會超過百日,並且過了七十歲,必然死於非命。你記住我今天說過的話。」彥莊於是款待喬琳數日,並贈送車馬,使其安全到達長安。而申屠生也準備告辭,臨行前對彥莊說:「我得到你的恩惠,今天已經有了報答,讓我們從此分手吧。」申屠生走後,便再也不知其去向。喬琳後來果然考中進士,累次做了高級官府的幕僚。大歷中期,被任命為懷州刺史,彥莊正在懷州所轄的修武任縣令,因其斷案中有誤判致人屈死的情況,家屬上訴要求申冤,皇上下詔命御史調查彈劾。等喬琳到了懷州,竟使彥莊獲免。建中初年,喬琳陞遷為中書侍郎平章,上任後只有八十七天,就因病辭官。後來朱泚謀反時,喬琳已削髮為僧。朱泚知道了,竟逼迫他接受其任命,參與了反叛,待叛亂被平息後,喬琳陳述了被逼參與叛亂的經過。太尉李晟欲免其死罪,皇上不准,於是喬琳被誅殺。死時七十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