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57.【姚巖傑】文言文全篇翻譯

姚巖傑,梁公元崇之裔孫也。童卯聰悟絕倫,弱冠博通墳典。慕班固、司馬遷為文,時稱大儒。常以詩酒放逸江左,尤肆凌忽前達,旁若無人。唐乾符中,顏標典鄱陽郡,鞠場公宇初構。請巖傑紀其事。文成,燦然千餘言。標欲刊去一二字,巖傑大怒,標不能容。時已勒石,遂命覆碑於地,磨於其文。巖傑以一篇紀之曰:"為報顏公識我麼,我心唯只與天和。眼前俗物關情少,醉後青山入夢(明抄本"夢"作"意")多。田子莫嫌彈鋏恨,寧生休唱飯牛歌。聖朝若為蒼生計,也合公車到薜蘿。"盧肇牧歙州,巖傑在婺源,先以著述寄肇。肇知其使酒,以手書褒美,贈以束帛。辭云:"兵火之後,郡中凋弊,無以迎逢大賢。"巖傑復以長箋激之,肇不得已,迓至郡齋,待如公卿禮。既而日肆傲睨輕視於肇。肇常以篇詠誇於巖傑曰:"明月照巴天,"巖傑大笑曰:"明月照一天,奈何獨言巴天耶?"肇漸不得意。無何,會於江亭。時蒯希逸在席,盧請目前取一事為酒令,尾有樂器之名。肇令曰:"遠望漁舟。不闊尺八。"巖傑遽飲酒一器,憑欄嘔噦。須臾,即席,還令曰:"憑欄一吐,已覺空喉。"其侮慢倨傲如此。(出《摭言》)
【譯文】
姚巖傑,是梁公姚元崇的孫子。童年時就特別聰明,二十歲以後,他博覽典籍,非常仰慕班固、司馬遷的文章,被人們稱為"大儒"。他以飲酒賦詩,放蕩不羈而聞名江東一帶,尤其是對一些顯貴人物,他也肆意凌辱,旁若無人。唐僖宗乾符中期,顏標主官鄱陽郡,郡府房屋、球場初建,他請巖傑撰文用以刻碑記事,文章寫成後,竟達千餘言之多,顏標想刪去一兩個字,巖傑大怒,顏標不能容忍,但是已經刻字立碑,他命人將碑推倒,磨掉碑文。巖傑為了此事寫過一首詩:
為報顏公識我麼,我心唯只與無和。
眼前俗物關情少,醉後青山入夢多。
田子莫嫌彈鋏恨,寧生休唱飯牛歌。
聖朝若為蒼生計,也合公車到薜蘿。
盧肇掌管歙州時,巖傑在婺源,巖傑把他的文章寄給盧肇,盧肇知道他酒後很放縱,便寫信對他的文章進行了褒獎,並贈給他一些布匹。他的信中有這樣幾句:"兵火之後,郡中凋敝,無以迎逢大賢。"巖傑又寫了一封長信激盧肇,沒辦法,只好把巖傑迎到郡中,待以厚禮。然而他卻一天天地放肆傲慢起來,並輕視盧肇。盧肇曾經在巖傑面前吟道:"明月照巴天。"巖傑大笑說:"明月照一天,怎麼能說八天(巴天)呢?"盧肇漸漸對他不滿意,但是沒有辦法。有一次,他們在江亭飲宴,當時蒯希逸在座,盧肇請大家用眼前一事為酒令,句尾必須有一樂器名。盧肇行令說:"遠望漁舟,不闊尺八。"巖傑便喝了一杯酒,依著欄杆裝做嘔吐的樣子。一會兒回到席上,還令說:"憑欄一吐,已覺空喉。"他的傲慢態度竟達到如此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