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65.【許雲封】古文現代文翻譯

許雲封,樂工之笛者。貞元初,韋應物自蘭台郎出為和州牧,非所宜願,頗不得志。輕舟東下,夜泊靈璧驛。時雲天初瑩,狄露凝冷,舟中吟瓢,(明抄本瓢作風,疑當作諷)將以屬詞。忽聞雲封笛聲,嗟歎良久。韋公洞曉音律,謂其笛聲,酷似天寶中梨園法曲李謨所吹者。遂召雲封問之,乃是李謨外孫也。雲封曰:"某任城舊土,多年不歸。天寶改元,初生一月。時東封回,駕次至任城。外祖聞某初生,相見甚喜,乃抱詣李白學士,乞撰令名。李公方坐旗亭,高聲命酒。當爐賀蘭氏年且九十餘,邀李置飲於樓上。外祖送酒,李公握管醉書某胸前曰:'樹下彼何人,不語真吾好。語若及日中,煙霏謝成寶。'外祖辭曰:'本於李氏乞名,今不解所書之語。'李公曰:"此即名在其間也。樹下人是木子,木子李字也。不語是莫言,莫言謨也。好是女子,女子外孫也。語及日中,是言午,言午許也。煙霏謝成寶,是雲出封中,乃是雲封也。即李謨外生許雲封也。"後遂名之。某才始十年,身便孤立。因乘義馬,西入長安。外祖憫以遠來,令齒諸舅學業。謂某性知音律,教以橫笛。每一曲成,必撫背賞歎。值梨園法部置小部音聲,凡三十餘人,皆十五以下。天寶十四載六月日,時驪山駐蹕,是貴妃誕辰。上命小部音聲,樂長生殿。仍奏新曲,未有名。會南海進荔枝,因以曲名《荔枝香》。左右歡呼,聲動山谷。其年安祿山叛,車駕還京。自後俱逢離亂,漂流南海,近四十載。今者近訪諸親,將抵龍丘。"韋公曰:"我有乳母之子,其名千金,嘗於天寶中受笛李供奉。藝成身死,每所悲嗟。舊吹之笛,即李君所賜也。遂囊出舊笛。雲封跪捧悲切,撫而觀之曰:"信是佳笛,但非外祖所吹者。"乃為韋公曰:"竹生雲夢之南,鑒在柯亭之下。以今年七月望前生,明年七月望前伐,過期不伐。則其音窒。未期而伐,則其音浮。浮者外澤中干,干者受氣不全,氣不全則其竹夭。凡發揚一聲,出入九息。古之至音者,一疊十二節,一節十二敲。今之名樂也,至如落梅流韻,感金谷之遊人,折柳傳情,悲玉關之戍客。誠為清響,且異至音,無以降神而祈福也。其已夭之竹,遇至音必破,所以知非外祖所吹者。"韋公曰:"欲旌汝鑒,笛破無傷。"雲封乃捧笛吹《六州遍》,一疊未盡,騞然中裂。韋公驚歎久之,遂禮雲封於曲部。(出《甘澤謠》)
【譯文】
許雲封,樂工中吹笛的人。唐德宗貞元初年,韋應物自蘭台郎改任和州牧,不是出自他的本願,很是不得志。他乘小船順水東下,夜晚停泊在靈璧驛站。正值夜空初現瑩碧的夜光,秋天的冷露凝聚在衰草的枯葉上。韋應物坐在船倉中一邊飲酒一邊吟詩,正要將吟得的詩句記下來時,忽然聽到許雲封吹奏的笛聲,慨歎許久。韋應物通曉音律,說許雲封的笛聲,很像天寶年間京都梨園首席笛手李謨吹的。於是召來許雲封詢問。方知到他是李謨的外孫。許雲封講述道:"我原本是任城人,已經有多年沒有回去。天寶改元時,我才生下來一個月。當時正值玄宗皇帝東到泰山封禪歸來,外祖父隨聖駕到任城,聽說我剛生下來,見到後非常喜歡。親手抱給李白學士看,並請李翰林給我起個名字。李老先生當時正坐在集市的旗樓上,高聲招呼:"快拿酒來!"當爐賣酒的老太太賀蘭氏已經九十多歲了。是她邀請李翰林到旗樓上飲酒的。我外祖父聽到呼喊,趕緊將酒送到旗樓上。李翰林大口猛喝幾口酒後,提筆揮毫在我胸上醉書五言詩一首:樹下彼何人,不語真吾好。語若及日中,煙霏謝成寶。外祖觀後說:"我是特意向你為我外孫乞討個名字的,你寫了一首詩,這是什麼意思啊?"李翰林說:"你要求的名字就在這首詩中間呢。你看,樹下人是木子。木子,李字也。不言是莫言,莫言謨也。好是女子,女子外孫也。語及日中,是言午。言午,許也。煙霏謝成寶,是雲出封中,乃是雲封也。即李謨外孫許雲封也。後來,我就叫了雲封這個名字。我才長至十歲,便父母相繼去世孤身一人了。後乘驛馬來到長安。外祖父憐我孤身遠道而來,讓我跟著幾個舅舅學吹笛。說我天性就對音律知悉,於是教我吹橫笛。每當學成一支曲子時,外祖父總是撫摸著我的脊背賞歎。這時,正趕上宮裡梨園設置音聲小科班,共收三十多人,年齡須在十五歲以下,外祖父將我推薦去了。玄宗天寶十四年六月日,正值皇帝住下驪山行宮,又是貴妃楊玉環的誕辰生日。皇上詔見梨園小科班為娘娘演奏祝壽。我們都被接到長生殿,奏獻新曲,沒有命名。南海向貴妃進奉鮮荔枝,因此將曲名定為《荔枝香》。演奏完,左右歡呼,聲動山谷,算是出了風頭。當年,安祿山起兵反叛朝庭,皇上與娘娘匆忙返駕還京,我們也做鳥獸散了。我則流落南海近四十年。我要將去龍立探訪諸親友。"韋應物說:"我的乳母有個兒子名叫千金,曾在天寶中年拜你外祖父李謨為師,藝學成後卻死了。我每每想起來就很悲傷啊!千金昔日吹的笛子,就是李君所贈。"說著,從行囊中取出一個舊笛遞與許雲封。許雲封悲傷地跪拜接過,撫摸觀看,說:"我相信這是一支很好的笛子,但並不是當年我外祖父吹的那支。"又對韋應物說:"制笛用的竹子應是生長在雲夢澤南岸山上的,在柯亭下邊挑選。須在當年七月十五日前生,明年七月十五日前伐。過期不伐,它的音色發窒,未到日期就伐下來的,它的音色就浮。所謂浮,外面澤潤而內裡干。干,受氣不全。氣不全,竹必夭。笛子吹一聲,出入九息。古時吹奏出的最美麗動聽的笛音,一疊十二節,一節十二敲。今天的名樂曲啊,可以吹奏出梅花流韻,感歎金谷遊人;折柳傳情,悲憐守衛艮關的戍客。誠然也是清音亮響,但是離達到至音還有很大的差距,不能作降神祈福用的祭祀樂曲啊。用已夭的竹管製成的笛子,遇到最高音時必定要破損的。所以,我才辯別這笛子不是外祖父以前所吹的。"韋應物聽了後說:"我想看看你說的是否真的那樣。請你吹奏一曲試試,笛子吹壞了無妨。"於是,許雲封捧笛吹一曲《六州遍》。一疊還未吹完,駭然一聲,笛管中間破裂。韋應物久久驚歎不已,於是聘請許雲封在他治下的曲部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