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59.【李德裕】全篇古文翻譯

李德裕出鎮浙右日,有甘露寺主事僧,訴交代得常住什物,被前主事僧隱用卻常住金若干兩。引證前數輩,皆有遞相交割傳領,文籍分明。眾詞皆指以新得替引隱而用之。且雲,初上之時,交領分兩既明,及交割之日,不見其金,鞠成具獄,伏罪昭然。然未窮破用之所。或以僧人不拘僧行而費之,以無理可伸,甘之死地。一旦引憲之際,公疑其未盡,微以意揣之,人乃具實以聞曰:"居寺者樂於知事,前後主之者,積年已來,空放分兩文書,其實無金矣。群眾以某孤立,不雜洽輩流,欲乘此擠排之。"流涕不勝其冤。公乃憫而惻之曰:"此固非難也。"俯仰之間曰:吾得之矣。乃立促召兜子數乘,命關連僧人對事,鹹(鹹原作成,據唐語林改)遣坐兜子。下簾子畢,指揮(揮字原闕,據明抄本補)門下(下學原闕,據唐語林補)不令相見,命取黃泥,各令模前後交付下次金樣(樣字原闕,據明抄本補)以憑證據。僧既不知形段,竟模不成。公怒,令劾前數輩等,皆一一伏罪。其所排者,遂獲清雪。(出《桂苑叢談》)
【譯文】
李德裕鎮守浙右的時候,有一個甘露寺管事和尚未告狀,說廟裡的一些物品被前管事和尚隱藏使用了,還貪污了金子若干兩。前幾任管事和尚,全都有交接文書,記載得十分清楚明白,大家還以為是他這個新的管事給藏起來使用了。並且還說:"我要管事時,準備接交的東西的種類和數量很明確,等到正式交接那一天,卻不見金子。"於是立案審查,原來的和尚伏罪。事情很清楚,只是沒有查清金子藏在什麼地方,只好認定是那個和尚不守戒律花費了。和尚也無法申訴,只好等死。等到判決這一天,李德裕懷疑這個案子還沒有十分清楚,便重新同那個原來的管事和尚談話。和尚告訴他實情說:"廟裡的和尚願意管事,前後那些管事的和尚,多年以來,憑空書寫和公佈金子的數字和帳目,其實沒有金子,大家都孤立我,因為我不和他們同流合污,他們就乘機排擠我。"和尚哭的很冤屈,李德裕憐憫地說:"這固然是非難你。"他略微考慮一下又說:"我有辦法了。"他叫人準備只有坐位而沒有轎廂的軟轎數乘,命令把與此案有關係的和尚找來對證。讓和尚都坐在轎子,放下簾子,相互無法看見。然後指揮部下拿來黃泥,讓每一個和尚捏出各自經手交接過的金子的模型,以便作為證據。和尚們既然不知道金子的大小和形狀,所以也就捏不成。李德裕很生氣,命令起訴前幾任管事和尚,這些和尚都一一認了罪。那個受排擠的和尚,得到了澄清昭雪。裴休 裴休尚古好奇,掌綸誥日,有親表調授邑宰於曲阜者。土人墾田,得古器曰盎,腹容三斗,淺項痺足,規口矩耳,樸素古丑,將蠹土壤者。既洗滌之後,磨壟之,隱隱有古篆九字帶盎之腰。曲阜令不能辯。兗州有書生姓魯,能八體書字者,召致於邑,出盎示之,曰:此大篆也。非今之所行者,雖某頗嘗學之。是九字曰:齊桓公會於葵丘歲鑄。邑宰大奇其說。及以篆驗,則字勢存焉。及輦致河東公之門,公以為麟經時物,得以言古矣,寶之猶鍾玦郜鼎也。視草之暇,輒引親友之分深者觀之。以是京華聲為至寶。公後以小宗伯掌貢舉,生徒有以盎寶為請者。裴公一日設食,會門弟子,出器於庭,則離立環觀,迭詞以質。獨劉舍人蛻以為非當時之物,近世矯作也。公不悅曰:"果有(有原作不。據明抄本、許刻本、黃刻本改。)說乎?"紫微曰:"某幼專丘明之書,具載小白桓公九合諸侯,取威定霸,葵丘之會第八盟。又按禮經,諸侯五月而葬,同盟至,既葬,然後反虞,虞然後卒哭,卒哭然後定謚。則葵丘之役,實在生前,不得以謚稱。此乃近世之矯作也。裴公恍然而悟,命擊碎,然後舉爵盡飲而罷。(出《唐闕史》)
【譯文】
裴休崇尚喜愛珍奇的古董。他負責管理皇帝的詔書的時候,他的一個表親調任曲阜邑宰。當地農民開荒耕地的時候,挖出一件古代器物,名字叫做"盎"。這個盎的容積大約三斗,短脖鳥足,圓口方耳,古樸笨重。將上面的泥土洗掉以後,磨擦乾淨,在盎的腰部隱約顯現出九個古篆字,曲阜的縣令也不認識。兗州有個書生姓魯,能用八種字體寫字。將這個書生找來,拿出盎讓他辨認。他說:"這是大篆,不是現在仍然使用的字體,我曾經學過。這九個字是齊桓公會於葵丘歲鑄。"邑宰對他說的話感到很驚奇,等到拿來篆體字的書籍來對照檢驗,覺得字跡的筆畫相似。邑宰用車把盎送到河東裴休家裡。裴休以為是春秋時代的器物,非常珍愛,視同國寶。他在修改皇帝的詔書以後的空閒時間,特意請感情比較深的親戚朋友前來觀賞,從此被人們稱為京城裡的至寶。後來他以禮部侍郎的身份主管科舉考試,學生中有人要求觀賞他收藏的盎。有一天他擺酒宴,請來學生弟子到家裡聚會,將盎拿出來擺在院子,大家圍著鑒賞。只有中書舍人劉蛻認為不是春秋時的器物,而是近代偽造的贗品。裴休不高興地說:"有什麼根據嗎?"劉蛻說:"我從前專門學習過歷史文獻,上面記載齊桓公小白九次召集各路諸侯,樹立威信,定下霸主地位。葵丘這次聚會是第八次結盟。又據《禮經》記載,諸侯五月安葬桓公小白,結成同盟的各路諸侯到了,就開始進行埋葬,然後舉行拜祭,拜祭以後是早晨和晚上哭喪,哭喪以後確定追封謚號。然而葵丘聚會確是齊桓公小白生前的事情,那時還沒有得到謚號,所以這是一件近代偽造的贗品。"裴休恍然大悟,命令人把盎打碎,然後舉起酒杯一飲而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