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80.【章孝子】全篇古文翻譯

章孝子名全益,東蜀涪城人。少孤,為兄全啟養育。母疾,全啟割股肉以饋,其疾果廖也。他日,全啟出遊。殂於逆旅。全益感天倫之恩,制斬衰之服。又以全啟割肉啖母,遂以火煉指,以申至痛。仍以銀字寫法華經一部,日夕諷誦,仍通大義。後於成都府樓巷,捨於其間。傍有丹灶。不蓄童僕,塊然一室。鬻丹得錢,數及兩金,即刻一象。今華亭禪院,即居士高樓之所,人謂之黃白之術。嘗言於道友曰:"點水銀一兩,止一兩銀價。若丸作三百粒,每粒百錢,乃三十千矣。其利博哉。但所鬻之丹亦神矣。"居士到蜀之後,制土偶於丹灶之側,以代執熱之用。護惜不毀,殆四十年。大順中物故,年至九十八。寺僧寫真於壁,節度判官前眉州刺史馮涓撰贊以美之。(出《北夢瑣言》)
【譯文】
章孝子的名字叫章全益,是東蜀涪城人。他從小喪父,由哥哥章全啟撫養。他母親病了,章全啟割下大腿上的肉給母親吃,母親的病果然好了。過後章全啟出門旅遊,死在旅店裡。章全益感激哥哥的恩情,製作了喪服,又因為章全啟曾割自己的肉給母親吃,他便用火燒自己的手指,以重複體驗哥哥的疼痛。他還用銀字書寫《法華經》一部,早晚閱讀朗誦。領會其中的道理。後來他在成都的府樓巷,建造了一座房屋,裡面設置一座煉丹的爐子。他不用僕人,獨自住在這間屋子裡,煉丹得錢。數目達到一兩金子,便刻一座佛像。如今的華亭禪院,就是他當年煉丹奉佛的場所。人們稱他的煉丹化為金銀的法術為"黃白之術"。他曾經對同他一樣奉佛的人說:"冶煉一兩水銀,只能得到一兩銀子,如果將它分作三百粒,每粒化為一百文,便是三萬文,其利是非常大的,但是所煉的丹也非常神奇。"他到了蜀郡以後,做了一個泥人放在煉丹爐旁,以便用來看火。他非常愛惜,不使泥人毀壞,一直用了四十年。大順中年他死了,死的時候九十八歲。廟裡的和尚將他的像畫在牆壁上,節度判官前眉州刺史馮涓撰寫文章紀念和讚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