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王學孟 譯注
【說明】這一篇是魏豹、彭越的合傳。《史記》中的合傳,多以類相從。他們都曾在魏地,都曾「固賤」,「南面稱孤」,心懷二志導致身首異地:這是他們命運的相似之處。但是,作者對二人的處理,其筆法卻有明顯的差異。
首先,是詳略不均。敘魏豹略,有如蜻蜓點水,筆墨極省。寫彭越詳,婉若潑墨成畫,筆墨飽和而酣暢,是極富功力的。
彭越出身江洋大盜,卻極富軍事才能。起初「少年」勸他起事,他以「兩龍相鬥,且待之」而拒絕。一年後,在「澤間少年」及其眾人強請之下方才答應。面對一夥烏合之眾,他以「後期者斬」予以約束;以「誅最後者一人」殺一儆百,震懾了這伙亡命之徒。作者通過幾個特定的細節,表現了他的深謀遠慮和卓越的軍事才能。
其次,是側重點不同。寫魏豹側重於反覆無常,時反時從。酈生說魏豹一節,則通過魏豹之口,道出漢王「慢而侮人」、「非有上下禮節」的待人態度,正與豹之反覆叛漢為因果。寫彭越重在記述其功。從沛公擊昌邑始,他就助漢擊楚,於濟陰大破楚軍,得魏地十餘城。其後又復下昌邑二十餘城,「得谷十餘萬斛,以給漢王食」。最後率師大會垓下,攻破楚軍,立為梁王。他「席捲千里,南面稱孤,喋血乘勝日有聞矣」。太史公的贊語,對功名聞天下的彭越是十分中肯的。
《史記》中的許多故事寫得悲壯慘烈,從而帶有濃重的悲壯色彩和悲壯的氣氛,形成悲劇性的歷史人物。彭越以他卓越的軍事才能,攻城略地,屢立戰功,不怕挫折,輾轉南北,一生轟轟烈烈,僅僅因漢王徵兵未親自前往,就獲罪漢王,又被呂後設下圈套,遭到夷其宗族的可悲下場。作者給予悲壯美的描寫,產生悲壯美的效果。而魏咎,在兵臨城下的緊迫關頭,他為百姓身家性命的安全著想,提出降服條件,談判成功後自焚而死,給人以氣概豪邁、悲壯慷慨的感受。
魏豹,原是六國時魏國的公子。他的哥哥叫魏咎,原來魏國時被封為寧陵君。秦國滅亡魏國,就把他放逐外地廢作平民百姓。陳勝起義稱王,魏咎前往追隨他。陳王派魏國人周市帶兵奪取魏國的土地,魏地被攻佔後,大家互相商量,想要擁立周市為魏王,周市說:「天下混亂,忠臣才能顯現出來。現在天下都背叛秦國,從道義上講,一定要擁立魏王的後代才可以。」齊國、趙國各派戰車五十輛,協助周市做魏王。周市辭謝不肯接受,卻到陳國迎接魏咎。往返五次,陳王才答應把魏咎放回去立為魏王。
章邯打敗陳王不久,於是進兵臨濟攻擊魏王,魏王派周市到齊國、楚國請求救兵。齊、楚派遣項它、田巴帶領著軍隊跟隨周市援救魏國。章邯竟然擊敗了援軍,殺死了周市,包圍了臨濟。魏咎為了他的百姓身家性命的安全,提出降服的條件。談判成功,魏咎就自焚而死。
魏豹逃往楚國,楚懷王給了魏豹幾千人馬,回去奪取魏地。這時項羽已經打敗了秦軍,降服了章邯。魏豹接連攻克了二十多座城池。項羽就封魏豹做了魏王。魏豹率領著精銳部隊跟著項羽入關了。漢元年,項羽分封諸侯,自己打算佔有梁地,就把魏王豹遷往河東,建都平陽,封為西魏王。
漢王回師平定了三秦,從臨晉率兵橫渡黃河,魏豹就把整個國家歸屬漢王,於是跟隨著漢王攻打彭城。漢王戰敗,回師滎陽,魏豹請假回家探望老人病情,回國後,就馬上斷絕了黃河渡口,背叛了漢王。漢王雖然聽到魏豹反叛的消息,可是正在憂慮東邊的楚國,來不及攻打他,就對酈生說:「你去替我婉言勸說魏豹,如果能說服他,我就封你為萬戶侯。」酈生就前去遊說魏豹。魏豹婉轉地拒絕說:「人生一世是非常短促的,就像日影透過牆壁的空隙那樣迅速。如今漢王對人傲慢而侮辱,責罵諸侯群臣如同責罵奴僕一樣,一點也沒有上下的禮節,我沒法忍耐著去見他。」於是漢王派韓信去攻打魏豹,在河東俘虜了魏豹,讓他坐著驛站的車子押送到滎陽,把魏豹原有的國土改制為郡。漢王命令魏豹駐守滎陽。當楚軍圍攻緊的時候,周苛就把魏豹殺了。
彭越,是昌邑人,別號彭仲。常在鉅野湖澤中打魚,夥同一幫人做強盜。陳勝、項梁揭竿而起,有的年輕人就對彭越說:「很多豪傑都爭相樹起旗號,背叛秦朝,你可以站出來,咱們也效仿他們那樣幹。」彭越說:「現在兩條龍剛剛搏鬥,還是等一等吧。」
過了一年多,澤中年輕人聚集了一百多,前去追隨彭越,說:「請你做我們的首領。」彭越拒絕說:「我不願和你們一塊干。」年輕人們執意請求,才答應了。跟他們約好明天太陽出來集合,遲到的人殺頭。第二天太陽出來的時候,遲到的有十多人,最後一個人直到中午才來。當時,彭越很抱歉地說:「我老了,你們執意要我當首領。現在,約定好的時間而有很多人遲到,不能都殺頭,只殺最後來的一個人。」命令校長殺掉他。大家都笑著說:「何必這樣呢,今後不敢再遲到就是了。」於是彭越就拉過最後到的那個人殺了。設置土壇,用人頭祭奠,號令所屬眾人。眾人都大為震驚,害怕彭越,沒有誰敢抬頭看他。於是就帶領大家出發奪取土地,收集諸侯逃散的士兵,有一千多人。
沛公從碭北上攻擊昌邑,彭越援助他。昌邑沒有攻下來,沛公帶領軍隊向西進發。彭越也領著他的人馬駐紮在鉅野澤中,收編魏國逃散的士兵。項籍進入關中,分封諸侯後,就回去了,彭越的部隊已發展到一萬多人卻沒有歸屬。漢元年秋天,齊王田榮背叛項王,就派人賜給彭越將軍印信,讓他進軍濟陰攻打楚軍。楚軍命令蕭公角率兵迎擊彭越,卻被彭越打得大敗。漢王二年春天,漢王和魏王豹以及各路諸侯向東攻打楚國,彭越率領他的部隊三萬多人在外黃歸附漢王。漢王說:「彭將軍收復魏地十幾座城池,急於擁立魏王的後代。如今,魏王豹是魏王咎的堂弟,是真正魏王的後代。」就任命彭越做魏國國相,獨攬兵權,平定梁地。
漢王在彭城戰敗,向西潰退,彭越把他攻佔的城池又都丟掉,獨自帶領他的軍隊向北駐守在黃河沿岸。漢王三年,彭越經常往來出沒替漢王游動出兵,攻擊楚軍,在梁地斷絕他們的後援糧草。漢四年冬,項王和漢王在滎陽相持,彭越攻下睢陽、外黃等十七座城邑。項王聽到這個消息,就派曹咎駐守城皋,親自向東收復了彭越攻克的城邑,又都歸復楚國所有。彭越帶著他的隊伍北上谷城。漢五年秋,項王的軍隊向南撤退到夏陽,彭越又攻克昌邑旁二十多個城邑,繳獲穀物十多萬斛,用作漢王的軍糧。
漢王打了敗仗,派使者叫彭越合力攻打楚軍。彭越說:「魏地剛剛平定,還畏懼楚軍,不能前往。」漢王舉兵追擊楚軍,卻被項籍在固陵戰敗。便對留候說:「諸侯的軍隊不跟著來參戰,可怎麼辦呢?」留候說:「齊王韓信自立,不是您的本意,韓信自己也不放心。彭越本來平定了梁地,戰功纍纍,當初您因為魏豹的緣由,只任命彭越做魏國的國相。如今,魏豹死後又沒有留下後代,何況彭越也打算稱王,而您卻沒有提早作出決斷,您和兩國約定:假如戰勝楚國,睢陽以北到各城的土地,都分封給彭相國為王;從陳以東的沿海地區,分封給齊王韓信。齊王韓信的家鄉在楚國,他的本意是想再得到自己的故鄉。您能拿出這些土地答應分給二人,這兩個人很快就可以招來,即使不能來,事情發展也不致完全絕望。」於是漢王派出使者到彭越那裡,按照留候的策划行事。使者一到,彭越就率領著全部人馬在垓下和漢王的軍隊會師,於是大敗楚軍。項籍已死。那年春天,封彭越為梁王,建都定陶。
漢六年(前201),彭越到陳地,朝見漢高祖。九年,十年,都來長安朝見。
漢十年秋天,陳豨在代地造反,漢高帝親自率領部隊前去討伐,到達邯鄲,向梁王徵兵。梁王說有病,派出將領帶著軍隊到邯鄲。高帝很生氣,派人去責備梁王。梁王很害怕,打算親自前往謝罪。他的部將扈輒說:「大王當初不去,被他責備了才去,去了就會被捕。不如就此出兵造反。」梁王不聽從他的意見,仍然說有病。梁王對他的太僕很生氣,打算殺掉他。太僕慌忙逃到漢高帝那兒,控告梁王和扈輒陰謀反叛。於是皇上派使臣出其不意地襲擊梁王,梁王不曾察覺,逮捕了梁王,把他囚禁在洛陽。經主管官吏審理,認為他謀反的罪證具備,請求皇上依法判處。皇上赦免了他,廢為平民百姓,流放到蜀地青衣縣。向西走到鄭縣,正趕上呂後從長安來,打算前往洛陽,路上遇見彭王,彭王對著呂後哭泣,親自分辯沒有罪行,希望回到故鄉昌邑。呂後答應下來,和他一塊向東去洛陽。呂後向皇上陳述說:「彭王是豪壯而勇敢的人,如今把他流放蜀地,這是給自己留下禍患,不如殺掉他。所以,我帶著他一起回來了。」於是,呂後就讓彭越的門客告他再次陰謀造反。廷尉王恬開呈報請誅滅彭越家族,皇上就批准,於是誅殺了彭越,滅其家族,封國被廢除。
太史公說:魏豹、彭越雖然出身貧賤,然而他們象卷蓆子一樣,佔有了千里廣闊的土地,南面稱王,他們踏著敵人的血跡乘勝追擊,名聲一天天地顯揚。胸懷叛逆的心志,等到失敗,沒能殺身成名而甘當階下囚徒,以致本身被殺戮,為什麼呢?中等才智以上的人尚且為他們的行為感到羞恥,何況稱王道孤的人呢!他們之所以忍辱不死,沒有別的緣故,由於他們的智慧、謀略高人一籌,只擔心不能保全自身的性命。只要他們能掌握一點點權力,其政治風雲變幻,就能施展他們的作為,因此被囚禁起來而不逃避啊。

魏豹者,故魏諸公子也1。其只魏咎,故魏時封為寧陵君。秦滅魏,遷咎為家人2。陳勝之起王也,咎往從之。陳王使魏人周市徇魏地3,魏地已下,欲相與立周市為魏王。周市曰:「天下昏亂,忠臣乃見。今天下共畔秦4,其義必立魏王后乃可。」齊、趙使車各五十乘5,立周市為魏王。市辭不受,迎魏咎於陳,五反6,陳王乃遣立咎為魏王。
章邯已破陳王,乃進兵擊魏王於臨濟。魏王乃使周市出請救於齊、楚。齊、楚遣項它、田巴將兵隨市救魏。章邯遂擊破殺周市等軍,圍臨濟。咎為其民約降7。約定,咎自燒殺8。
1諸公子:貴族子弟。2家人:平民百姓。3徇:攻點,奪取。4畔:通「叛」,背叛,叛亂。5乘(sheng,剩)古代一車四馬叫乘。此指兵車、戰車。6反:同「返」,返回。7約降:約定條件而後降。8燒殺:焚身而死。
魏豹亡走楚。楚懷王予魏豹數千人,復徇魏地。項羽已破秦,降章邯。豹下魏二十餘城,立豹為魏王。豹引精兵從項羽入關。漢元年,項羽封諸侯,欲有梁地,乃徙魏王豹於河東,都平陽,為西魏王。
漢王還定三秦1,渡臨晉,魏王豹以國屬焉,遂從擊楚於彭城。漢敗,還至滎陽,豹請歸視親病,至國,即絕河津畔漢2,漢王聞魏豹反,東方憂楚,未及擊,謂酈生曰:「緩頰往說魏豹3,能下之4,吾以萬戶侯封若。」酈生說豹5,豹謝曰:「人生一世間,如白駒過隙耳6。令漢王慢而侮人,罵詈諸侯群臣如罵奴耳7,非有上下禮節也,吾不忍復見也。」於是漢王遣韓信擊虜豹於河東,傳詣滎陽8,以豹國為郡。漢王令豹守滎陽。楚圍之急,周苛遂殺魏豹。
1還定三秦:回師平定三秦,三秦,原秦地,後分封給雍王、塞王、翟王所治。2絕:斷絕。津:渡口。3緩頰:婉言勸解或代人說情。4下:引申為說服。5說:勸說,說服。6白駒過隙:極言光陰迅速,就像日影透過牆壁的空隙一樣。白駒,猶日影。一說像駿馬飛馳過狹窄的通道。7詈(li,力):罵,責罵。8傳(zhuan,賺)詣:乘坐著驛站的車子到……去。傳:驛車。
彭越者,昌邑人也,字仲。常漁鉅野澤中1,為群盜。陳勝、項梁之起,少年或謂越曰:「諸豪桀相立畔秦2,仲可以來,亦效之。」彭越曰:「兩龍方鬥,且待之。」
1漁:打魚。2桀:優秀,傑出。
居歲余,澤間少年相聚百餘人,往從彭越,曰:「請仲為長。」越謝曰:「臣不願與諸君。」少年強請,乃許。與期旦日日出會1,後期者斬2。旦日日出,十餘人後,後者至日中。於是越謝曰:「臣老,諸君強以為長。今期而多後,不可盡誅,誅最後者一人。」令校長斬之。皆笑曰:「何至是?請後不敢。」於是越乃引一人斬之3,設壇祭4,乃令徒屬5。徒屬皆大驚,畏越,莫敢仰視。乃行略地6,收諸侯散卒,得千餘人。
1旦日:明天。2後期:誤期,遲到。3引:拉,拽過來。4壇祭:在高台上祭奠。5徒屬:徒眾,眾屬。6略:攻佔,奪取。
沛公之從碭北擊昌邑,彭越助之。昌邑未下,沛公引兵西。彭越亦將其眾居鉅野中,收魏散卒。項籍入關,王諸侯1,還歸,彭越眾萬餘人毋所屬2。漢元年秋,齊王田榮畔項王,(漢)乃使人賜彭越將軍印,使下濟陰以擊楚。楚命蕭公角將兵擊越,越大破楚軍。漢王二年春,與魏王豹及諸侯東擊楚,彭越將其兵三萬餘人歸漢於外黃。漢王曰:「彭將軍收魏地得十餘城,欲急立魏後。今西魏王豹亦魏王咎從弟也,真魏後。」乃拜彭越為魏相國,擅將其兵3,略定梁地。
1王:分封為王。2毋:無,沒有。3擅:專,獨攬。
漢王之敗彭城解而西也,彭越皆覆亡其所下城,獨將其兵北居河上。漢王三年,彭越常往來為漢遊兵1,擊楚,絕其後糧於梁地。漢四年冬,項王與漢王相距滎陽,彭越攻下睢陽、外黃十七城。項王聞之,乃使曹咎守城皋,自東收彭越所下城邑,皆復為楚。越將其兵北走谷城。漢五年秋,項王之南走陽夏,彭越復下昌邑旁二十餘城,得谷十餘萬斛2,以給漢王食。
1遊兵:流動出擊。2斛:容量單位,十斗為一斛。
漢王敗,使使召彭越併力擊楚。越曰:「魏地初定,尚畏楚,未可去。」漢王追楚,為項籍所敗固陵。乃謂留侯曰:「諸侯兵不從,為之奈何?」留侯曰:「齊王信之立,非君王之意,信亦不自堅。彭越本定梁地,功多,始君王以魏豹故,拜彭越為魏相國,今豹死毋後,且越亦欲王,而君王不蚤定1。與此兩國約:即勝楚,睢陽以北至谷城,皆以王彭相國;從陳以東傅海2,與齊王信。齊王信家在楚,此其意欲復得故邑。君王能出捐此地許二人3,二人今可致;即不能,事未可知也。」於是漢王乃發使使彭越,如留候策。使者至,彭越乃悉引兵會垓下,遂破楚。(五年)項籍已死。春,立彭越為梁王,都定陶。
1蚤:通「早」。2傅海:沿海一帶土地。傅,通「附」。附著,靠近。3捐:拋棄,放棄。
六年,朝陳1。九年,十年,皆來朝長安。
十年秋,陳豨反代地,高帝自往擊,至邯鄲,徵兵梁王。梁王稱病,使將將兵詣邯鄲。高帝怒,使人讓梁王2。梁王恐,欲自往謝。其將扈輒曰:「王始不往,見讓而往,往則為禽矣3。不如遂發兵反。」梁王不聽,稱病。梁王怒其太僕,欲斬之。太僕亡走漢,告梁王與扈輒謀反。於是上使使掩梁王4,梁王不覺,捕梁王,囚之洛陽。有司治反形已具5,請論如法6。上赦以為庶人,傳處蜀青衣。西至鄭,逢呂後從長安來,欲之洛陽,道見彭王,彭王為呂後泣涕,自言無罪,願處故昌邑。呂後許諾,與俱東至洛陽。呂後白上曰7:「彭王壯士,今徒之蜀8,此自遺患,不如遂誅之。妾謹與俱來。」於是呂後乃今其舍人告彭越復謀反9。廷尉王恬開奏請族之十。上乃可,遂夷越宗族,國除。
1朝:朝拜,朝見。2讓:指責,責備。3為禽:被拘捕。禽,同「擒」。擒拿,捕捉。4掩:乘人不備而進襲或逮捕。5有司:專管某一方面的官吏。反形已具:謀反的證已具備。6論如法:依法判處。論,判罪。7白:下對上告訴,陳述。8徒:遷移。9舍人:侍從或賓客。十奏:進言或上書。族:滅族。夷:誅殺,消滅。國除:封國被廢除。
太史公曰:魏豹、彭越雖故賤,然已席捲千里1,南西稱孤,喋血乘勝日有聞矣2。懷畔逆之意,乃敗,不死而虜囚3,身被刑戮4,何哉?中材已上且羞其行5,況王者乎!彼無異敵,智略絕人,獨患無身耳6。得攝尺寸之柄7,其雲蒸龍變8,欲有所會其度9,以故幽囚而不辭雲。
1席捲:像卷席一樣全部佔有。2喋血:形容經過激戰而流血很多。3不死:不自殺。4戮:斬,殺。5已:通「以」。6以上二句意思是說智慧、謀略高人一籌,只怕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7尺寸之柄:比喻極小的權力。柄:權柄。8雲蒸龍變:雲氣蒸騰,蛟龍變幻。比喻政治風雲變幻。9會其度:施展他們的作為,實現他們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