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134.【丁巖】文言文全篇翻譯

貞元十四年中,多虎暴,白晝噬人。時淮上阻兵,因以武將王徵牧申州焉。徵至,則大修擒虎具,兵仗坑阱,靡不備設。又重懸購,得一虎而酬十縑焉。有老卒丁巖者善為陷阱,遂列於太守,請山間至路隅,張設以圖之。徵既許,不數日,而獲一虎焉。虎在深坑,無施勇力。巖遂俯而下視,加以侮誚,虎則跳躍哮吼,怒聲如雷。而聚觀之徒,千百其眾。巖炫其計得,誇喜異常。時方被酒,因為衣襟罥掛樹根,而墜阱中。眾共嗟駭,謂靡粉於暴虎之爪牙矣。及就窺,巖乃端坐,而虎但瞪視耳。巖之親愛憂巖,乃共設計,以轆轤下巨索。伺巖自縛,當遽引上,或希十一之全。巖得索。則纏縛腰肢,揮手,外人則共引之。去地三二尺,其虎則以前足捉其索而留焉。意態極仁。如此數四。巖因而謂之曰:「爾輩縱暴,入郭犯人。事須剪除,理宜及此。顧爾之命,且在頃刻。吾因沉醉,誤落此中。眾所未便屠者,蓋以我故也。爾若損我,固激怒眾人。我氣未絕,即當薪火亂投,爾為灰燼矣。爾不若(「不若」二字原倒置,據明抄本改。)從吾,當啟白太守,捨爾之命。冀爾率領群輩,遠離此土。斯亦渡河他適,爾所知者矣。我當質之天日,不渝此約。」其虎諦聽,若有知解,巖則引繩,眾共出之。虎乃弭耳矚目,不復留。巖既得出,遂以其事白於邦伯。曰:「今殺一虎,不足禳群輩之暴,況與試約,乞捨之,冀其率侶四出,管界獲寧耳。」徵許之。巖遂以太守之意,丁寧告諭。虎於陷中。踴躍盤旋,如荷恩施。巖即積土坑側,稍益淺,猶深丈許。虎乃躍而出,奮迅躑騰,嘯風而逝。自是旬朔之內,群虎屏跡,而山野晏然矣。吁!保全軀命之計,雖在異類,亦有可觀者焉。若暴虎之猛悍,況厄陷阱,得人固當恣其狂怒,決裂噬嚙,以豁其情。斯虎乃因巖以圖全,而果諧焉。何其智哉!而巖能以言詞誘諭,通於強戾,果致族行出境之異。況免掛罥之害,又何智哉!斯乃信誠交感之致耳。於戲,信誠之為物也,何其神歟!(出《集異記》)
【譯文】
貞元十四年中,多次發生老虎害人的事情,大白天虎就吃人。這時候就要依仗兵力維持淮上的安定。於是就讓武將王徵做申州的太守。王徵到任,就大力修造捉老虎的器具,各種兵器,各種坑阱,沒有不具備的。還重金懸賞,誰捉到一隻虎就給他十縑錢的報酬。有一個叫丁巖的老兵,他善於挖陷阱。於是他就向太守說明,要求在山間到路邊挖個陷阱捉虎。王徵就答應了他。不幾天,丁巖果然捉到一隻老虎。老虎被困在一個深坑裡,沒法施展它的勇力了。丁巖就從坑頂上往下看,說一些譏誚侮辱老虎的話。虎就氣得蹦跳,吼叫,怒聲如雷。而圍觀的人成百上千,丁巖炫耀自己的功績,欣喜異常,得意忘形,當時又是剛喝過酒,因為衣襟掛到樹根上,就掉到陷阱裡去了。眾人一齊驚叫了一聲,說他肯定要喪命於老虎的牙爪之下了。等到上前往下一看,丁巖竟然在裡邊端坐著,老虎也只瞪著眼睛瞅他。丁巖的親近朋友擔心他的性命,就共同想辦法救他。大家用轆轤放下去一根大繩子,等待丁巖自己捆住身子,迅速把他拽上來,或許能有十分之一的希望。丁巖拿到繩子,就把腰肢纏住,向上揮手。阱外的人就一齊用力往上拽,離地二三尺的時候,那老虎就用前爪抓住繩子,不讓他走。老虎的樣子很仁慈。這樣反覆了幾次,丁巖就對老虎說:「你們隨便行兇,進到城邑中害人,必須剪除你們,事理本該如此。看來你的性命,就在頃刻之間。我因為喝醉了,誤落到這裡邊。大伙沒有馬上就殺死你,是因為我的原因。你要是害我,必然會激怒眾人,不等我死,他們就得把柴火亂投進來,那樣你就變成灰燼了。你不如順從我,我去向太守說明後,放你一條生路,希望你率領著你的同類們,遠遠地離開這城,也就是過河到其它地方去了。我向天發誓,我絕不違背約定。」那老虎認真地聽,好像能聽懂。丁巖就拉動一下繩子,讓大家把他拽上去。老虎靜靜地看著,沒有再留他。丁巖上來之後,就去向太守作了說明,說:「現在殺死一隻老虎,並不能把所有的虎暴全都禁絕,況且我還和老虎有約,請你把它放了,希望它率領它的夥伴到四處去,我們的管界就安寧了。」王徵同意了。丁巖於是就把太守的意思告訴了老虎。老虎在陷阱中又是蹦跳又是撒歡兒,就像感恩戴德似的。丁巖就在坑邊上堆土,坑漸漸變淺。還有一丈來深的時候,虎就跳了出來,振奮地騰躍幾下,吼叫著跑去。從此十到十五天左右,老虎們銷聲匿跡,山野平靜了。唉!保全軀體和生命的辦法,即使是在異類當中,也有如此可觀的!那隻老虎是那樣猛悍,又是困在陷阱中,得了人本應該放任它的狂怒,把他咬死吃光,來出一口氣。但是這隻虎卻憑藉著丁巖而想辦法保全自己,而且果真辦到了,多麼機智啊!而丁巖能用言詞開導老虎,與老虎溝通,果真讓老虎全部出境到了別處,況且還免除了自己的災難,又是多麼機智啊!這真是信誠互相感化的極致啊!嗚呼,信誠作為一種事物,它是多麼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