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56.【王叟】全篇古文翻譯

天寶中,相州王叟者,家鄴城。富有財,唯夫與妻,更無兒女。積粟近至萬斛,而夫妻儉嗇頗甚,常食陳物,才以充腸,不求豐厚。莊宅尤廣,客二百餘戶。叟嘗巡行客坊,忽見一客方食,盤餐豐盛,叟問其業。客云:"唯賣雜粉香藥而已。"叟疑其作賊,問汝有幾財而衣食過豐也?此人云:"唯有五千之本,逐日食利,但存其本,不望其餘。故衣食常得足耳。"叟遂大悟,歸謂妻曰:"彼人小得其利,便以充身,可謂達理。吾今積財巨萬,而衣食陳敗,又無子息,將以遺誰?"遂發倉庫,廣市珍好,恣其食味。不數日,夫妻俱夢為人所錄,枷鎖禁系,鞭撻俱至,云:"此人妄破軍糧。"覺後數年,夫妻並卒。官軍圍安慶緒於相州,盡發其廩,以供軍焉。(出《原化記》)
【譯文】
天寶年間,相州有一個老王頭,家住在鄴城,非常有錢,沒兒沒女,只有夫妻二人。他家裡積攢的糧食有近萬斛,但是夫妻倆生活得非常儉樸吝嗇,經常以剩飯剩菜充飢。他莊園裡的房屋很多,有二百多家佃戶。有一天,老王頭散步走到旅店,忽然發現一個客人正在吃飯,桌子上擺的飯菜很豐盛。老王頭問客人是幹什麼的。客人回答說:"只是賣雜粉香藥的。"老頭懷疑他做賊,又問他說:"你有多少錢,吃的穿的這樣好?"這個人說:"只有五千文的本錢,每天吃掉利錢,保留本錢不動,不想積攢更多的錢。所以可以吃穿很好。"老王頭突然受啟發明白過來。回去以後對妻子說:"他只用得的那一點利錢,便生活得很好,可以說是明白道理。我們如今積攢財物好幾萬,而吃的穿的都不好,又沒有兒女,將來留給誰?"於是他打開倉庫,挑好的用,大吃大喝起來。沒過幾天,夫妻兩個人都作了一個同樣的夢,被人抓了起來。戴上枷鎖,遭受鞭打,一個人說:"此人膽敢糟蹋軍糧。"幾年以後。夫妻一同死了。朝廷的軍隊圍困安慶緒在相州,打開老王頭的糧倉,充作了軍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