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79.【張易之】古文翻譯註解

張易之為母阿臧造七寶帳,金銀珠玉寶貝之類,罔不畢萃。曠古以來,未曾聞見。鋪象牙床,織犀角簟,鼲貂之褥,蛩蚊之耗,汾晉之龍順、臨河之鳳翮以為席。阿臧與鳳閣侍郎李迥秀私通,逼之也。以鴛鴦盞一雙共飲,取其常相逐。迥秀畏其盛,嫌其老,乃荒飲無度,昏醉是務,常頻喚不覺。出為恆州刺史。易之敗,阿臧入官。迥秀被坐,降為衛州長史。(出《朝野僉載》)
【譯文】
張易之,是唐朝武則天時期的寵臣。張易之為他母親阿臧建造一座七寶帳,金、銀、珠、玉等各種珍寶,沒有不彙集在這座寶帳上的。從遠古到如今,從未有聽到過、從未有見到過這樣奢華的帳幔。帳幔裡面置放的用象牙製作的床,床上鋪的是犀角簟席,鼲貂皮做的褥子,蛩蚊毛和蚊毫所制做的氈褥,汾晉的龍鬚和臨河的鳳翮編織的床席。阿臧跟鳳閣侍郎李迥秀私下通姦。是她靠兒子的權勢逼迫李迥秀這樣做的。並且,用一對鴛鴦酒杯跟李迥秀飲酒,取其長相依伴、永以為好的寓意。李迥秀畏懼她家權盛一時,又嫌棄她年老色衰,於是頹唐地飲酒澆愁沒有止境,直到醉得酩酊大醉為止,經常是阿臧怎麼招呼他也不醒過來。後來,李迥秀出任恆州刺史。待到神龍元年,唐中宗恢復帝位後,張易之被張柬之等人所殺,家道也敗落了。他母親阿臧沒入官府充奴僕。跟他母親通姦的李迥秀也被牽連,降職為衛州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