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王姬昌《周易》35敲響進攻敵人的戰鼓【周易晉卦(卦三十五)】古文翻譯註解

晉(卦三十五) ——敲響進攻敵人的戰鼓
【原文】
(坤下離上)晉1:康侯用錫馬蕃庶2,晝日三接3。
初六:晉如摧如4,貞吉。罔孚裕5,無咎。
六二:晉如愁如(6),貞吉。受茲介福(7),於其王母(8)。
六三:眾允(9),悔亡。
九四:晉如鼫鼠(10),貞厲。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11)。往,吉。無不利。
上九:晉其角(12),維用伐邑(13)。厲,吉,無咎,貞吝。
【註釋】
1晉是本卦的標題。晉的意思是前進,指作戰中的進攻。全卦的內容主 要講戰爭。「晉」字既與內容有關,又是卦中多見詞,所以用作標題。2 康侯:指周武王的弟弟康叔封。錫:用作「賜」,意思是賜予。蕃庶:繁育, 繁殖。3晝日:終日,一整天。三接:指多次交配。4摧:摧毀,打 垮。5罔:無。孚:抓,搶奪。裕:這裡指財物。(6)愁:用作 「遒」,意思是迫使投降。(7)茲:此。介:大。(8)王母:祖母。 (9)允:用作「鄆」,意思是進,這裡指進攻。(10)鼫(shi)鼠:這裡用來 形容膽小如鼠。(11)失得:失敗,失利。恤:擔憂,氣餒。(12)其:則。 角:較量。(13)維:考慮。
【譯文】
晉卦:康侯用周成王賜予他的良種馬來繁殖馬匹,一天配種多次。
初六:進攻打垮敵人、佔得吉兆。沒有搶奪財物,沒有災禍。
六二:進攻迫降敵人,佔得吉兆。獲得這樣的福祐,是受了祖母的庇護。
六三:萬眾進攻,沒有悔恨。
九四:進攻時膽小如鼠,佔得凶兆。
六五:沒有悔恨,即使戰敗也不氣餒。前進,吉利。沒有什麼不利。
上九:進攻敵人必須較量力量,可以考慮攻打敵方城邑。凶險,吉利,沒有災禍,佔得險兆。
【讀解】
  
一而再,再而三地寫戰爭,除了證明這一「王者之事」的重要外,也說明遠古戰爭的頻繁,幾乎就像家常便飯,只要,心血來潮,就可以大動干戈,不顧百姓奴隸的死活,不管對生產生活造成的劫難。
  戰爭的動因和目的,在那時不外乎攻城掠地,搶劫財物,抓獲俘虜作奴隸和獻祭的犧牲品,或者是鎮壓統治集團內部的異己勢力。這種帶有原始暴力色彩的戰爭,很難說有什麼正義和非正義之分,全是「肉食者謀之」的事情,給平民百姓帶來的結果除了災難之外,沒有任何好處。
   可是,後來的所謂「史家」總要為某某君王討伐某人的戰爭找出種種讚美的理由,竭力誇大某些並非真實的因素。「成者為王, 敗者為寇」,幾乎成了中國傳統史家的心理定勢。這個邏輯的實質,便是對強權、暴力和專制的頂禮膜拜,為戰爭販子帶上勝利的花冠。
  今天來思考戰爭,應當完完全全跳出這種巢臼,站在平民百姓的立場上,從社會經濟穩定繁榮的全方位角度來提出問題,才符合人類社會發展的大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