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42.【鄭浣】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鄭浣以儉素自居。尹河南日,有從父昆弟之孫自覃懷來謁者,力農自贍,未嘗干謁。拜揖甚野,束帶亦古。浣子之弟僕御,皆笑其疏質,而浣獨憐之。問其所欲。則曰:"某為本邑,以民侍之久矣,思得承乏一尉,乃錦游鄉里也。"浣然之。而浣之清譽重德,為時所歸。或書於郡守,猶臂之使指也。鄭孫將去前一日,召甥侄與之會食。有蒸餅,鄭孫去其皮而後食之,浣大嗟怒。謂曰:"皮之與中,何以異也?僕嘗病澆態訛俗,驕侈自奉,思得以還淳反樸,敦厚風俗。是猶憐子力田弊衣,必能知艱於稼穡,奈何囂浮甚於五侯家綺紈乳臭兒耶?"因引手請所棄者。鄭孫錯愕失據,器而奉之。浣盡食之,遂揖歸賓闥,贈五縑而遣之。(出《闕史》)
鄭浣以勤儉樸素要求自己,他出任河南尹的這一天,他叔父家裡的兄弟的孫子從覃懷來找他。他這個孫子在家鄉務農,沒有見過世面,不懂禮節,衣服的式樣很落後,鄭浣的兒子和僕人都嘲笑他粗俗。只有鄭浣可憐他,問他有什麼要求。他說:"我長期在家鄉作老百姓,想要當一名縣尉,那樣便可以衣錦還鄉了。"鄭浣答應了他的要求。鄭浣為官很重視清廉的名聲,為了辦成這件事,便給郡守寫信,這對於他就像胳膊帶動手指一樣運用自如,不費什麼勁。就在他的孫子要去任職的前一天,鄭浣將這個孫子找來和外甥以及侄子等家裡人一起吃飯。吃的飯有蒸餅,這個孫子將餅皮扒掉,只吃裡面的瓤。鄭浣見了又歎息又生氣,對他說;"餅皮和裡面有什麼區別,你竟然有這樣輕浮狡詐的毛病,如此奢侈浪費,你應該保持淳樸的風俗習慣,我可憐你在家鄉穿著破衣服出力務農,以為你一定會懂得種莊稼的辛苦,沒想到你卻輕浮得超過諸侯貴族家的褲褲子弟。"說完讓他將扔掉的餅皮撿起來。這個孫子驚慌失措。將餅皮撿起來遞給鄭浣,鄭浣接過來全都吃了。然後鄭浣將這個孫子送回客房,送給他一些布匹,讓他回家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