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79.【袁孝叔】古文現代文翻譯

袁孝叔者,陳郡人也。少孤,事母以孝聞。母嘗得疾恍惚,逾日不痊。孝叔忽夢一老父謂曰:「子母疾可治。」孝叔問其名居,不告,曰:「明旦迎吾於石壇之上,當有藥授子。」及覺,乃周覽四境,所居之十里,有廢觀古石壇,而見老父在焉。孝叔喜,拜迎至於家。即於囊中取九靈丹一丸,以新汲水服之,即日而瘳。孝叔德之,欲有所答,皆不受。或累月一來,然不詳其所止。孝叔意其能歷算爵祿,常欲發問,而未敢言。後一旦來而謂孝叔曰:「吾將有他適,當與子別。」於懷中出一編書以遺之。曰:「君之壽與位,盡具於此。事以前定,非智力所及也。今之躁求者,適足徒勞耳。君藏吾此書,慎勿預視。但受一命,即開一幅。不爾,當有所損。」孝叔跪受而別。後孝叔寢疾,殆將不救。其家或問後事。教叔曰:「吾為神人授書一編,未曾開卷,何遽以後事問乎?」旬餘,其疾果愈。後孝叔以門蔭調授密州諸城縣尉,五轉蒲州臨晉縣令。每之任,輒視神人之書,時日無差謬。後秩滿,歸閿鄉別墅,因晨起,欲就中櫛,忽有物墜於鏡中,類蛇而有四足。孝叔驚僕於地,因不語,數日而卒。後逾月,其妻因閱其笥,得老父所留之書,猶余半軸。因歎曰:「神人之言,亦有誣矣。書尚未盡,而人已亡。」乃開視之,其後唯有空紙數幅,畫一蛇盤鏡中。(出《前定錄》)
【譯文】
袁孝叔是陳郡人,幼年喪父,對待母親很孝順遠近聞名。他的母親曾經得了一種病,神志恍惚,很多天也不好。孝叔忽然夢見一個老頭對他說:「你母親的病能治好。」孝叔問他叫什麼名字,住在哪裡,老頭不告訴他,只對他說:「明天迎接我在石壇之上,我有藥給你。」睡醒後,孝叔找遍了四周,在離家十里的地方,發現一座廢道觀,裡面有座古石壇,真有個老頭在石壇上。孝叔大喜,恭恭敬敬地將老頭迎接回家。老頭從口袋裡拿出一丸九靈丹,讓孝叔的母親用新汲的水送下,第二天孝叔母親的病就好了。孝叔對老頭非常感激,想要送錢物來答謝老頭,老頭全都不要。以後老頭每個月來一次,然而不知道他住在什麼地方。孝叔認為他能推算人的命運,常常想問他,但是一直沒敢開口。一天老頭來了後對孝叔說:「我要到別的地方去了,從此與你分別。」然後從懷裡取出一卷書遞給孝叔,說:「你的壽命和功名全寫在裡面,事情都是一定的,現在世上那些急於求成的人,注定是徒勞的。你收藏我這本書,小心不要事先翻看,每得到一次任命,便打開一頁。不然,對你不利。」孝叔跪下接受贈書後,就和老頭分手了。一次,孝叔得病臥床,似乎無法醫治了,家裡人問他如何安排後事?孝叔說:「我有神仙傳授的一卷書,未曾開卷,何必著急問死後的事呢?」十多天以後病果然好了。後來,孝叔靠家族的影響,當上了密州諸城縣尉,經過五次調動,做了蒲州臨晉縣令。每次接受新的任命,總是看一看神仙留下的書,書中所寫的時日和實際毫無差錯。後來任期滿了,孝叔回歸閿鄉別墅居住。一天早晨起床,剛要梳頭,忽然有一個東西掉到鏡子上,像是一條蛇卻有四隻腳,孝叔受驚嚇摔倒在地上。之後他便不會說話,沒有幾天就死了。過了一個月,孝叔的妻子整理他的遺物,發現了老頭留下的書,似乎還有半卷沒有翻看過。因此而感歎地說:「神仙說的話,也有不准的時候,書還沒看完,而人就死了。」於是翻開書看,見到後半部只有幾幅空紙,上面畫著一條盤在鏡子上的蛇。

卷第一百五十三 定數八
李公 李宗回 崔樸 李藩 韋執誼 袁滋 裴度 張轅 趙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