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34.【孫回璞】古文現代文翻譯

唐殿中侍醫孫回璞,濟陰人也。貞觀十三年,從車駕幸九成宮三善谷,與魏征鄰家。嘗夜二更,聞外有一人,呼孫侍醫者。璞謂是魏征之命,既出,見兩人謂璞曰:「官喚。」璞曰:「我不能步行。」即取馬乘之。隨二人行,乃覺天地如晝日光明,璞怪而不敢言。出谷,歷朝堂東,又東北行六七里,至苜蓿谷。遙見有兩人,持韓鳳方行。語所引璞二人曰:「汝等錯追,所得者是,汝宜放彼。」人即放璞。璞循路而還,了了不異平生行處。既至家,繫馬,見婢當戶眠,喚之不應。越度入戶,見其身與婦並眠,欲就之而不得。但著南壁立,大聲喚婦,終不應。屋內極明光,壁角中有蜘蛛網,中二蠅,一大一小。並見樑上所著藥物,無不分明,唯不得就床。自知是死,甚憂悶,恨不得共妻別。倚立南壁,久之微睡,忽驚覺,身已臥床上,而屋中暗黑,無所見。喚婦,令起然火,而璞方大汗流。起視蜘蛛網,歷然不殊。見馬亦大汗。鳳方是夜暴死。後至十七年,璞奉敕,驛馳往齊州,療齊王佑疾。還至洛州東孝義驛,忽見一人來問曰:「君子是孫回璞。」曰:「是。君何問為?」答:「我是鬼耳,魏太監(「監」原作「師」據明抄本改)追君為記室。」因出書示璞。璞視之,則魏征署也。璞驚曰:「鄭公不死,何為遣君送書?」鬼曰。已死矣,今為太陽都錄太監,令我召君。」回璞引坐共食,鬼甚喜謝。璞請曰:「我奉敕使未還,鄭公不宜追。我還京奏事畢,然後聽命,可乎?」鬼許之。於是晝則同行,夜便同宿,遂至閿鄉。鬼辭曰:「吾今先行,度關待君。」次日度關,出西門,見鬼已在門外。復同行,到滋水。鬼又與璞別曰:「待君奏事訖,相見也。君可勿食葷辛。」璞許諾。既奏事畢,訪征已薨。校其薨日,則孝義驛之前日也。璞自以必死,與家人訣別。而請僧行道,造像寫經。可六七夜。夢前鬼來召,引璞上高山,山巔有大宮殿。既入,見眾君子迎謂曰:「此人修福,不得留之,可放去。」即推(「推」原作「隨」,據明抄本改)璞墮山,於是驚悟。遂至今無恙矣。(出《冥祥記》)
【譯文】
唐朝宮中侍醫孫回璞,濟陰人。唐太宗貞觀十三年時,他伴駕皇上到九成宮三善谷,與魏征家相鄰。當夜二更天,聽到外面有一人呼喚孫侍醫,孫回璞以為是魏征的命令,便出來了。見兩個人對孫回璞說:「當官的叫你。」回璞說:「我不能步行。」便牽來馬騎上隨二人走,竟覺得天地間像和白天一樣明亮,孫回璞感覺奇怪,但不敢說。出了三善谷,經過朝堂東側,又往東北走了六七里,到了苜蓿谷。遠遠地看見兩個人夾持韓鳳方在走,並對領孫回璞的這兩個人說:「你們追錯了,我們得到的這個才是,你們應放了他。」這兩人便放了孫回璞。孫回璞順著原路往回走,和原來走過的地方一樣。到了家拴好馬,看見丫環在門旁睡覺,招呼也不答應。他越過丫環進了屋裡,看到他的身體和妻子一齊躺著,想上床卻上不去。只好靠著南牆站著,大聲叫他婦人,卻始終不應聲。室內特別亮,牆角有蜘蛛網,網上有兩個蒼蠅,一大一小,還看見了房樑上掛著的藥物,樣樣分明,可就是上不去床。他自己知道是死了,很憂愁,怨恨不能和妻子告別。他倚在南牆上慢慢睡著了,忽然驚醒,身體已躺在床上,屋裡很暗很黑,什麼也看不到。叫他婦人起來點燃燈火,孫回璞身上在流汗,起來看蜘蛛網,和原來一樣,看到馬也在流汗。韓鳳方就是在這夜暴病而死。後來,到了貞觀十七年,孫回璞奉命騎馬去齊州,為齊王治病。回來時直到洛州東孝義驛站時,忽然見到一個人來問:「你是孫回璞嗎?」孫回璞回答:「是。你問我有什麼事?」那人說:「我是鬼,魏太監讓你去當記室。」並拿出文書給孫回璞看。孫回璞一看,確是魏征的署名。孫回璞吃驚地說:「魏太監沒有死,為什麼派你來送文書?」鬼說:「他已經死了,現在任陰間太陽都錄太監,讓我來召你。」孫回璞給鬼讓坐一齊吃飯,鬼很高興很感謝。孫回璞請求說:「我是奉皇上的命令出使還沒有回去,魏太監不應追我,等我回京向皇上稟奏之後再聽命,可以嗎?」鬼允許了。於是孫回璞和鬼白天同行,夜間同宿。到了閿鄉,鬼告辭說:「我先走了,過了關等你。」第二天過關後出了西門,看見鬼已等在門外。到了滋水,鬼又和孫回璞告別說:「等你回京奏事後再見,你可不要吃葷腥辛辣的東西。」孫回璞答應了。孫回璞回京奏事後,訪到魏征確實已死,查對魏征死的日期,正好是孫回璞到孝義驛站的前一天。孫回璞自己認為必然要死了,便和家裡人訣別,並請和尚做道場,請人畫像寫經文。過了六七夜,孫回璞夢見以前遇見的鬼來召他,把他領上高山,山頂上有大宮殿。他們進去,看到很多君子迎上來並說:「這個人是行善有福的人,不能留在這裡,可放他回去。」立即一推,孫回璞便跌落山下,於是驚醒,至今天無病無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