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64.【李揆】古文翻譯

李相國揆以進士調集在京師,聞宣平坊王生善易筮,往問之。王生每以五百文決一局,而來者雲集,自辰及酉,不次而有空反者。揆時持一縑晨往,生為之開卦曰:「君非文章之選乎?當得河南道一尉。」揆負才華,不宜為此,色悒忿而去。王生曰:「君無怏怏,自此數月,當為左拾遺,前事固不可涯也。」揆怒未解。生曰:「若果然,幸一枉駕。」揆以書判不中第,補汴州陳留尉。始以王生之言有征。後詣之,生於幾下取一緘書,可十數紙,以授之曰:「君除拾遺,可發此緘,不爾當大咎。揆藏之,既至陳留。時採訪使倪若冰以揆才華族望,留假府職。會郡有事須上請,擇與中朝通者,無如揆,乃請行。開元中,郡府上書姓李者,皆先謁宗正。時李璆為宗長,適遇上尊號。揆既謁璆,璆素聞其才,請為表三通,以次上之。上召璆曰:「百官上表,無如卿者,朕甚嘉之。」璆頓首謝曰:「此非臣所為,是臣從子陳留尉揆所為。」乃下詔召揆,時揆寓宿於懷遠坊盧氏姑之捨,子弟聞召,且未敢出。及知上意欲以推擇,遂出。既見,乃宣命宰臣試文詞。時陳黃門為題目三篇,其一曰《紫絲盛露囊賦》,二曰《答吐蕃書》,三曰《代南越獻白孔雀表》。揆自午及酉而成,既封,請曰:前二道無所遺限,後一首或有所疑,願得詳之。及許拆其緘,塗八字,旁注兩句。既進,翌日授左拾遺。旬餘,乃發王生之緘視之,三篇皆在其中,而塗注者亦如之。遽命駕往宣平坊訪王生,則竟不復見矣。(出《前定錄》)
【譯文】
相國李揆當年考中進士,被調集在京城,聽說宣平坊有個叫王生的善於抽籤算命,便前去詢問自己的前程。王生每算一卦,就要收取五百文錢,但前去算卦的人仍然很多,每天都從辰時算到酉時,仍然有挨不上號而白跑一趟的。李揆帶著一匹細紗作為禮物,很早就趕去了。王生為他算卦後說:「您是問您的文章,能選授什麼官職吧?我算您能得河南道的一個縣尉。」李揆自負才華出眾,不應當做這樣一個小官,神色氣憤要走。王生又說:「您不要不高興,幾個月以後,還能當左拾遺,前途正是不可限量的。」李揆仍餘怒未消。王生又說:「若同我說的一樣,希望您能來一趟。」果然李揆考書判未中,補缺被派到汴州做陳留縣尉。這時才知道王生的話有了驗證,又趕到王生那裡求教。王生從書案下取出封好的信,大約有十幾張紙那麼厚,交給李揆說:「您官拜左拾遺時,可拆開此信,不然會有災禍。」李揆收起信後趕往陳留。採訪使倪若冰因為李揆有才華,又出身名門望族,留他在府中幫忙。正趕上郡府有事需要向朝廷請示,想找一個和朝中有交往的人,沒有比李揆更合適的,於是就派他去了。唐玄宗開元中期,各郡府姓李的官員向上呈報文書,都先拜見宗正。當時李璆是宗長。正逢朝廷百官為皇帝上尊號,李揆拜見李璆。李璆早就聽說李揆有才華,就請他代為起草三篇上報給皇帝的文書,一篇一篇地向上呈報。皇帝召見李璆說:「百官上報的文章,沒有能趕上你的,我非常欣賞。」李璆磕頭謝恩說:「這三篇文章不是我寫的,而是我的侄子陳留尉李揆所寫的。」皇帝下令召見李揆。當時李揆正寄居在懷遠坊姓盧的姑姑家,聽說皇帝召見,不敢出來,直到知道皇帝是要選拔重用他,便去見皇帝。皇帝命令大臣考其文章詩詞。當時陳黃門出了三個題目,一個是《紫絲盛露囊賦》,一個是《答吐蕃書》,另一個是《代南越獻白孔雀表》。李揆自午時做到酉時完成。封好後又請示說:「前兩篇沒有什麼遺漏,後一篇或者還有遺漏和疑問之處,我想寫得再詳細明白一點。遂允許其拆封,李揆又塗改了八個字,在旁邊加了兩句註釋,然後呈報給皇帝。第二天被授予左拾遺。十天後,他拆開王生給他的信一看,自己寫的三篇應試文章都在裡面,並且連塗改加注的地方也完全一致。立即驅車趕往宣平坊去見王生,然而王生已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