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65.【道昭】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永泰中,有沙門道昭,自雲蘭州人,俗姓康氏。少時因得疾不救,忽寤云:「冥司見善惡報應之事,」遂出家。住太行山四十年,戒行精苦,往往言人將來之事。初若隱晦,後皆明驗。嘗有二客來,一曰姚邈,舉明經,其二曰張氏,以資蔭,不記名。僧謂張曰:「君授官四政,慎不可食祿范陽。四月八日得疾,當不可救。」次謂邈曰:「君不利簪笏,如能從戎,亦當三十年無乏。有疾勿令胡人療之。」其年。張授官於襄鄧間。後累選,常求南州,亦皆得之。後又赴選,果授虢州盧氏縣令。到任兩日而卒。卒之日,果四月八日也。後方悟范陽即盧氏望也。邈後舉不第,從所知於容州。假軍守之名,三十年累轉右職。後因別娶婦求為儐者,因得疾,服嫗黃氏之藥而終。後訪黃氏本末,乃洞主所放出婢,是胡女也。(出《前定錄》)
【譯文】
唐代宗永泰年間,有個和尚叫道昭。他自稱是蘭州人,俗家姓康,少年時得病無法醫治。一天睡醒後說:「我看見了陰間的善惡報應之事」,遂出家做了和尚。他在太行山修行四十年,苦守佛家戒律,經常講述別人未來的事情,說得比較隱晦,但過後都一一得到了證實。曾經有兩位客人來訪,一個叫姚邈,有明經的功名。一個叫張氏,有世襲官職的資格不知叫什麼名字。道昭和尚對張氏說:「您能做四任官,但千萬不要去范陽做官。如果在范陽,四月八日得病將無法醫治。」又對姚邈說:「您不適合做文官,如果能夠投軍,也有三十年事情做。有病不要找胡人醫治。」這一年張氏當了官在襄鄧一帶,並多次調任新的職務。要求到江南一帶做官,也都如願了。後來又被選中,做了虢州盧氏縣令,到任兩天就死了。死的日子果然是四月八日。以後才明白范陽就是盧氏的郡望。姚邈後來考舉人不中,到容州去跟隨他的一個熟人,從了軍,三十年間不斷升任重要官職,後來因為另外娶了媳婦,並要拋棄原來的媳婦而得病,吃了一個黃氏老太太的藥而死。以後有人查訪黃氏的來歷,原來是個外族洞主所放逐的婢女,正是個胡女。

卷第一百五十一 定數六
李稜 豆盧署 孟君 盧常師 韓滉 李頧 崔造 薛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