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60.【李泌】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天寶十四載,李泌三月三日,自洛乘驢歸別墅。從者未至,路旁有車門,而驢徑入,不可制。遇其家人,各將乘驢馬群出之次。泌因相問,遂併入宅。邀泌入。既坐,又見妻子出羅拜。泌莫測之,疑是妖魅。問姓竇,潛令僕者問鄰人,知實姓竇。泌問其由,答曰:「竇廷芬。且請宿。」續言之,勢不可免,泌遂宿,然甚懼。廷芬乃言曰:「中橋有筮者胡蘆生,神之久矣。昨因筮告某曰,不出三年,當有赤族之禍,須覓黃中君方免。問如何覓黃中君?曰,問鬼谷子。又問安得鬼谷子?言公姓名是也。宜三月三日,全家出城覓之。不見,必籍死無疑;若見,但舉家悉出衷祈,則必免矣。適全家方出訪覓,而卒遇公,乃天濟其舉族命也。」供待備至。明日請去,且言歸穎陽莊。廷芬堅留之,使人往穎陽,為致所切,取季父報而還。如此住十餘日,方得歸。自此獻遺不絕。及祿山亂,肅宗收西京,將還秦,收陝府,獲刺史竇廷芬。肅宗令誅之而籍其家。又以玄宗外家而事賊,固囚誅戮。泌因具其事,且請使人問之,令其手疏驗之。肅宗乃遣使。使回,具如泌說。肅宗大驚,遽命赦之。因問黃中君鬼谷子何也?廷芬亦云不知,而胡蘆生已卒。肅宗深感其事。因曰:「天下之事,皆前定矣。(出《感定錄》)
【譯文】
天寶十四年三月三日,李泌自洛陽乘驢回別墅,隨行的僕人落在後面。路旁有一個大門,毛驢竟自行走了進去,李泌無法制止。這時遇到了這家的人,各自把乘坐的驢和馬牽出來。李泌因這家的主人相問,便和僕人走進屋去。主人請李泌進屋裡坐下,李泌坐下後,主人的妻子出來同李泌見禮,李泌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懷疑自己遇見了妖怪鬼魅。李泌問其姓氏,主人回答姓竇。李泌暗中派僕人去附近的人家證實,知道主人確實姓竇。李泌又詳細詢問,主人回答叫竇廷芬,並請李泌留下住宿,以便繼續交談。其態度誠懇得叫人無法推辭。於是李泌便住了下來,但是心中非常害怕。竇廷芬對李泌說:「中橋有個算命的人叫胡蘆生,因為算得極準,所以非常出名。昨天他為我算命後告訴我,不出三年,我們家有滅門之禍,必須找到黃中君才能倖免。我問他如何才能找到黃中君,他回答說,去問鬼谷子,我又問怎樣才能找到鬼谷子,他說的就是您的姓名呀!他又告訴我,應該在三月三日,全家出城尋找。如果找不到您,我們全家到時候必死無疑。如果找到了您,一定要全家人出來哀求祈禱,則一定能免除災禍。剛才我們全家人出訪尋找,而終於遇見了您,真是蒼天解救我們全家的性命啊!」竇廷芬對李泌招待得十分周到。第二天,李泌告辭,並說要回穎陽莊。竇廷芬堅持挽留,並派人去穎陽為李泌送信。並代其拿取他關心的東西,李泌接到叔父的回信後,又住了十多天才告辭回家。自從這以後,廷芬不斷地給李泌贈送禮物。後來安祿山叛亂,肅宗收復西京後回師長安,收復陝府,抓獲了刺史竇廷芬。肅宗下令誅殺其全家,並將家產沒收入宮。又氣憤地說:「玄宗的外家親戚反而替反賊做事,真是該殺。」李泌因為知道竇廷芬命運的前因後果,所以派人拿著自己所寫的奏章去朝見肅宗說明情況。肅宗派人去調查,回奏同李泌說的一樣。肅宗非常驚奇,隨即下令赦免竇廷芬的死罪,並問黃中君和鬼谷子是什麼?竇廷芬也說不知道,而此時胡蘆生已死。肅宗感歎說:「天下的事,都是以前就定下來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