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126.【周璫】原文及譯文

晉周璫,會稽剡人也,家世奉法。璫年十六。便蔬食誦經,正月長齋竟,延僧設八關齋,及請其師竺佛密、支法階,佛密令持小品,齋轉讀。三日僧赴齋,忘持小品。至中食畢,欲讀經,方憶,甚惆悵。璫家在阪怡村,去寺三十里,無人遣取。至人定燒香畢,本家恨不得經,密益踧躇。有頃,聞叩門者,言送小品經。璫愕然心喜,開門,見一年少,著單衣夾,先所不識,又非時人,疑其神異,便長跪受經。要使前坐,年少不肯進,曰:「斯夜當來聽經。」比出不復見,香氣滿宅,既而視之,乃是密經也,道俗驚喜。密經先在廚中,緘鑰甚謹,還視其鑰,儼然如故。於是村中十餘家,鹹皆奉佛。璫遂出家,字曇嶷,諷誦眾經二十萬言。(出《冥祥記》)
【譯文】
晉朝周璫,會稽剡人,家中世代奉法。璫年紀十六歲,就吃素誦經。正月長齋完畢,便請和尚設八關齋,又請他的師傅竺佛密、支法階。佛密讓他拿著小品經,齋戒時誦讀。三天後和尚赴齋,忘記了帶小品經。到了中午吃完齋飯,想要讀經,他才想起來,非常惆悵。璫家在阪怡村,距離寺廟三十里,無人去取。等到人們燒香完畢後。恨自家不能唸經,佛密更加不安。過了一會,聽到有人敲門,說是送小品經的。周璫驚訝心喜,開門,看見一個少年,穿著單衣服,是先前所不認識的,又不是當時的人,疑心他是神靈。便長跪接受經書,邀請讓他入座。少年不肯進來,說:「這一夜應當來聽經書。」等他出來後就不見了,而香氣滿屋,接著一看,原來是密經,道俗都很驚喜。密經先前在櫥中,鎖得很嚴。回去看那個鎖,依然如故。於是村中的十幾家,都信奉佛教。周璫於是出家,字為曇嶷,誦讀經書二十多萬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