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72.【朱悅】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鄂州十將陳士明,幼而俊健,常鬥雞為事。多畜於家,始雛,知其後之勇怯,聞其鳴必辨其毛色。時裡有道者朱翁悅,得縮地術。居於鄂。築室穿池,環布果藥,手種松桂,皆成十圍。而未嘗游於城市。與士明近鄰為佑,因與之遊。而士明褻狎於翁,多失敬。翁曰:「爾孺子無賴,以吾為東家丘,吾戲試爾可否?」士明之居相去三二百步,翁以酒飲之,使其歸取雞鬥。自辰而還,至酉不達家,度其所行,逾五十里,及顧視,不越百步。士明亟返,拜翁求恕,翁笑曰:「孺子更侮於我乎?」士明云:「適於中途已疲,詎敢復爾。」因垂涕,翁乃釋之。後敬事翁之禮與童孫齒焉。士明至元和中,戍於巴丘,遂別朱翁。(出《廣德神異記》)
【譯文】
唐朝鄂州十將陳士明,年幼時英俊健壯,常常鬥雞玩。他在家裡養了許多雞,還是雞雛的時候,他就他知道以後哪只勇敢哪只怯弱,聽到雞叫聲就能判斷那隻雞的毛是什麼顏色。當時,村裡有個老道叫朱悅,學得縮地術,也居住鄂州。在他蓋的房子和池塘四周圍統著果樹和藥用植物,親手栽植的松樹和桂樹都有十抱粗了,他卻從未到城裡遊玩過。他與陳士明是近鄰,這一天便與士明一起進城遊玩。士明對他很不尊重,動不動就耍弄他。朱老翁說:「你小子真無賴,因為我是你東邊的鄰居,我開個玩笑考考你可以嗎?」士明居住的地方離這裡二三百步遠,朱翁給他弄酒喝了,讓他回去拿雞來鬥。早上辰時他就回去了,到酉時還沒到家,估計他走的路已超過五十里了,但等回頭看時,卻不過一百步遠。士明急忙返回來,拜倒在朱翁面前求饒,翁笑著說:「小子還侮辱我不?」士明說:「剛才在途中我已很累了,哪敢再那樣?」說著流起淚來,朱翁便放了他。以後,士明恭恭敬敬地對待朱翁,其禮節之周到就像小孫子一樣。元和中年,士明應徵去巴丘戍衛,才跟朱翁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