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125.【竇傅】原文及譯文

晉竇傅者,河內人。永和中,并州刺史高昌、冀州刺史呂護各權部曲,相與不和。傅為昌所用,作官長。護遣騎抄擊,為所俘執,同伴六七人,共系一獄,鎖械甚嚴,剋日當殺之。沙門支遁山時在護營中,先與傅相識,聞其執厄,(「厄」原作「尼」。據明抄本、許本改。)山至獄所候視之,隔戶共語。傅謂山曰:「今困厄,命在漏刻,何方得相救?」山曰:「若能至心歸請,必有感應。」傅先亦頗聞觀世音,及得山語,遂專心屬念,晝夜三日,至誠自歸。觀其鎖械,如覺緩解,有異於常。聊試推蕩,摧然離體,傅乃復致心曰:「今蒙哀祐,已令桎梏自解,而同伴尚多,無心獨去,觀世音神力普濟,當令俱免。」言畢,復牽挽餘人,皆以次解落,若有割剔之者。遂開戶走出,於警徼之間,莫有覺者,便逾城逕去。行四五里,天明,不敢復進,共逃隱一林中。須臾,護覺失囚,人馬絡繹,四出尋捕,焚草踐林,無不遍至。唯傅所隱一畝許地,終無至者,遂得免還。鄉里敬信異常,咸信奉佛法,遁山後過江,為謝居士敷具說其事焉。(出《真傅拾遺》。明抄本作出《冥祥記》)
【譯文】
晉朝的竇傅,是河內人。永和年中,并州刺史高昌,冀州刺史呂護,各個都掌握軍隊,相互之間不和。竇傅被高昌所用,作官長。呂護派騎兵抄擊,竇傅被俘,同伴六七個人,一同被抓到監獄中,帶上枷鎖看管甚嚴,等到了時候就殺死他們。僧人支遁山當時在呂護營中,先和竇傅相識。聽說他被俘將死,遁山到獄中去看望他。隔著門說話。竇傅對遁山說:「現在被囚禁,命在旦夕,什麼人能相救呢?」遁山說:「如果能虔誠地請求皈依佛法,就一定有感應。」竇傅先前也聽說過觀世音,等聽遁山的一番話,就專心誦念。三天三夜,誠心誠意自然向佛。再看他的鎖枷,像感覺有緩解似的,和平常不同,就試著活動活動,刑具一下子離開身體。竇傅又誠心地說:「今天承蒙你可憐庇祐,已讓枷鎖自開。而我的同伴很多,我無心獨自離去。觀世音神力普渡,應當讓他們都免難。」說完。又拉其他的人,其他的人都先後解落枷鎖,就像有人割掉了似的,於是開門逃走。在巡邏人之間,沒有人察覺,就越城而去,走了四五里,天亮了,不敢再走了,就隱蔽在一個樹林中。不一會,呂護發覺囚犯逃走,大隊人馬去追,四處收捕,燒草毀林,沒有搜查不到的地方,唯獨竇傅所隱藏的一畝左右的地方,始終沒有人到,才能脫險而回。鄉里的人都異常地敬信,都非常信奉佛法。遁山以後過江,為了感謝遁山竇敷把這些事到處傳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