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53 第四卷 小獵犬》古文翻譯

原文

山右衛中堂為諸生時,厭冗擾,徙齋僧院。苦室中蜰蟲蚊蚤甚多,竟夜不成寢。食後,偃息在床,忽一小武士,首插雉尾,身高兩寸許;騎馬大如蠟;臂上青韝,有鷹如蠅;自外而入,盤旋室中,行且駛。公方凝注,忽又一人入,裝亦如前。腰束小弓矢,牽獵犬如巨蟻。又俄頃,步者、騎者,紛紛來以數百輩,鷹亦數百臂,犬亦數百頭。有蚊蠅飛起,縱鷹騰擊,盡撲殺之。獵犬登床緣壁,搜噬虱蚤,凡罅隙之所伏藏,嗅之無不出者,頃刻之間,決殺殆盡。公偽睡睨之。鷹集犬竄於其身。既而一黃衣人,著平天冠,如王者,登別榻,系駟葦篾間。從騎皆下,獻飛獻走,紛集盈側,亦不知作何語。

無何,王者登小輦,衛士倉皇,各命鞍馬;萬蹄攢奔,紛如撒菽,煙飛霧騰,斯須散盡。公歷歷在目,駭詫不知所由。躡履外窺,渺無跡響。返身周視,都無所見;惟壁磚上遺一細犬。公急捉之,且馴。置硯匣中,反覆瞻玩。毛極細葺,項上有小環。飼以飯顆,一嗅輒棄去。躍登床榻,尋衣縫,嚙殺蟣虱。旋復來伏臥。逾宿,公疑其已往;視之,則盤伏如故。公臥,則登床簀,遇蟲輒噉斃,蚊蠅無敢落者。公愛之,甚於拱壁。

一日,晝寢,犬潛伏身畔。公醒轉側,壓於腰底。公覺有物,固疑是犬,急起視之,已匾而死,如紙翦成者然。然自是壁蟲無噍類矣。

聊齋之小獵犬白話翻譯:
山西省的衛中堂,當年做秀才的時候,厭煩家中雜務的干擾,就搬到一所寺院裡讀書。可寺院的臭蟲、蚊子、跳蚤非常多,竟使他終夜睡不著覺。

一天,吃過飯後,他躺在床上休息。忽然看見一個小武士,頭插雉翎,身高約二寸,騎著一匹只有螞蚱那麼大小的馬,胳博上架著一隻蒼蠅大的措鷹,從外邊進來,在屋裡盤旋,走走跑跑。衛中堂正看得出神,忽然又進來一個小人,穿戴和前一個武士一樣,腰中紮著小弓箭,牽著一隻螞蟻大小的獵犬。又過了一會兒,步行的、騎馬的,又有數百人紛紛而來,共架著數百隻鷹、牽著幾百頭獵犬,只要有蚊蠅飛起來,小武士們就放鷹騰空撲擊,全都殺死。小獵犬則跳到床上,爬到牆壁上,搜吃跳蚤、臭蟲。凡是藏在被褥和牆隙裡的臭蟲和跳蚤,沒有小獵犬嗅不出來的,頃刻之間,全部撲殺死了,衛中堂假裝睡覺,瞇著眼偷偷地看著,鷹和獵犬都在他身上竄來跑去。接著一個穿黃衣服的人,頭戴平天冠,好像是大王,登上另外一張床,把馬拴在蓆子上。隨從的人都下了馬,小武士們有的獻上蚊蠅,有的獻上臭蟲、跳蚤,紛紛嚷嚷也不知說的什麼話。時間不長,大王登上一輛小車,衛士們匆忙上馬,萬馬奔馳,紛紛揚揚像撤菽粒子,煙飛霧騰,不一會兒就散盡了。

衛中堂看得清清楚楚,又驚駭又詫異,不知它們是從哪裡來的,急忙穿上鞋子偷偷往外看,已經無影無蹤。他返回身四面看看,都沒有看到什麼,只有牆壁的磚上遺留下一隻小獵犬。衛中堂急忙捉住它,小獵犬很溫馴,衛中堂把它放在硯台的匣子裡,反覆瞻玩,見它的毛極細而且柔軟,脖子上有個小環。餵它飯粒,它一嗅就走開。跳到床上,尋找衣縫,咬殺蟣子虱子,吃飽了再回到匣子裡趴著。過了一夜,衛中堂疑心它已經走了;一看,仍然蜷曲著趴在那裡。衛中堂躺下,它就跳到床席上,遇到臭蟲就咬死,蚊蠅沒有敢落下來的。衛中堂非常喜愛它,比寶貝還珍貴。

一天,衛中堂白天躺著睡了,小獵犬偷偷地趴在他身旁。衛中堂醒了翻身,把它壓在腰底下。衛中堂感覺身下有什麼東西,懷疑是小獵犬,急忙起身一看,已經被壓扁死了。但是從此牆壁上再沒有活著的蚊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