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59.【許文度】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高(「高」本作「岐」,據明抄本改。)陽許文度,唐太和中僑居岐陽郡,後以病熱,近月餘。一日臥於榻若沉醉狀,後數日始寤。初文度夢有衣黃袍數輩與俱行田野,四望間,迥然無雞犬聲,且不知幾百里。其時天景曛晦,愁思如結。有黃袍者謂文度曰:「子無苦,夫壽之與夭,固有涯矣,雖聖人安能逃其數。」文度忽悟身已死,恐甚。又行十餘里,至一水,盡目無際,波若黑色,杳不知其深淺。黃衣人俱履水而去,獨文度懼不敢涉。已而有二金人,皆長五寸餘,奇光皎然,自水上來,黃衣者望見金人,沮色震慄,即辟易馳去,不敢偷視。二金人謂文度曰:「汝何為來地府中?我今挈汝歸生途,慎無恐。」文度懼稍解,因再拜謝之,於是金人與文度偕行數十里,俄望見裡門,喜不勝。忽聞有厲聲呼文度者,文度悸而醒,見妻子方泣於前,且奇且歎,而羸憊不能運支體,故未暇語其事。後旬日,疾少間,策而步於庭。忽見二金人皆長五寸餘,在佛舍下,即昔時夢中所見者。視其儀狀,無毫縷之異,心益奇之,始以其事告於妻。妻曰:「昨者以君病且亟,妾憂不解。然常聞釋氏有救苦之力,由是棄資玩,鑄二金人之像,每清旦,常具食祭之。自是君之苦亦瘳除,蓋其力也。」文度感二金人報效之速,不食生牢,常閱佛書,因盡窮其指歸焉。(出《宣室志》)
【譯文】
高陽許文度,唐太和年中僑居岐陽郡。以後因為有病發燒,將近一個月。一天躺在床上好像昏昏沉沉的樣子。以後幾天才醒過來。當初文度夢見有穿黃袍的許多人和他一起走在田野裡。四下裡連雞犬的聲音也聽不到,且不知走了幾百里,那時天氣昏晦,憂愁不解。有穿黃袍的人對文度說:「你不要痛苦,人壽命的長短,本來是有定數的。即使是聖人也不能逃脫的?」文度忽然感到自身已死,很害怕,又走了十多里,到了一條河邊。一望無際。水色漆黑不知它的深淺。黃衣人都一起涉水而過。唯獨文度恐懼而不敢過。過了一會有二個金人,都是五寸多高,閃著潔白奇異的光,從水上走來。穿黃袍的人們看見金人,面色驚恐,立即躲避而迅速離去。不敢偷看。二個金人對文度說:「你為什麼來到陰曹地府?我現在領你回到陽世間去。小心不要害怕。」文度稍微平靜了些,於是一再行禮道謝。這時,金人領著文度走了幾十里,不一會看見家門,高興得不得了。忽然聽到有大聲呼喊文度的名字,文度驚悸而醒,看見他的妻子正在面前哭泣,他又奇怪又歎息,並且疲憊不堪不能活動肢體,所以沒有來得及說那件事。過了十幾天,病稍強了,他想著在院子裡走,忽然看見二個金人皆是高五寸多,在佛龕下,就是先前夢中所看見的那兩個人。看見他們儀表的樣子,跟夢中的沒有絲毫的不同,心裡更加感到奇怪。他才把那夢中的事告訴了妻子,妻子說:「前些日子因為您病情嚴重,我憂愁得不能解脫,然而常聽說佛祖有救苦救難的神力,因此我就賣掉了家中的財物,鑄造了兩個金人。每天清晨,我常準備飯菜祭祀他們,從這以後您的病痛也就消除了,大概是他們顯靈了。」文度感謝兩個金人報效得這樣快,所以不殺生不吃葷,常常念佛經,因此也就深刻地理解了佛教的真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