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東方未明 篇》(在恐懼中變成機器)原文及譯文

東方未明 (在恐懼中變成機器)

東方未明
——在恐懼中變成機器

【原文】

東方未明,
顛倒衣裳1。
顛之倒之,
自公召之2。

東方朱晞3,
顛倒裳衣。
倒之顛之,
自公令之。

折柳樊圃(4),
狂夫瞿瞿5。
不能辰夜(6),
不夙則莫(7)。

【註釋】   

1衣:上身穿的衣服。裳:下身穿的衣服。2公:指王公貴族。 3晞(xT):破曉。4樊:籬笆。圃:菜園。5瞿瞿:瞪著眼睛看 的樣子。(6)不能:不能分辨。辰:白天。(7)夙(su):早。莫:同 「暮」,晚。

【譯文】

東方黑暗天沒亮,
急忙穿衣搞顛倒。
顛來倒去穿不好,
只因國君命令到。

東方黑暗天沒亮,
慌忙顛倒穿衣裳。
顛來倒去穿不好,
只因國君召喚忙。

折柳編籬圍菜園,
狂夫監工瞪著眼。
不分白天和夜晚,
不是起早就睡晚。

【讀解】

  
國君一句話,小民累趴下。心慌意亂之中,竟連衣服怎麼穿都閒不清楚了,更不用說其它。這種身不由己地服勞役,自然不是件愉快的差事。它的驅動力是內心的畏懼,而不是現實的利益或自我的意志。

  
由畏懼到喪失自我意志,是一個從人變為工具和機器的過程。 機已只是一個物件,沒有生命,不能思考,只能供人操縱,使喚。照此看來,同樣是幹活兒,在本質上卻有天壤之別。

  
一種活兒是為生存必需,比如種田打獵,這是不得不如此的迫不得已,不勞動就不得食。雖然帶有某種被迫的意味,卻是為了自己的生存。一種活兒是為他人做嫁衣,比如為官方服苦役,這也是不得不如此的迫不得已,不去就會危及自己的生存,乃至丟掉生存所必需的一切。這雖是為了生存,卻是被恐懼所驅使。一種活兒是為幹活兒而幹活兒,比如園中種花,種花既可勞動四肢,又可賞心悅目。這不是為了生存的必需,而是對自我能力的一種證明和賞識。

  
誰會願意在恐懼的驅使下為他人做嫁衣裳呢?誰會願意做沒有意志和生命的機器呢?但是,人的確不能自由選擇,經常被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力量控制和操縱著。這個事實是無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