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61.【張利涉】全篇古文翻譯

唐張利涉性多忘。解褐懷州參軍,每聚會被召,必於笏上記之。時河內令耿仁惠邀之,怪其不至。親就門致請,涉看笏曰:"公何見顧?笏上無名。"又一時晝寢驚,索馬入州。扣刺使鄧惲門,拜謝曰:"聞公欲賜責,死罪?"鄧惲曰:"無此事。"涉曰"司功某甲言之。"惲大怒,乃呼州官棰,(明抄本"棰"作"集")以甲間構。將杖之,甲苦訴初無此語。涉前請曰:"望公捨之,涉恐是夢中見說耳。"時人由是咸知其性理惛惑矣。(出《朝野僉載》)
【譯文】
唐朝人張利涉記性不好,好忘事。張利涉任懷州參軍期間,每次開會被召見,都在手中的板笏上記下這件事。當時,有一次河內縣令耿仁惠邀請他,奇怪他沒有按期去。於是,親自登門來請他。張利涉看看手中的笏板說:"笏板上並沒有記上你的名字啊?"還有一次,張利涉白天睡覺忽然驚醒,急忙讓手下為他備馬,說是有急事要到州里去。張利涉騎馬來到州里,直奔刺史鄧惲府門,敲門而入,見到鄧惲拜謝說:"聽說刺史要給予我死刑的處罰?"刺史鄧惲驚異地說:"沒有這樣的事呀?"張利涉說:"司功甲某說的啊!"鄧惲大怒,於是喊來掌管笞刑的州官,讓他將甲某以離間中傷的罪名,處以杖刑。甲某聽到這件事情後,苦苦哀求說他確實沒有說過刺史要處張利涉死罪的話。這時,張利涉上前請求刺史鄧惲說:"望刺史大人恕甲某無罪。我恐怕是在睡夢中聽到他說這樣的話呀。"從此,人們都知道張利涉昏憒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