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30.【唐武宗朝術士】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武宗皇帝,好神仙異術。海內道流方士,多至輦下。趙歸真探賾玄機,以制鉛汞,見之者無不竦敬。請於禁中築望仙台,高百尺,以為驂鸞馭鶴,可刻期而往。常雲飛煉須得生銀。詔使於樂平山收采,既而大役工徒,所出者皆頑石礦,無從而得。歸真乃齋醮數朝,以御札致於巖穴。俄有老人杖策向至曰:「山川寶物,蓋為有道而出;況明主以修真為念,是何感應不臻?尊師無復懷憂,明當從請。」語罷而出,莫知所之。是夕有聲如雷,山礦豁開數十丈,銀液坌然而湧,與入用之數相符。禁中修煉至多,外人少知其術。復金陵人許元長、王瓊者,顯書符幻變,近於役使鬼神。會昌中,召至京國,出入宮闈。武皇謂之曰:「吾聞先朝有明崇儼,善於符菉,常取羅浮柑子,以資御果,萬里往來,止於旬日。我師得不建先朝之術,比美崇儼乎!」(建字疑是逮字之訛,按《劇談錄》下此句作「我雖聖德不逮先朝,卿之術豈便劣於崇儼」)元長起謝曰:「臣之受法,未臻玄妙。若涉越山海,恐誣聖德;但千里之間,可不日而至。」武宗曰:「東都常進石榴,時已熟矣。卿是今夕當致十顆。」元長奉詔而出。及旦,寢殿始開,以金盤貯石榴,置於御榻。俄有中使進奏,亦以所失之數上聞。靈驗變通,皆此類也。王瓊妙於祝物,無所不能。方冬,以藥封桃杏數株,一夕繁英盡發,芳芬穠艷,月餘方謝。及武皇厭代,歸真與瓊俱竄逐嶺表,唯元長逸去,莫知所在。(出《列仙譚錄》。明抄本作出《列仙傳》。按見《劇談錄》卷下)
【譯文】
唐武宗皇帝喜好神仙奇異的法術,因此全國範圍內的道流和方士,來到京城的人很多。趙歸真探究道家奧妙的玄機,來制取鉛汞,見到他的人無不敬畏。他又請求皇帝在宮禁之中修築望仙台,高百尺,認為這樣可以駕鸞馭鶴,約定日期而前往上清。他常說:飛煉必須得到生銀。皇帝就下令派人到樂平山開採收集,不久又大規模地役使勞工,但開採出來的都是質地粗劣的石頭礦石,生銀無從而得。趙歸真就齋戒祭祀了幾天,把皇帝的書札送到巖洞。忽然有個老人拄著枴杖來到說:「山川寶物,為有道之人而出現;何況聖明的君主把修行道術作為自己的意念,這怎麼能感應不到呢?尊師不要再擔憂了,明天一定遵從你們的請求。」說完就出去了,沒有人知道他到哪兒去了。這天晚上,有像打雷一樣的聲音,山上的礦敞開幾十丈,銀液就噴湧出來,與進獻給皇帝使用的數量相符合。宮中修煉的人很多,外邊的人很少知道那些法術。還有金陵人許元長、王瓊,善於畫符變化,近於役使鬼神。會昌年間,皇帝下令把他們召到京城,讓他們出入宮廷。唐武宗對他們說:「我聽說前朝有個明崇儼,善於使用符菉,常取羅浮山的柑子,來貢奉皇帝吃的水果。萬里路程,一去一回,僅僅用了十來天。我師的法術難道比不上先朝的法術,你們不能與明崇儼比美嗎?」許元長起身辭謝說:「臣接受法術,還沒有達到玄妙的境界,如跋山涉海,恐怕欺騙聖德;但千里之間,我可以不到一天就到達。」武宗說:「東都洛陽經常進貢石榴,現在已經熟了。你今天晚上一定弄來十顆。」許元長奉聖旨出去。到天亮的時候,皇帝的寢殿剛開門,他就用金盤盛著石榴,放到御榻之上。不一會兒,宮中使者進殿向皇帝奏報,又把丟失的石榴數量報告皇帝。法術的靈驗變通,都是這一類。王瓊善於禁咒東西,無所不能。正在冬季,他把藥埋在幾株桃樹、杏樹之下,一天夜裡,許許多多的花全都開放,芬香濃烈而又鮮艷,一個多月花才凋謝。到唐武宗駕崩後,趙歸真與王瓊全被驅逐流放到嶺南,只有許元長逃跑了,誰也不知道他到哪兒去了。

卷第七十五 道術五
楊居士 張士平 馮漸 潘老人 王先生 周生 韓志和 張辭 崔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