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45.【許誡言】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許誡言為瑯邪太守,有囚縊死獄中,乃執去年修獄典鞭之。修獄典曰:「小人主修獄耳,如牆垣不固,狴牢破壞,賊自中出,猶以修治日月久,可矜免。況囚自縊而終,修獄典何罪?」誡言猶怒曰:「汝胥吏,舉動自合笞,又何訴?」(出《紀聞》)
【譯文】
許誡言擔任瑯邪太守,有個囚犯在獄中自己吊死了,他便把去年主管修獄的抓來進行鞭打。主管修獄的人說:「小人掌管修監獄而已。像牆壁不堅固,牢獄被破壞,犯人從裡面逃出,還可以因為修建時間長了,而免罪,何況是囚犯自己上吊而死呢?主管修監獄的有什麼罪?」許誡言仍生氣地說:「你是小吏,這樣的行動自然應該鞭打,還有什麼可申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