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書新注卷四十一 樊酈滕灌傅靳周傳第十一》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漢書新注卷四十一 樊酈滕灌傅靳周傳第十一

  【說明】本傳敘述樊噲、酈商、夏侯嬰、灌嬰、傅寬、靳歙、周紲等七個功臣侯者的事跡。這是一篇跟從劉邦建功立業的功臣的類傳。樊啥,不僅有勇,而且有謀,入關之初,諫毋留秦宮中;鴻門之會,張膽雄辯;排闥入官,諷諫防宮廷政變,都有關大局。酈商從劉邦起事,在反秦、滅楚、平異姓諸侯王之亂等鬥爭中,都有功績。夏侯嬰是劉邦親近之臣,關係密切。灌嬰從劉邦征戰,多有功績,後又積極誅諸呂。傅寬、靳歙、周紲等也都從劉邦起事,建功立業。他們多出身於下層,因風雲際會,而立功封侯,且在漢高帝所封一百四十三侯中居於顯要位置。漢初布衣將相,是當時歷史的一個特點。司馬遷頗為注意,根據檔案材料,加以調查訪問,寫成傳記,編入《史記》。班固襲取成文,略加修改。所論「附驥之尾」以成功名,兼有天才造時勢、時勢造英雄的二重思想;又都未能指出布衣將相的歷史意義。  
  樊噲,沛人也(1),以屠狗為事,後與高祖俱隱於芒碭山澤間(2)。
  (1)沛:縣名。在今江蘇沛縣。(2)芒:縣名。在今河南永登縣北。碭:縣名。在今河南夏邑東南。有說芒、碭為二山名。
  陳勝初起,蕭何、曹參使噲求迎高祖(1),立為沛公。噲以舍人從攻胡陵、方與(2),還守豐(3),擊泗水監豐下(4),破之。復東定沛,破泗水守薛西(5)。與司馬屍戰碭東,卻敵,斬首十五級,賜爵國大夫(6)。常從,沛公擊章邯軍濮陽(7),攻城先登,斬首二十三級,賜爵列大夫(8)。從攻城陽(9),先登。下戶牖(10),破李由軍(11),斬首十六級,賜上聞爵(12)。後攻國都尉、東郡守尉於成武(13),卻敵,斬首十四級,捕虜十六人,賜爵五大夫(14)。從攻秦軍,出毫南(15)。河間守軍於槓裡(16),破之。擊破趙賁軍開封北(17),以卻敵先登,斬候一人(18),首六十八級,捕虜二十六人,賜爵卿(19)。從攻破楊熊於曲遇(20)。攻宛陵(21),先登,斬首八級,捕虜四十四人,賜爵封號賢成君(22)。從攻長社、轅(23),絕河津(24),東攻秦軍屍鄉(25),南攻秦軍於講(26)。破南陽守於陽城(27)。東攻宛城(28),先登。西至酈(29),以卻敵,斬首十四級,捕虜四十人,賜重封。攻武關(30),至霸上(31),斬都尉一人,首十級,捕虜百四十六人,降卒二千九百人。
  (1)使噲求迎高祖:當時劉邦亡匿在外,故使樊噲尋求之。(2)舍人:古時王公貴族的門客或隨員稱「舍人」。胡陵:縣名。在今山東魚台縣東南。方與:縣名。在今山東魚台縣東北。(3)豐:邑名。在今江蘇豐縣。(4)泗水:郡名。治相縣(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北)。監:郡監,主管監察。(5)薛:縣名。在今山東微山縣東北。(6)國大夫:即官大夫,爵名,第六級。(7)章邯:秦將。濮陽:縣名。在今河南濮陽縣西南。(8)列大夫:即公大夫,爵名,第七級。下文「五大夫」,為第九級。(9)城陽:縣名。在今山東鄄城東南。(10)戶牖:鄉名。在今河南蘭考縣北。(11)李由:李斯之子,當時為秦三郡守。(12)上聞:可能即公乘,爵名,第八級。(13)圉:縣名。在今河南杞縣西南。東郡:郡治濮陽。成武:縣名。今山東成武縣。(14)十六:當作「十一」。《史記》即為「十一」。《樊噲傳》言噲軍功,總為「虜二百八十七人」。文中分別記載「捕虜十六人」,「二十六人」,「四十四人」,「四十人」,百四十六人」,「二十人」,合之凡得二百九十二人,較之「二百八十七人」,多五人;而以「十六」作「十五」,則與「二百八十七人」正合。(15)毫:邑名,在今河南曹縣東南。(16)河間:郡名。治樂成(在今河北獻縣東南)。槓裡:邑名。在今山東鄄城縣。(17)趙賁:秦將。開封:縣名。在今河南開封市南。(18)候:軍候。秦軍中管理事務工作的官。(19)爵卿:二十等爵中自第十級(左庶長)至第十八級(大庶長)相當於卿。(20)楊熊:秦將。曲遇:小邑名。在今河南中牟縣。(21)宛陵:小邑名。在今河南新鄭縣東北。(22)賢成君:楚漢之際暫設的封號,或有食邑,或空受爵。(23)長社:邑名。在今河南長葛縣西。轅:山名。在今河南偃師縣東南。(24)河津:這裡指平陰津。在今河南孟津縣東。(25)屍鄉:在河南偃師西南。(26)(chou):邑名。在今河南平頂山市西南。(27)南陽:郡名。治宛縣(今河南南陽市)。守:郡守呂。陽城:邑名。今河南方城。(28)宛城:即宛縣城,今河南南陽市。(29)酈:縣名。在今河南南陽市西北。(30)武關:在今陝西商南縣東南。(31)霸上:地名。在今陝西西安市東。
  項羽在戲下(1),欲攻沛公。沛公從百餘騎因項伯面見項羽(2),謝無有閉關事(3)。項羽既饗軍士(4),中酒(5),亞父謀欲殺沛公(6),令項莊拔劍舞坐中(7),欲擊沛公,項伯常屏蔽之。時獨沛公與張良得入坐,樊噲居營外,聞事急,乃持盾入,初入營,營衛止噲,噲直撞入,立帳下。項羽目之,問為準。張良曰:「沛公參乘樊噲也(8)。」項羽曰:「壯士。」賜之卮酒彘肩(9)。噲既飲酒,拔劍切肉食之。項羽曰:「能復飲乎?」噲曰:「臣死且不辭,豈特卮酒乎!且沛公先入定咸陽,暴師霸上(10),以待大王。大王今日至,聽小人之言,與沛公有隙,臣恐天下解心疑大王也(11)。」項羽默然。沛公如廁,麾(揮)噲去(12),既出,沛公留車騎,獨騎馬,噲等四人步從,從山下走歸霸上軍,而使張良謝項羽。羽亦因遂已(13),無誅沛公之心。是日微樊噲奔入營譙讓項羽(14),沛公幾殆(15)。
  (1)戲下:地名。在今陝西臨潼縣東北。(2)項伯:項羽的叔父,與張良相好。(3)閉關事:詳見本書《項羽傳》。(4)饗:以酒肉款待。(5)中酒:喝酒之量已足。(6)亞父:指范增。(7)項莊:項羽部將。(8)參乘:亦稱陪乘,帝王車輿上的護衛。(9)卮(zhī):古代一種圓底的酒杯。彘(zhi)肩:豬腿。 (10)暴師:軍隊露營。時劉邦部隊未入咸陽宮室,而駐軍於霸直上霸上:地名。在今陝西西安市東。(11)解心:思想分歧。(12)麾:同「揮」,指揮。(13)已:止也。(14)微:無也。譙讓:責備。(15)殆:危也。
    後數日,項羽入屠咸陽1,立沛公為漢王。漢王賜啥爵為列侯,
    號臨武侯。遷為郎中2,從入漢中3。
  1咸陽:秦朝國都。在今陝西咸陽市東北。2郎中:帝王的侍從官。3漢中:郡名。治南鄭(在今陝西漢中市)。
  還定三秦1,別擊西丞白水北2,雍輕車騎雍南3,破之。從攻雍、城4,先登。擊章平軍好畸5,攻城,先登陷陣,斬縣令丞各一人,首十一級,虜二十人,遷為郎中騎將。從擊秦車騎壤東6,卻敵,遷為將軍。攻趙貫,下郿、槐裡、柳中、咸陽7;灌廢丘8,最。至櫟陽9,賜食邑杜之樊鄉十,從攻項籍,屠煮棗(11),擊破王武、程處軍於外黃(12)。攻鄒、魯、瑕丘、薛(13),項羽敗漢王於彭城(14),盡復取魯、梁地(15)。啥還至榮陽(16),益食平陰二千戶(17),以將軍守廣武一歲(18)。項羽引東,從高祖擊項籍,下陽夏(19),虜楚周將軍卒四千人。圍項籍陳豨,大破之。屠胡陵(20)。
  1三秦:指關中地區。項羽分封章邯、司馬欣、董翳等三位秦將於關中,故稱關中為「三秦」。2西:縣名。在今甘肅天水市西南。白水:即今天水市附近的白水江。3雍:前一個「雍」,指雍王章邯。後一個「雍」,指雍縣。在今陝西鳳翔縣南。4嫠(tai):縣名。在今陝西武功縣西南。5章平:章邯之弟。好畤:縣名。在今陝西乾縣東。十里好颭村。6壤:壤鄉。在今陝西武功縣東南。7郿:縣名。在今陝西眉縣東。槐裡:縣名。在今陝西興平縣東南。柳中:即細柳,地名。在今陝西咸陽市西南。8廢丘:即槐裡(漢故名)。9櫟陽:縣名。在今陝西高陵縣東北。十杜:縣名。在今陝西西安市東南。樊鄉:在漢代杜縣南。(11)煮棗:小邑名。在秦宛胸縣,在今山東東平縣南。(12)外黃:縣名。在今河南耙縣東北。(13)鄒:縣名。在今山東鄒縣。魯:縣名。今山東曲阜市。瑕丘:縣名,在今山東兗州市東北。薛:縣名。在今山東微山縣東北。(14)彭城:縣名。在今江蘇徐州市。(15)魯、梁地:指山東省西南部與河南省東部一帶。(16)榮陽:縣名。在今河南滎陽縣東北。(17)平陽:縣名。在今河南孟津縣東。(18)廣武:邑名。在今河南滎陽縣東北。邑分東、西,建在廣武山上,其間有廣武澗。(19)陽夏:縣名。在今河南太康縣。(20)陳:縣名。在今河南淮陽縣。(21)胡陵:縣名。在今山東魚台縣東南。
  項籍死,漢王即皇帝位,以噲有功,益食邑八百戶。其秋,燕王臧荼反,噲從攻虜茶,定燕地(1)。楚王韓信反,噲從至陳,取信,定楚。更賜爵列侯,與剖符,世世勿絕,食舞陽(2),號為舞陽侯,除前所食。以將軍從攻反者韓王信於代(3)。自霍人以往至雲中(4),與絳侯等共定之(5),益食千五百戶。因擊陳豨與曼丘臣軍(6),戰襄國(7),破柏人(8),先登,降定清河、常山凡二十七縣(9),殘東垣(10),遷為左丞相。破得綦母卬、尹潘軍於無終、廣昌(11)。破豨別將胡人王黃軍代南(12),因擊韓信軍參合(13)。軍所將卒斬韓信,擊豨胡騎橫谷(14),斬將軍趙既,虜代丞相馮梁、守孫奮、大將軍王黃、將軍一人、太僕解福等十人。與諸將共定代鄉邑七十三。後燕王盧綰反,噲以相擊綰,破其丞相抵薊南(15),定燕縣十八,鄉邑五十一。益食千三百戶,定食舞陽五千四百戶。從(16),斬首百七十六級,虜二百八十六人。別(17),破軍七,下城五,定郡六,縣五十二,得丞相一人,將軍十二人,二千石以下至三百石十二人。
  (1)燕地:地今河北省北部。(2)舞陽:縣名。在今河南舞陽縣西北。(3)代:指代地。在今山西大同市以東、河北張家口市以西部分地區。(4)霍人:縣名。在今山西繁峙縣東北。雲中:縣名。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東南。(5)絳侯:周勃。(6)曼丘臣:韓王信部將,隨韓王信叛漢,後亡降於匈奴。(7)襄國:縣名。在今河北邢台市西南。(8)柏人:縣名。在今河北內丘縣東北。(9)清河:郡名,治清陽(在今河北清河縣東南)。常山:郡名。治元氏(在今河北元氏縣西北)。(10)東垣:縣名。在今河北正定縣南。(11)無終:縣名。在今河北冀縣。廣昌:縣名。在今河北淶源縣北。(12)代:縣名。在今河北蔚縣東北。(13)參合:縣名。在今山西陽高縣南。(14)橫谷:地名。在今河北蔚縣西北。(15)薊:縣名。在今北京市西南。(16)從:謂跟從劉邦。南滎陽縣東北。(17)平陽:縣名。在今河南孟津縣東。 (18)廣武:邑名。在今河南滎陽縣東北。邑分東、西,建在廣武山上,其間有廣武澗。(19)陽夏:縣名。在今河南太康縣。(20)陳:縣名。在今河南淮陽縣。(21)胡陵:縣名。在今山東魚台縣東南。
  項籍死,漢王即皇帝位,以噲有功,益食邑八百戶。其秋,燕王臧荼反,噲從攻虜荼,定燕地(1)。楚王韓信反,噲從至陳,取信,定楚。更賜爵列侯,與剖符,世世勿絕,食舞陽(2),號為舞陽侯,除前所食。以將軍從攻反者韓王信於代(3)。自霍人以往至雲中(4),與絳侯等共定之(5),益食千五百戶。因擊陳豨與曼丘臣軍(6),戰襄國(7),破柏人(8),先登,降定清河、常山凡二十七縣(9),殘東垣(10),遷為左丞相。破得綦母卬、尹潘軍於無終、廣昌(11)。破豨別將胡人王黃軍代南(12),因擊韓信軍參合(13)。軍所將卒斬韓信,擊豨胡騎橫谷(14),斬將軍趙既,虜代丞相馮梁、守孫奮、大將軍王黃、將軍一人、太僕解福等十人。與諸將共定代鄉邑七十三。後燕王盧綰反,噲以相擊綰,破其丞相抵薊南(15),定燕縣十八,鄉邑五十一。益食千三百戶,定食舞陽五千四百戶。從(16),斬首百七十六級,虜二百八十六人。別(17),破軍七,下城五,定郡六,縣五十二,得丞相一人,將軍十三人,二千石以下至三百石十二人。
  (1)燕地:地今河北省北部。(2)舞陽:縣名。在今河南舞陽縣西北。(3)代:指代地。在今山西大同市以東、河北張家口市以西部分地區。(4)霍人:縣名。在今山西繁峙縣東北。雲中:縣名。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東南。(5)絳侯:周勃。(6)曼丘臣:韓王信部將,隨韓王信叛漢,後亡降於匈奴。(7)襄國:縣名。在今河北邢台市西南,(8)柏人:縣名。在今河北內丘縣東北。(9)清河:郡名。治清陽(在今河北清河縣東南)。常山:郡名。治元氏(在今河北元氏縣西北)。(10)東垣:縣名。在今河北正定縣南。(11)無終:縣名。在今河北冀縣。廣昌:縣名。在今河北灤源縣北。(12)代:縣名。在今河北蔚縣東北。(13)參合:縣名。在今山西陽高縣南。(14)橫谷:地名。在今河北蔚縣西北。(15)薊:縣名。在今北京市西南。(16)從:謂跟從劉邦。(17)別:另外。指另率軍。
  噲以呂後弟呂須為婦(1),生子伉,故其比諸將最親。先黥布反時(2),高帝嘗病,惡見人,臥禁中,詔戶者無得入群臣(3)。群臣絳、灌等莫敢入(4)。十餘日,噲乃排闥直入(5),大臣隨之。上獨枕一宦者臥。噲等見上流涕曰:「始陛下與臣等起豐沛,定天下,何其壯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憊也(6)!且陛下病甚,大臣震恐,不見臣等計事,顧獨與一宦者絕乎(7)?且陛下獨不見趙高之事乎(8)?」高帝笑而起。
  (1)弟:女弟,即妹。(2)先:猶言前或初。(3)戶者:守衛門戶之人。(4)絳、灌:絳侯周勃、灌嬰。(5)排闥:推門。(6)憊:疲乏。(7)顧:猶反。絕:謂長訣。(8)趙高之事:指趙高於秦始皇死後,矯詔殺扶蘇而立胡亥。
  其後盧綰反,高帝使噲以相國擊燕。是時高帝病甚,人有惡噲黨於呂氏(1),即上一日宮車晏駕,則噲欲以兵盡誅戚氏、趙王如意之屬(2)。高帝大怒,乃使陳平載絳侯代將,而即軍中斬噲。陳平畏呂後,執噲詣長安。至則高帝已崩,呂後釋噲,得復爵邑。
  (1)惡:揭露之意。黨:勾結。(2)戚氏:指戚夫人,劉邦之寵姬。趙王如意:劉邦第三子,戚夫人所生。
  孝惠六年,噲薨,謚曰武侯,子伉嗣。而伉母呂須亦為臨光侯,高後時用事顓(專)權,大臣盡畏之。高後崩,大臣誅呂須等,因誅伉,舞陽侯中絕數月。孝文帝立,乃復封噲庶子市人為侯,復故邑。薨,謚曰荒侯。子佗廣嗣。六歲,其舍人上書言:「荒侯市人病不能為人(1),令其夫人與其弟亂而生佗廣,佗廣實非荒侯子。」下吏,免。平帝元始二年,繼絕世,封噲玄孫之子章為舞陽侯,邑千戶。
  (1)不能為人:謂不能生育子女。
  酈商,高陽人也(1)。陳勝起,商聚少年得數千人。沛公略地六月餘,商以所將四千人屬沛公於岐(2)。從攻長社(3),先登,賜爵封信成君。從攻緱氏(4),絕河津(5),破秦軍洛陽東。從下宛、穰(6),定十七縣。別將攻旬關(7),西定漢中。
  (1)高陽:小邑名。在今河南杞縣西南。(2)岐:地名。大約在今河南開封市南。(3)長社:小邑名。在今河南長葛縣西。(4)緱氏:縣名。在今河南偃師縣東南。(5)河津:指平陰津。在今河南孟津縣東。(6)宛:縣名。在今河南南陽市。穰:縣名。在今河南鄧縣。(7)旬關:關名。在今陝西旬陽縣。(8)漢中:郡名。治南鄭(在今陝西漢中市)。
  沛公為漢王,賜商爵信成君,以將軍為隴西都尉(1)。別定北地郡(2),破章邯別將於烏氏、栒邑、泥陽(3),賜食邑武城六千戶(4)。從擊項籍軍,與鍾離瞇戰,受梁相國印,益食四千戶。從擊項羽二歲,攻胡陵(5)。
   (1)隴西:郡名。治狄道(在今甘肅臨洮縣)。(2)北地郡:郡治義渠(在今甘肅慶陽縣西南)。《史記》作「北地·上郡」,此脫「上」字。(齊召南說)(3)章邯:秦將。烏氏:縣名。在今甘肅平涼縣西北。栒邑:縣名。在今陝西旬邑縣東北。泥陽:縣名。在今甘肅寧縣東。(4)武城:縣名。在今陝西華縣東。(5)胡陵:縣名。在今山東魚台縣東南。
  漢王即帝位,燕王臧荼反,商以將軍從擊荼,戰龍脫(1),先登陷陣,破茶軍易下(2),卻敵,遷為右丞相,賜爵關內侯,與剖符,世世勿絕,食邑涿郡五千戶(3)。別定上谷(4),因攻代(5),受趙相國印。與絳侯等定代郡、雁門(6),得代丞相程縱、守相郭同、將軍以下至六百石十九人,還,以將軍將太上皇衛一歲(7)。十月(8),以右丞相擊陳豨,殘東垣(9)。又從擊黥布,攻其前垣(10),陷兩陳(陣),得以破布軍,更封為曲周侯(11),食邑五千二百戶,除前所食。凡別破軍三,降定郡六,縣七十三,得丞相、守相、大將各一人,小將二人,二千石以下至六百石十九人。
  (1)龍脫:地名。在今河北徐水縣西。(2)易:縣名。在今河北保定市東北。(3)涿郡:乃「涿縣」之誤。封酈商時尚未置涿郡,而且封列侯無有以郡者。涿縣,在今河北涿縣。(4)上谷:郡名。治沮陽(在今河北懷來縣東南)。(5)代:縣名。在今河北蔚縣東北。(6)代郡:郡治代縣。雁門:郡名。治善無(在今山西左玉東南)。(7)衛:衛卒。(8)十月:王先謙言「十月」即《高紀》攻降東垣之「十一年冬」。「十月」當屬上讀,否則「上無年數,無所歸屬」。(9)東垣:縣名。在今河北正定縣南。(10)前垣:《史記》作「前拒」,猶今言前沿陣地。(11)曲周:縣名。在今河北曲周縣東北。
  商事孝惠帝、呂後。呂後崩,商疾不治事(1)。其子寄,字況,與呂祿善(2)。及高後崩,大臣欲誅諸呂,呂祿為將軍,軍於北軍(3),太尉勃不得入北軍(4),於是乃使人劫商(5),令其子寄給呂祿。呂祿信之,與出遊,而太尉勃乃得入據北軍,遂以誅諸呂。商是歲薨,謚曰景侯。子寄嗣。天下稱酈況賣友(6)。
  (1)商疾不治事:《史記》作「商事孝惠、高後時,商病,不治」,是也。此衍「呂後」二字,又誤「時」為「崩」。(2)呂祿:呂後之侄,呂釋之之子。(3)北軍:漢代守衛京師的部隊之一,因駐守長安城北,故稱「北軍」。(4)太尉勃:周勃。(5)劫:脅制。(6)賣友:出賣朋友。
  孝景時,吳、楚、齊、趙反(1),上以寄為將軍,圍趙城(2),七月不能下,奕布自平齊來(3),乃滅趙。孝景二年,寄欲取平原君為夫人(4),景帝怒,下寄吏,免。上乃封商它子堅為纓侯,奉商後。傳至玄孫終根,武帝時為太常,坐巫蠱誅(5),國除。元始中(6),賜高祖時功臣自酈商以下子孫爵皆關內侯,食邑凡百餘人。
  (1)吳、楚、齊、趙反:指吳楚七國反漢。(2)趙城:指趙王國都邯鄲(在今河北邯鄲市西南)。(3)欒布:本書有其傳。(4)平原君:景帝王皇后母臧兒之封號。(5)巫蠱:指巫蠱事件。(6)元始:平帝年號(公元1—5)。
  夏侯嬰,沛人也。為沛廄司御(1),每送使客,還過泗上亭(2),與高祖語,未嘗不移日也(3)。嬰已而試補縣吏,與高祖相愛。高祖戲而傷嬰,人有告高祖。高祖時為亭長,重坐傷人(4),告故不傷嬰(5),嬰證之。移獄覆(6),嬰坐高祖系歲余,掠笞數百,終脫高祖。
  (1)司御:掌管養馬架車的人。(2)泗上亭:即泗水亭。在今江蘇沛縣東。(3)移日:形容時間長。(4)重坐傷人:意謂為吏傷人加重治罪。(5)告故:自告事故。(6)獄覆:翻案。
  高祖之初與徒屬欲攻沛也(1),嬰時以縣令史為高祖使(2)。上降沛一日(3),高祖為沛公,賜爵七大夫(4),以嬰為太僕(5),常奉車(6)。從攻胡陵(7),嬰與蕭何降泗水監平(8),平以胡陵降,賜嬰爵五大夫(9)。從擊秦軍碭東(10),攻濟陽(11),下戶牖(12),破李由軍雍丘(13),以兵車趣(促)攻戰疾,破之,賜爵執帛(14)。從擊章邯軍東阿、濮陽下(15),以兵車趣(促)攻戰疾,破之,賜爵執圭(16)。從擊趙賁軍開封(17),楊熊軍曲遇(18)。嬰從捕虜六十八人,降卒八百五十人,得印一匾。又擊秦軍洛陽東,以兵車趣(促)攻戰疾,賜爵封,轉為騰令(19)。因奉車從攻定南陽(20),戰於藍田、芷陽(21),至霸上(22)。沛公為漢王,賜嬰爵列侯,號昭平侯,復為太僕,從入蜀漢(23)。
  (1)初:指劉邦亡匿於芒碭尚未取得沛縣之時。(2)縣令史:縣中掌文書的小吏。(3)上:指劉邦。降沛:謂接受沛縣投降,(4)七大夫:爵名,第七級。(5)太僕:掌管帝王或諸侯車馬之官。(6)奉車:御車。(7)胡陵:縣名,在今山東魚台縣東南。(8)泗水:郡名。治相縣(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北)。監:郡監。(9)五大夫:爵名,第九級。(10)碭:縣名。在今河南夏邑東南。(11)濟陽:縣名。在今河南蘭考縣東北。(12)戶牖:鄉名,在今蘭考縣北。(13)李由:李斯之子,秦三川郡守。雍丘:縣名。今河南杞縣。(14)執帛:戰國時楚國爵名,僅次於執硅。楚爵為秦末義軍所採用。(15)章邯:秦將。東阿:邑名。在今山東陽谷縣東北之阿城鎮。濮陽:縣名。在今河南濮陽縣西南。(16)執圭:戰國時楚國的最高爵位。(17)趙賁:秦將。開封:縣名。在今河南開封市西南。(18)楊熊:秦將。曲遇:小邑名。在今河南中牟縣。(19)滕令:滕縣之長官。滕縣,在今山東膝縣西。(20)南陽:郡名。治宛縣(在今河南南陽市)。(21)藍田:縣名。在今陝西藍田西。芷陽:縣名,在今陝西西安市東北。(22)霸上:地名。在今陝西西安市東。(22)蜀漢:蜀郡與漢中郡。這裡是指漢中郡治南鄭(在今陝西漢中市)。
  還定三秦,從擊項籍。至彭城,項羽大破漢軍。漢王不利,馳去。見孝惠、魯元(1),載之。漢王急,馬罷(疲),虜在後(2),常跋兩兒棄之(3),嬰常收載行,面雍(擁)樹馳(4)。漢王怒,欲斬嬰者十餘,卒得脫,而致孝惠、魯元於豐(5)。
  (1)孝惠:孝惠帝劉盈。魯元:魯元公主,劉邦之女,呂後所生。(2)虜:指敵軍。(3)跋(bō):踢;用腳撥開。(4)面擁樹:大人擁抱小孩,小孩抱著大人頸好似擁樹。(5)卡:邑名。在今江蘇豐縣。
  漢王既至滎陽(1),收散兵,復振,賜嬰食邑沂陽(2)。擊項籍下邑(3),追至陳(4),卒定楚。至魯(5),益食茲氏(6)。
  (1)滎陽:縣名。在今河南滎陽縣東北,(2)沂陽:鄉名。地點不明。(3)下邑:邑名。在今安徽碭山縣。(4)陳:縣名。在今河南淮陽。(5)魯:縣名。在今山東曲早市。(6)茲氏:縣名。在今山西汾陽縣東南。
  漢王即帝位,燕王臧荼反,嬰從擊荼。明年,從至陳,取楚王信(1)。更食汝陰(2),剖符,世世勿絕。從擊代(3),至武泉、雲中(4),益食千戶。因從擊韓信軍胡騎晉陽旁(5),大破之。追北至平城(6),為胡所圍,七日不得通。高帝使使厚遺閼氏(7),冒頓乃開其一圍角(8)。高帝出欲馳,嬰固徐行,弩皆持滿外鄉(向),卒以得脫。益食嬰細陽千戶(9)。從擊胡騎句注北(10),大破之。擊胡騎平城南,三陷陳(陣),功為多,賜所奪邑五百戶。從擊陳豨、黥布軍,陷陳(陣)卻敵,益千戶,定食汝陰六千九百戶,除前所食。
  (1)楚王信:韓信。(2)汝陰:縣名。在今安徽阜陽縣。(3)代:代郡。治代縣(在今河北蔚縣東北)。(4)武泉:縣名。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東北。雲中:縣名。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西南。(5)韓信:韓王信。晉陽:縣名。在今山西太原市西南。(6)平城:縣名。在今山西大同市東北。(7)閼氏(yānzhī):匈奴單于之妻,相當雲漢帝之後。(8)冒頓(modu):匈奴單于。匈奴族傑出人物。 (9)細陽:縣名。在今安徽太和縣東南。(10)句註:句注山。在今山西代縣西北。
  嬰自上初起沛,常為太僕從,竟高祖崩。以太僕事惠帝。惠帝及高後德嬰之脫孝惠、魯元於下邑間也,乃賜嬰北第第一(1),曰「近我」,以尊異之。惠帝崩,以太僕事高後。高後崩,代王之來(2),嬰以太僕與東牟侯入清宮(3),廢少帝,以天子法駕迎代王代邸(4),與大臣共立文帝,復為太僕。八歲薨,謚曰文侯。傳至曾孫頗,尚平陽公主(5),坐與父御婢奸(6),自殺,國除。
  (1)北弟:近北闕之第宅。第一:謂第宅一區。或謂在北第之第一門。(2)代王:劉恆,後為文帝。(3)東牟侯:劉興居,齊悼惠王劉肥之於。清宮:清除宮內異己勢力。(4)天子法駕:皇帝的車駕。(5)平陽公主:景帝劉啟之子。《功臣表》曰:「元光二年,侯頗嗣,十八年,元鼎二年,坐尚公主與父御婢奸,自殺。」據此可知,夏侯頗於元鼎二年(前115)還尚公主;但自元朔五年(前124)衛青已尚平陽公主,直至逝世(前106)合葬,可見夏侯頗不可能坐尚平陽公主與父御婢奸。其所尚得,當是另一公主。(6)御婢:皇帝所賜之婢。
  初嬰為滕令奉車,故號滕公。及曾孫頗尚主,主隨外家姓,號孫公主(1),故滕公子孫更為孫氏(2)。
  (1)孫公主:平陽公主是景帝皇后所生,外家當姓王,故此孫公主必非平陽公主。(2)更為孫氏:周壽昌指出,更為孫氏,只是夏侯頗一支;其他夏侯氏子孫則不盡然。
  灌嬰,睢陽販繒者也(1)。高祖為沛公,略地至雍丘(2),章邯殺項梁,而沛公還軍於碭(3),嬰以中涓從(4),擊破東郡尉於成武及秦軍於槓裡(5),疾鬥,賜爵七大夫(6)。又從攻秦軍毫南、開封、曲遇(7),戰疾力,賜爵執帛(8),號宣陵君。從攻陽武以西至洛陽(9)破秦軍屍北(10)。北絕河津(11),南破南陽守陽城東(12),遂定南陽郡。西入武關(13),戰於藍田(14),疾力,至霸上(15),賜爵執圭(16),號昌文君。
  (1)睢陽:縣名。在今河南商丘縣南。繒(zēng):絲織品之總稱。(2)雍丘:縣名。今河南杞縣。(3)碭:縣名。在今河南夏邑縣東南。(4)中涓:帝王的侍從官。(5)東郡:郡治濮陽(今河南濮陽縣西南)。成武:縣名。在今山東成武縣。槓裡:地名。地點不明。有說是縣名,在今山東鄲城縣。恐非。(6)七大夫:爵名,第七級。(7)毫:邑名。在今河南曹縣東南。開封:縣名。在今河南開封市南,曲遇:小邑名。在今河南中牟縣。(8)執帛:戰國時楚爵名,僅次於執珪。(9)陽武:縣名。在今河南原陽縣東南。洛陽:在今洛陽市東北。(10)屍:屍鄉。在今河南偃師縣西。(11)河津:指平陰律。在今河南孟津縣東。(12)南陽:郡名。治宛縣(在今河南南陽市)。守:南陽守呂。陽城:在今河南方城東。(13)武關:在今陝西商南縣東南。(14)藍田:縣名。在今陝西商南縣西。(15)霸上:地名。在今陝西西安市東。(16)執圭:戰國時楚國最高爵名。秦末起義軍採用。
  沛公為漢王,拜嬰為郎中(1),從入漢中(2),十月,拜為中謁者(3)。從還定三秦(4),下櫟陽(5),降塞王(6)。還圍章邯廢丘(7),未拔。從東出臨晉關(8),擊降殷王(9),定其地(10)。擊項羽將龍且、魏相項佗軍定陶南(11),疾戰,破之。賜嬰爵列侯,號昌文侯,食杜平鄉(12)。
  (1)郎中:帝王的侍從官。(2)漢中:郡名。治南鄭(在今陝西漢中市)。中謁者:在帝王左右掌管傳達的官。(4)三秦:指關中地位。當時關中由項羽分封給三個秦將(章邯、司馬欣、董翳)的雍、塞、翟三個諸侯王國佔據,故稱「三秦」。(5)櫟陽:縣名。在今陝西高陵縣東北。(6)塞王:司馬欣。(7)章邯:原為秦將,當時為雍王。廢丘:縣名,在今陝西興平縣東南。(8)臨晉關:也稱蒲津關,在今陝西大荔縣東,黃河西岸。(9)殷王:司馬卬。(10)其地:殷王之地在河內,在今河南省黃河以北、河北省南部等地區。(11)定陶:縣名。在今山東定陶西北。(12)杜:縣名。在今陝西西安市東南。平鄉:鄉名。在杜縣。
  復以中謁者從降下碭(1),以北至彭城(2)。項羽擊破漢王,漢王遁而西,嬰從還,軍於雍丘。王武、魏公申徒反,從擊破之。攻下外黃(3),西收軍干滎陽(4)。楚騎來眾,漢王乃擇軍中可為騎將者,皆推故秦騎士重泉人李必、駱甲習騎兵(5),今為校尉(6),可為騎將。漢王欲拜之,必、甲曰:「臣故秦民,恐軍不信臣,臣願得大王左右善騎者傅之(7)。」嬰雖少,然數力戰,乃拜嬰為中大夫令(8),李必、駱甲為左右校尉,將郎中騎兵擊楚騎於滎陽東,大破之。受詔別擊楚軍後,絕其餉道,起陽武至襄邑(9)。擊項羽之將項冠於魯下(10),破之,所將卒斬右司馬、騎將各一人。擊破柘公王武軍燕西(11),所將卒斬樓煩將五人(12),連尹一人(13)。擊王武別將桓嬰白馬下(14),破之,所將卒斬都尉一人。以騎度(渡)河南,送漢王到洛陽,從北迎相國韓信軍於邯鄲(15)。還至敖倉(16),嬰遷為御史大夫。
  (1)碭:縣名。在今河南夏邑東南。(2)彭城:縣名。在今江蘇徐州市。(3)外黃:縣名。在今河南蘭考縣東南。(4)滎陽:縣名。在今河南滎陽縣東北。(5)重泉:縣名。在今陝西蒲城縣東南。(6)校尉:次於將軍的武官。(7)傅:輔佐。(8)中大夫令:武職。(9)起陽武至襄邑:謂所絕餉道之地段。襄邑:縣名。在今河南睢縣。(10)魯:縣名。在今山東曲阜市。(11)燕:縣名。在今河南延津縣東北。(12)樓煩:縣名。在今山西寧武縣。古時樓煩人善騎射,故有稱善於騎射者為「樓煩」。(13)連尹:楚武官。(14)白馬:縣名。在今河南滑縣東。(15)邯鄲:縣名。在今河北邯鄲節。(16)敖倉:秦朝的大糧倉,建在今河南滎陽縣東北的敖山上。
  三年,以列侯食邑杜平鄉。受詔將郎中騎兵東屬相國韓信,擊破齊軍於歷下(1),所將卒虜車騎將華毋傷及將吏四十六人。降下臨淄(2),得相田光。追齊相田橫至贏、博(3),擊破其騎,所將卒斬騎將一人,生得騎將四人。攻下贏、博,破齊將軍田吸於千乘(4),斬之。東從韓信攻龍且、留公於假密(5),卒斬龍且,生得右司馬、連尹各一人,樓煩將十人,身生得亞將周蘭(6)。
  (1)歷:歷城,縣名。在今山東濟南市。(2)臨淄:縣名。在山東淄博市東北。(3)贏:縣名。在今山東萊蕪縣西北。博:邑名,在今山東泰安市東南。(4)千乘:邑名。在今山東高青縣東北。(5)假密,即高密,縣名。在今山東高密縣西。(6)亞將:次將。
  齊地已定,韓信自立為齊王,使嬰別將擊楚將公杲於魯北,破之。轉南,破薛郡長(1)。身虜騎將一人。攻傅陽(2),前至下相以東南僮、取慮、徐(3)。度(渡)淮,盡降其城邑,至廣陵(4)。項羽使項聲、薛公、郯公復定淮北,嬰度(渡)淮擊破項聲、郯公下邳(5),斬薛公,下下邳、壽春(6)。擊破楚崎平陽(7),遂降彭城。虜柱國項佗,降留、薛、沛、酇、蕭、相(8)。攻苦、譙(9),復得亞將,與漢王會頤鄉(10)。從擊項籍軍陳下(11),破之。所將卒斬樓煩將二人,虜將八人。賜益食邑二千五百戶。
  (1)薛郡長:相當於薛郡守。薛郡:治魯縣(今山東曲阜市)。(2)傅陽:縣名。在今山東棗莊市南。(3)下相:縣名。在今江蘇宿遷縣西南。僮:縣名。在今安徽泗縣東北。取慮:縣名。在今安徽靈壁縣東北。徐:縣名。在今江蘇泗洪縣南。(4)廣陵:縣名。在今江蘇揚州市西北。(5)下邳:縣名。在今江蘇沛縣南。(6)壽春:縣名。在今安徽壽縣。(7)平陽:邑名。今山東鄒縣。(8)留:縣名。在今江蘇沛縣東南。薛:縣名。在今山東微山縣東北。沛:縣名。今江蘇沛縣。酇:縣名。在今河南永城縣西。蕭:縣名。在今安徽蕭縣東北。相:縣名。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北。(9)芳:縣名。在今河南鹿邑縣。譙:縣名。在今安徽毫縣。(10)頤鄉:鄉名。在今河內鹿邑縣東。(11)陳:縣名。在河南淮陽縣。
  項籍敗垓下去也(1),嬰以御史大夫將車騎別追項籍至東城(2),破之。所將卒五人共斬項籍,皆賜爵列侯。降左右司馬各一人,卒萬二千人,盡得其軍將吏。下東城、歷陽(3)。度(渡)江(4),破吳郡長吳下(5),得吳守,遂定吳、豫章、會稽郡(6)。還定淮北,凡五十二縣。
  (1)垓下:地名。在今安徽靈壁縣東南沱河北岸。(2)東城:縣名。在今安徽定遠縣東南。(3)歷陽:縣名。在今安徽和縣。(4)江:長江。(5)吳郡:陳直疑為項羽自置之郡,郡治當在吳縣。吳:縣名。在今江蘇蘇州市。(6)吳、豫章、會稽:皆郡名。像章郡治南昌(在今江西南昌市)。會稽郡治秦時在吳縣(在今江蘇蘇州市),項羽所置吳郡治吳縣,則會稽郡治可能在它處。
  漢王即帝位,賜益嬰邑三千戶。以車騎將軍從擊燕王荼。明年,從至陳,取楚王信。還,剖符,世世勿絕,食穎陰二千五百戶(1)。
  (1)穎陰:縣名。在今河南許昌市。
  從擊韓王信於代(1),至馬邑(2),別降樓煩以北六縣,斬代左將,破胡騎將於武泉北(3)。復從擊信胡騎晉陽下(4),所將卒斬胡白題將一人(5)。又受詔並將燕、趙、齊、梁、楚車騎(6),擊破胡騎於硰石(7)。至平城(8),為胡所困。
  (1)代:指代地。在今山西大同市以東、河北張家口市以西部分地區。(2)馬邑:縣名。在今山西朔縣。(3)武泉:縣名。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東北。(4)晉陽:縣名。在今山西太原市西南。(5)白題:匈奴族的一支。(6)燕、趙、齊、梁、楚:皆是漢初諸侯王國名。(7)硰石:邑名。有說在山西靜樂縣東北。(8)平城:縣名。在今山西大同市東北。
  從擊陳豨,別攻豨丞相侯敞軍曲逆下(1),破之,卒斬敞及特將五人。降曲逆、盧奴、上曲陽、安國、安平(2)。攻下東垣(3)。
  (1)曲逆:縣名。在今河北完縣東南。(2)盧奴:縣名。在今河北定縣。上曲陽:縣名。在今河北曲陽縣西。安國:縣名。在今河北安國縣東南。安平:縣名。在今河北安平縣。(3)東垣:邑名。在今河北石家莊市東北。
  黥布反,以車騎將軍先出,攻布別將於相(1),破之,斬亞將樓煩將三人。又進擊破布上柱國及大司馬軍(2)。又進破布別將肥銖。嬰身生得左司馬一人,所將卒斬其小將十人,追北至淮上。益食邑二千五百戶。布已破,高帝歸,定令嬰食穎陰五千戶,除前所食邑。凡從所得二千石二人,別破軍十六,降城四十六,定國一,郡二,縣五十二,得將軍二人,柱國、相各一人,二千石十人。
  (1)相:縣名。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北。(2)上柱國:戰國時楚國官名,相當於丞相。大司馬:掌管軍政的高級軍職。
  嬰自破布歸,高帝崩,以列侯事惠帝及呂後。呂後崩,呂祿等欲為亂(1)。齊哀王聞之(2),舉兵西,呂祿等以嬰為大將軍往擊之。嬰至滎陽,乃與絳侯等謀(3),因屯兵滎陽,風(諷)齊王以誅呂氏事,齊兵止不前。絳侯等既誅諸呂,齊王罷兵歸,嬰自滎陽還,與絳侯、陳平共立文帝。於是益封嬰三千戶,賜金千斤,為太尉。
  (1)呂祿:呂釋之之子,呂後之侄,曾封為趙王,後被誅。(2)齊哀王:劉襄,齊悼惠王劉肥之子。(3)絳侯:周勃。
  三歲,絳侯勃免相,嬰為丞相,罷太尉官。是歲,匈奴大入北地(1),上令丞相嬰將騎八萬五千擊匈奴。匈奴去,濟北王反(2),詔罷嬰兵。後歲余,以丞相薨,謚曰懿侯。傳至孫強,有罪,絕。武帝復封嬰孫賢為臨汝侯,奉嬰後,後有罪(3),國除。
  (1)北地:郡名。治義渠(在今甘肅慶陽縣西南)。(2)濟北王:劉興居,齊悼惠王劉肥之子。(3)有罪:《功臣表》云:坐子傷人首匿免。
  博寬,以魏五大夫騎將從,為舍人,起橫陽(1)。從攻安陽、槓裡(2),趙賁軍於開封(3),及擊楊熊曲遇、陽武(4),斬首十二級,賜爵卿(5)。從至霸上(6)。沛公為漢王,賜寬封號共德君。從入漢中,為右騎將。定三秦,賜食邑雕陰(7)。從擊項籍,待懷(8),賜爵通德侯。從擊項冠、周蘭、龍且,所將卒斬騎將一人敖下(9),益食邑。
  (1)橫陽:邑名。在今河南商丘市西南。(2)安陽:縣名。在今河南安陽市西南。(3)趙賁:秦將。開封:縣名。在今河南開封市西南。(4)楊熊:秦將。曲遇:小邑名。在今河南中牟縣。陽武:縣名。在今河南原陽縣東南。(5)爵卿:在秦爵二十級中,自左庶長(第十級)至大庶長(第十八級)相當於卿。(6)霸上:地名。在今陝西西安市東。(7)雕陰:縣名。在今陝西甘泉縣南。(8)懷:縣名。在今河南武陟縣西南。(9)敖:山名。在今河南滎陽縣東北。
  屬淮陰(1),擊破齊歷下軍(2),擊田解(3)。屬相國參(4),殘博(5),益食邑。因定齊地,剖符世世勿絕,封陽陵侯,二千六百戶,除前所食。為齊右丞相,備齊(6)。五歲為齊相國。
  (1)淮陰:指淮陰侯韓信。(2)歷:縣名。在今山東濟南市。(3)擊:疑誤,可能是獲、得等字。田解:齊將。(4)參:曹參。(5)博:縣名。在今山東泰安市東南,(6)備:守備。
  四月,擊陳豨,屬太尉勃(1),以相國代丞相噲擊豨(2)。一月,徙為代相國(3),將屯(4)。二歲,為丞相(5),將屯。孝惠五年薨,謚曰景侯。傳至曾孫偃,謀反,誅(6),國除。
  (1)勃:周勃。(2)噲:樊噲。(3)代:代王國。(4)將屯:統領防備匈奴的屯兵。(5)丞相:《史記》作「代丞相」,是也。當時改諸侯王國之相國為丞相。(6)《功臣表》云:坐與淮南王謀反誅。
  靳歙,以中涓從(1),起宛朐(2)。攻濟陽(3)。破李由軍。擊秦軍開封東,斬騎千人將一人,首五十七級,捕虜七十三人,賜爵封臨平君。又戰藍田北,斬車司馬二人,騎長一人,首二十八級,捕虜五十七人。至霸上。沛公為漢王,賜歙爵建成侯,遷騎都尉(4)。
  (1)中涓:帝王的侍從官。(2)宛朐:即冤句,縣名。在今山東定陶西南。(3)濟陽:邑名。在今河南蘭考縣東北。(4)騎都尉:騎兵部隊的長官。
  從定三秦。別西擊章平軍於隴西(1),破之,定隴西六縣,所將卒斬車司馬、候各四人,騎長十二人。從東擊楚,至彭城。漢軍敗還,保雍丘(2),擊反者王武等。略梁地(3),別西擊邢說軍菑南(4),破之,身得說都尉二人,司馬、候十二人,降吏卒四千六百八十人。破楚軍滎陽東。食邑四千二百戶。
  (1)章平:章邯部將。隴西:郡名。治狄(在今甘肅臨洮縣)。(2)雍丘:縣名。今河南杞縣。(3)梁地:指令河南東部地區。(4)菑:縣名。在今河南民權縣東。
  別之河內(1),擊趙賁軍朝歌(2),破之,所將卒得騎將二人,車馬二百五十匹。從攻安陽以東,至棘蒲(3),下十縣。別攻破趙軍,得其將司馬二人,候四人,降吏卒二千四百人。從降下邯鄲,別下平陽(4),自斬守相,所將卒斬兵守郡一人,降鄴(5)。從攻朝歌、邯鄲,又別擊破趙軍,降邯鄲郡六縣。還軍敖倉(6),破項籍軍成皋南(7),擊絕楚餉道,起滎陽至襄邑(8),破項冠魯下(9)。略地東至鄫、郯、下邳(10),南至蘄、竹邑(11)。擊項悍濟陽下。還擊項籍軍陳下(12),破之。別定江陵(13),降柱國、大司馬以下八人,身得江陵王,致洛陽,因定南郡(14)。從至陳,取楚王信(15),剖符世世勿絕,定食四千六百戶,為信武侯。
  (1)別之河內:另帶一支軍到河內。河內:郡名。治懷縣(在今河南武陟縣西南)。(2)朝歌:縣名。今河北淇縣。(3)棘蒲:邑名。在今河北大名縣西北。(4)平陽:縣名。在今山西臨汾市西南。(5)鄴:縣名。在今河北磁縣南。(6)敖倉:大糧倉。在今河南滎陽縣東北。(7)成皋:邑名。在今河南滎陽西北。(8)起滎陽至襄邑:指擊絕楚餉道的地段。襄邑:縣名。在今河南睢縣。(9)魯:縣名。在今山東曲阜市。(10)鄫:即繒,縣名。在今山東棗莊市東北。郯:縣名。在今山東郯城北。下邳:縣名。在今江蘇邳縣南。(11)蘄:縣名。在今安徽宿縣南。竹邑:縣名。在今安微宿縣北。(12)陳:縣名。在今河南淮陽縣。(13)江陵:縣名。在今湖北江陵縣西北。 (15)南郡:郡治江陵。(15)楚王信:韓信。
  以騎都尉從擊代,攻韓信平城下(1),還軍東垣(2)。有功,遷為車騎將軍,並將梁、趙、齊、燕、楚車騎(3),別擊陳豨丞相敞(4),破之,因降曲逆(5)。從擊黥布有功,益封,定食邑五千三百戶。凡斬首九十級,虜百四十二人,別破軍十四,降城五十九,定郡、國各一,縣二十三,得王、柱國各一人,二千石以下至五百石三十九人。
  (1)韓信:韓王信。(2)東垣:縣名。在今河北石家莊市東北。(3)梁、趙、齊、燕、楚:皆是漢初諸侯王國。平城:縣名。在今山西大同市東北。(4)敞:侯敞。(5)曲逆:縣名。在今河北完縣東南。
  高後五年,薨,謚曰肅侯。子亭嗣,有罪(1),國除。
  (1)錢大昭云:坐事國人過律免。
  周紲,沛人也。以舍人從高祖起沛。至霸上,西入蜀漢,還定三秦,常以參乘,賜食邑池陽(1)。從東擊項羽滎陽,絕甬道,從出度(渡)平陰(2),遇韓信軍襄國(3),戰有利不利,終亡(無)離上心。上以紲為信武侯,食邑三千三百戶(4)。
  (1)池陽:鄉名。惠帝時設縣,在今陝西涇陽縣西北。(2)渡平陰:言由平陰津渡過黃河。(3)遇韓信軍襄國:此處記事有脫誤。當時周紲隨劉邦渡平陰,是至修武,而非至襄國。(4)三千三百戶:《功臣表》為「二千二百戶」。
  上欲自擊陳豨,紲泣曰:「始秦攻破天下(1),未曾自行,今上常自行,是亡(無)人可使者乎?」上以為「愛我」,賜入殿門不趨(2)。
  (1)秦:指秦始皇。(2)不趨:《史記》在「不趨」下,尚有「殺人不死」四字。
  十二年,更封紲為城侯(1),孝文五年薨,謚曰貞侯。子昌嗣,有罪,國除,景帝復封紲子應為鄲侯(2),薨,謚曰康侯。子仲居嗣,坐為太常有罪(3),國除。
  (1)(pěng):鄉名。在今陝西寶雞縣。城:《史記》作「蒯成」。(2)鄲:縣名。在今安徽渦陽縣東北。(3)坐為太常有罪:《功臣表》云:坐收赤側錢不收,完為城旦。《公卿表》云:坐不收赤側錢,收行錢。
  贊曰:仲尼稱「犛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捨諸(1)?」言士不繫於世類也(2)。語曰「雖有茲基,不如逢時(3)」,信矣!樊噲、夏侯嬰、灌嬰之徒,方其鼓刀僕御販繒之時(4),豈自知附驥之尾(5),勒功帝籍,慶流子孫哉?當孝文時,天下以酈寄為賣友。夫賣友者,謂見利而忘義也。若寄父為功臣而又執劫(6),雖摧呂祿,以安社稷,誼(義)存君親,可也。
  (1)仲尼稱等句:引文見《論語·雍也篇》。仲尼:孔子之字。犛牛:耕牛。騂:赤色。勿用:言勿用為祭祀之犧牲。山川:指山川之神。其:猶豈。捨:捨棄。諸:「之乎」兩字的六音字。(2)類:類似。(3)語:俗語。茲基:指田地與農具。(4)鼓刀:謂屠狗。(5)附驥之尾:謂虻附驥之尾,則致千里。喻凡人依附僅勢,可以扶搖直上。(6)執劫:謂被劫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