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45.【張武】全篇古文翻譯

張武者,始為廬江道中一鎮副將,頗以拯濟行旅為事。嘗有老僧過其所。武謂之曰:「師年老,前店尚遠,今夕止吾廬中可乎?」僧忻然。其鎮將聞之怒曰:「今南北交戰,間諜如林,知此僧為何人,而敢留之也。」僧乃求去。武曰:「吾業已留師,行又益晚,但宿無苦也。」武室中唯有一床,即以奉其僧,己即席地而寢。盥濯之備,皆自具焉。夜數起視之。至五更,僧乃起而歎息,謂武曰:「少年乃能如是耶。吾有藥,贈子十丸,每正旦吞一丸,可延十年之壽,善自愛。」珍重而去,出門忽不見。武今為常州團練副使,有識者計其年已百歲,常自稱七十,輕健如故。(出《稽神錄》)
【譯文】
張武原先是廬江道中一個鎮的副將,他把幫助出門在外的行旅之人看成一件大事。曾經有個老和尚路過他那裡,張武對他說:「師傅年紀大了,前面的客店離這裡還很遠,今晚上就住在我屋裡可以嗎?」和尚很高興。這個鎮的鎮將聽說後氣憤地說:「當今南北交戰,到外都是間諜。你知道這個和尚是什麼人,竟敢把他留下!」和尚請求離去,張武說:「我現在已經留下了師傅,要走又太晚了。只管睡在這裡,不要苦惱。」張武臥室裡只有一張床,便把這張床讓給和尚,自己就睡在屋地上。洗漱用具,自己都有。夜間幾次起來看他。到五更時,和尚便起來在那裡歎息,他對張武說:「年輕輕的就能這個樣子,實在難得。我有藥,贈給你十丸,每年正月初一吞一丸,可以延長十年的壽命。你要好好地愛護自己。」道一聲珍重便走了,出了房門忽然不見了。張武現在是常州團練副使。有認識他的人計算他的歲數已有百歲了,他常常自稱是七十歲,仍然跟過去一樣輕捷矯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