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39.【李勉】古文翻譯

天寶中,有書生旅次宋州。時李勉少年貧苦,與一書生同店。而不旬日,書生疾作,遂至不救("不救"二字原無,據明抄本補)。臨絕語勉曰:"某家住洪州,將於北都求官。於此得疾且死,其命也。"因出囊金百兩遺勉。曰:"某之僕使,無知有此者,足下為我畢死事,余金奉之。"勉許為辦事,余金乃密置於墓中而同葬焉。後數年,勉尉開封,書生兄弟繼洪牒來,而累金尋生行止。至宋州,知李為主喪事,專詣開封,詰金之所。勉請假至墓所,出金付焉。(出《尚書譚錄》)
天寶年間,有個書生住在宋州旅店,當時李勉很貧窮,與這個書生住在同一個旅店,然而不到十天,書生得了重病,無法醫治,臨死前書生對李勉說:"我家住在洪州,準備到北都去謀求官職,沒想到在這裡得病就要死了,這就是命啊!"說完從口袋裡拿出一百兩黃金交給李勉說:"我的奴僕們不知道我帶了這些金子,請你拿它為我辦理喪事,剩下的金子送給你。"李勉安葬了他,但剩下的金子卻秘密地放在墓中,一起掩埋了。過了許多年以後,李勉當上了開封縣尉。書生的哥哥寫信打聽書生和金子的下落,到了宋州,知道是李勉為書生辦理的喪事,便專程趕到開封,詢問金子的下落。李勉請假來到埋葬書生的墳墓前,取出金子交給了書生的哥哥。

杜黃裳 李師古跋扈,憚杜黃裳為相,未敢失禮。乃命一幹吏,寄錢數千繩,並氈車子一乘,亦近直千緡。使者未敢遽送。乃於宅門伺候累日。有綠輿自宅出,從婢二人,皆青衣襤褸。問何人,曰:"相公夫人。"使者遽歸,以白師古。師古乃折其謀,終身不敢失節。(出《幽閒鼓吹》)
【譯文】
李師古專橫暴戾,欺上壓下,但是對杜黃裳卻有所顧忌,不敢無禮,他命令一個能幹的差人,準備了幾千貫錢和一輛價值上千貫的車子,送給杜黃裳。這個差人沒敢立即送去,而是先到杜黃裳家的門外觀察了幾天,一次他看到從宅院裡抬出一頂綠色的轎子,後面跟了兩個穿著破舊的黑色衣服的婢女。他問旁邊的人轎子裡是什麼人?旁邊的人告訴他是宰相夫人,差人急忙回去,將情況告訴了李師古。於是李師古放棄了賄賂杜黃裳的計劃,終生不敢對杜黃裳失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