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36.【王錡】全篇古文翻譯

天興丞王錡,寶歷中,嘗游隴州。道息於大樹下,解鞍籍地而寢。忽聞道騎傳呼自西來,見紫衣乘車,從數騎,敕左右曰:"屈王丞來。"引錡至,則帳幄陳設已具。與錡坐語良久,錡不知所呼,每承言,即徘徊鹵莽。紫衣覺之,乃曰:"某潦倒一任二十年,足下要相呼,亦可謂為王耳。"錡曰:"未諭大王何所自?"曰:"恬昔為秦築長城,以此微功,屢蒙重任。洎始皇帝晏駕,某為群小所構,橫被誅夷。上帝仍以長城之役,勞功害民,配守吳岳。當時吳山有岳號,眾鹹謂某為王。其後岳職卻歸於華山,某罰配年月未滿,官曹移便,無所主管,但守空山。人跡所稀,寂寞頗甚。又緣已被虛名,不能下就小職,遂至今空竊假王之號。偶此相遇,思少從容。"錡曰:"某名跡幽沉,質性孱懦,幸蒙一顧之惠,不知何以奉教?"恬曰:"本緣奉慕,顧展風儀,何幸遽垂厚意。誠有事則又如何?"錡曰:"幸甚。"恬曰:"久閒(閒原作聞,據明鈔本改。)散,思有以效用。如今士馬處處有主,不可奪他權柄。此後三年,興元當有八百人無主健兒。若早圖謀,必可將領。所必奉托者,可致紙錢萬張,某以此藉手,方諧矣。"錡許諾而寤,流汗霢霂,乃市紙萬張以焚之。乃太和四年。興元節度使李絳遇害,後節度使溫造,誅其凶黨八百人。(出《河東記》)
【譯文】
寶歷年間,天興縣丞王錡曾到隴州去。半路上在一棵大樹下休息,解下馬鞍來放在地上靠著睡覺。忽然聽見一陣馬蹄聲從西邊傳達來,只見一個紫衣人坐在車裡,後面跟著幾個騎馬的隨從。紫衣人停車後對隨從說,"請王錡縣丞到我這裡來。"隨從領王錡來見紫衣人,看見紫衣人已坐在一個陳設齊備的帳篷裡了。紫衣人和王錡坐著談了好半天了,王錡仍不知該怎麼稱呼他的官銜,所以答話時常常吞吞吐吐覺得很失禮。紫衣人發覺了,就說,"我已經潦倒二十年了,不過您要稱呼我,還是可以叫我大王的。"王錡就問,"不知大王從何處來?"紫衣人說,"我就是秦代的大將軍蒙恬。當年我為秦始皇修建長城,以這個功勞多次蒙受重任。後來秦始皇歸天了,我被一些小人陷害誣告,終於被殺了。我死後,天帝仍然認為修長城是勞民傷財害了百姓,發配我到吳岳當一個管山嶽的官。當時管山的官都有稱號,人們就也管我叫大王。可是後來吳山卻劃歸華山管轄,而我罰配的年限還沒滿。我管吳山的實權已交給華山君,我什麼可管的都沒有,整日守著一座空山,山裡人煙稀少,十分寂寞。又因為我已虛有了大王的稱號,不能再放下架子當更小的官,所以現在只是個名義上的大王而已。這次和您相遇,想求您幫幫忙。"王錡說,"我只不過是個無名的小縣丞,既無能又懦弱,見到大王十分榮幸,但又能為大王做些什麼呢?"蒙恬說,"我是由於敬慕您才來和您見面,一看您果然是個很有風度十分正直的人。如果能得到您的關照,能否為我辦點事呢?"王錡說,"我一定遵命。"蒙恬就說,"我閒散了這麼久了,很想再能有點作為。然而現在到處都沒有空缺,兵馬也都有主管,我不能去硬奪別人的官職。三年後,興元地方將會有八百名無人統領的士兵,我如果早點做好準備,就可以作這八百人的統領。我要托的事,是請你給我一萬張紙錢,我以這些錢做軍餉,就可以辦成了。"王錡當即答應了,然後就驚醒了,嚇得出了一身汗。於是就買了一萬張紙燒了。到了太和四年,果然發生了興元節度使李絳被害的事,新上任的節度使溫造把反叛的八百名士兵全部殺了,這就是蒙恬托夢說的那八百名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