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61.【黑叟】全篇古文翻譯

唐寶應中,越州觀察使皇甫政妻陸氏,有姿容而無子息。州有寺名寶林,中有魔母神堂,越中士女求男女者,必報驗焉。政暇日,率妻孥入寺,至魔母堂,捻香祝曰:「祈一男,請以俸錢百萬貫締構堂宇。」陸氏又曰:「儻遂所願,亦以脂粉錢百萬,別繪神仙。」既而寺中游,薄暮方還。兩月餘,妻孕,果生男。政大喜,構堂三間,窮極華麗。陸氏於寺門外築錢百萬,募畫工。自汴、滑、徐、泗、楊、潤、潭、洪及天下畫者,日有至焉。但以其償過多,皆不敢措手。忽一人不說姓名,稱劍南來,且言善畫,泊寺中月餘。一日視其堂壁,數點頭。主事僧曰:「何不速成其事耶?」其人笑曰:「請備燈油,將夜緝其事。」僧從其言。至平明,燦爛光明,儼然一壁。畫人已不見矣。政大設齋,富商來集。政又擇日,率軍吏州民,大陳伎樂。至午時,有一人形容丑黑,身長八尺,荷笠莎衣,荷鋤而至。閽者拒之,政令召入。直上魔母堂,舉手鋤以斸其面。壁乃頹。百萬之眾,鼎沸驚鬧,左右武士欲擒殺之,叟無怖色。政問之曰:「爾顛癇耶。」叟曰:「無。」爾善畫耶?」叟曰:「無。」曰:「緣何事而斸此也?」叟曰:「恨畫工之罔上也。夫人與上官捨二百萬,圖寫神仙,今比生人,尚不逮矣。」政怒而叱之。叟撫掌笑曰:「如其不信,田舍老妻,足為驗耳。」政問曰:「爾妻何在。」叟曰:「住處過湖南三二里。」政令十人隨叟召之。叟自葦庵間,引一女子,年十五六,薄傅粉黛,服不甚奢,艷態媚人,光華動眾。頃刻之間,到寶林寺。百萬之眾,引頸駭觀,皆言所畫神母,果不及耳。引至階前,陸氏為之失色。政曰:「爾一賤夫,乃蓄此婦,當進於天子。」叟曰:「待歸與田舍親訣別也。」政遣卒五十,侍女十人,同詣其家。至江欲渡,叟獨在小遊艇中,衛卒、侍女、叟妻同一大船,將過江,不覺叟妻於急流之處,忽然飛入遊艇中。人皆惶怖,疾棹趨之。夫妻已出,攜手而行。又追之,二人俱化為白鶴,沖天而去。(出《會昌解頤》及《河東記》)
【譯文】
唐代宗寶應年間,越州觀察使皇甫政的妻子陸氏,容貌很美麗,但沒有兒子。越州里有一座寺院,名叫寶林寺,寺院裡有魔母神堂。越州城中的男男女女,凡是來許願祈求兒女的,必定是回報應驗。皇甫政在空閒的日子,領著妻子進入寶林寺,到魔母神堂,捻香祝禱說:「向魔母祈求一個男孩,果然如願,請神靈允許我用俸祿錢一百萬貫建造堂宇。」陸氏接著又說:「倘若遂了我們的心願,我也用脂粉一百萬貫,另畫神仙的像。」接著皇甫政夫婦在寺院四處遊覽,到了傍晚才回家。過了兩個多月,皇甫政的妻子懷孕了,後來果然生了一個男孩。皇甫政大喜,建造了三間堂宇,極其富麗堂皇。他的妻子陸氏在寺院門外堆了一百萬貫錢,招募畫工。從汴、滑、徐、泗、楊、潤、潭、洪等地和全國各地的畫工,天天有來到的。只是因為它的賞錢太多,都不敢著手。忽然有一個人不說姓名,自己說是從劍南來的,並說善於繪畫。要接手繪神仙像一事。他在寺院裡停留了一個多月,一天,他看著那堂宇的牆壁,不住的點頭。主事的和尚說:「你為什麼不快點完成那件畫像的事情呢?」那人笑著對主事的和尚說:「請你給我準備燈油,我將要在夜裡聚集精力完成那件事情。」主事的和尚依從了他,按他的話做了。到天亮的時候,光明燦爛,整整齊齊畫滿了一牆壁。但是繪畫的人已經不見了。皇甫政大設齋祭,很多富商都聚集到這裡來。皇甫政又選擇了吉日,率領軍吏州民,大排歌舞、宴筵。到中午時,有一個容貌黑醜的人,身高八尺,背著斗笠,穿著蓑衣,扛著鋤頭而來,看守大門的人拒絕他進門,但是皇甫政卻讓人招喚他進來。那人進入寺院後,直接上了魔母堂,舉起手中的鋤頭來斫那神像的臉面,牆壁都倒塌了。大家驚駭叫喊。周圍擔任護衛的武士,想要把他抓住殺了他,但是那黑醜的老頭兒毫無懼色。皇甫政問他說:「你是瘋顛嗎?」老頭兒說:「不是。」皇甫政又問:「你是善於繪畫嗎?」老頭兒又說:「不是。」皇甫政說:「那你為什麼來斫這畫像呢?」老頭兒回答說:「可恨畫工蒙蔽上官。夫人和上官施捨二百萬貫錢,描畫神仙。可是現在畫的和真人相比,根本比不了呢。」皇甫政大怒並呵斥他。老頭兒拍掌大笑說:「如果你不信,我在鄉間的老妻,足夠驗證的了。」皇甫政問他說:「你的妻子在什麼地方?」老頭兒說:「住處在過湖南二、三里的地方。」皇甫政派十個人跟著老頭兒去招呼老頭兒的妻子。老頭兒從葦庵裡引出一個女子,年紀有十五六歲的樣子,臉上略微化了點妝,衣著也不奢華,卻艷態媚人,光華動眾。不一會兒工夫,到了寶林寺。眾人都伸長脖子吃驚地觀看,都說所畫的神母像,果然是不如她。把她領到台階前,陸氏見她美麗異常也大驚失色。皇甫政對老頭兒說:「你是一個地位卑微的人,卻蓄養了這樣一個美麗婦人,實在是不該的,應當把她進獻給天子。」老頭兒說:「等我們回去和鄉親告別一下再走吧。」皇甫政應允了,派士卒五十人、侍女十人,一起到他們家。到了江邊要過江,老頭兒單獨在小遊艇中,衛卒侍女和老頭的妻子同乘一大船。將要過江,不知不覺中老頭的妻子在急流處忽然飛入遊艇中。人們都驚惶恐怖起來,急忙划船去追趕他們,他們夫妻二人已經走出遊艇,上岸並肩攜手而行了。又追他們,二人都化為白鶴,衝上天空遠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