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60.【王老】全篇古文翻譯

有王老者,常於西京賣藥,累世見之。李司倉者,家在勝業裡,知是術士,心恆敬異,待之有加。故王老往來依止李氏,且十餘載。李後求隨入山,王亦相招。遂僕御數人,騎馬俱去。可行百餘里,峰巒高峭,攀籐緣樹,直上數里,非人跡所至。王云:「與子偕行,猶恐不達神仙之境;非僕御所至,悉宜遣之。」李如其言,與王至峰頂。田疇平坦,藥畦石泉,佳景差次。須臾,又至林口,道士數人,來問王老,知邀嘉賓,故復相候。李隨至其居,茅屋竹亭,瀟灑可望。中有學生數十人,見李各來問其親戚,或不言。或惆悵者云:「先生不在,今宜少留。具廚飯蔬菜,不異人間也。」為李設食。經數日,有五色雲霞覆地,有三白鶴隨雲而下。於是書生各出,如迎候狀。有頃云:「先生至。」見一老人,鬚髮鶴素,從雲際來。王老攜李迎拜道左。先生問王老:「何以將他人來此!諸生拜謁訖,各就房。李亦入一室。時頗炎熱,李出尋泉,將欲洗浴。行百餘步,至一石泉,見白鶴數十,從巖嶺下,來至石上,羅到成行。俄而奏樂,音響清亮,非人間所有。李卑伏聽其妙音。樂畢飛去。李還說其事。先生問得無犯仙官否?」答云:「不敢。」先生謂李公曰:「君有官祿,未合住此;待仕官畢,方可來耳。」因命王老送李出,曰:「山中要牛兩頭,君可送至籐下。」李買牛送訖,遂無復見路耳。(出《廣異記》)
【譯文】
有個叫王老的人,常在西京賣藥,幾個世代的人都見到過他。有個叫李司倉的人,家住在勝業裡。他知道王老是個術士,心裡一直非常敬重他,招待他更加周到。所以王老來來往往就住在李家,將近十多年。李司倉後來請求隨他入山學道,王老也欣然相召。於是李司倉帶了幾個僕人,騎馬一起跟去了。大約走了一百多里,便無路可走,只是峰巒疊嶂,高峭入雲。他們攀籐爬樹,一直上了幾里,都不是人的蹤跡所能到的地方。王老說:「和你一塊走,恐怕還不能到達神仙住的地方,就更不是僕人所能到的了。應該全遣散他們,李司倉依照他的話做了,遣散了跟隨的僕人,和王老一起到了峰頂。峰頂地勢平坦,有藥畦和泉水,景色美好。不一會兒,又來到一樹林邊,有幾個道士來問候王老。知道你邀請嘉賓,所以在此相候。李司倉跟隨王老到他的住處,那裡是茅屋竹亭,瀟灑可望。裡面有學生幾十人,看見李司倉,各自來問他們的親戚,有的什麼也不說。有一個有些傷感的人說:「因為先生不在,現在還要停留一些時候,在這等待。這裡準備著一般的飯菜,和人間沒有什麼不同。」給李司倉設置的飲食。經過幾天,有五色雲霞遮蓋大地,有三隻白鶴隨雲而下,於是書生各自出來,像迎候賓客的樣子。過了一會兒,有人說:「先生到了。」李司倉看見一位老人,鬚髮雪白,從雲彩的邊緣處走來。王老攜帶李司倉在道路左側迎拜。先生問王老,為什麼帶別人來這裡。眾書生叩拜完畢,各自回房,李司倉也進了一室。當時天氣很炎熱,李司倉出來尋找泉水,想用泉水洗澡。走了一百多步,來到一個石泉,看見幾十隻白鶴從石峰上飛下來,來到石上,排列成行。一會兒,開始奏樂,樂聲清脆響亮,是人間所沒有的。李司倉低下身去伏在地上聽那奧妙的聲音。白鶴奏完樂都飛走了。李司倉返回來說那件事。先生問他有沒有觸犯仙官,李司倉回答說:「學生不敢。」先生對李公說:「你命裡有官祿,不應當住在這裡。等到仕宦生涯結束了,才可以來。」說完,就命令王老送李司倉出來。王老對李司倉說:「山中要兩頭牛,你可以送到籐下。」李司倉買了牛送去,就再也不見他走過的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