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31.【齊映】原文及翻譯

齊相公映,應進士舉,至省訪消息。歇禮部南院,遇雨未食,傍徨不知所之,徐步牆下。有一老人,白衣策杖,二小奴從,揖齊公曰:「日已高,公應未餐,某居處不遠,能暫往否。」映愧謝,相隨至門外。老人曰:「某先去,留一奴引郎君。」躍上白驢如飛。齊公乃行至西市北,入一靜坊新宅,門曲嚴潔。良久,老人復出。侍婢十餘,皆有所執。至中堂坐,華潔侈盛。良久,因鋪設於樓,酒饌豐異。逡巡,人報有送錢百千者。老人曰:「此是酒肆所入。某以一丸藥作一甕酒。」及晚請去。老人曰:「郎君有奇表,要作宰相耶?白日上升耶?」齊公思之良久,云:「宰相。」老人笑曰:「明年必及第,此官一定。」贈帛數十疋,云:「慎不得言於人。有暇即一來。」齊公拜謝。自後數往,皆有卹賚。至春果及第。同年見其車服修整,乘醉詰之。不覺盡言。偕二十餘人,期約俱詣就謁。老人聞之甚悔。至則以廢疾托謝不見,各奉一縑,獨召公入,責之曰:「爾何乃輕洩也?比者升仙之事亦得,今不果矣。」公哀謝負罪,出門去。旬日復來,宅已貨訖,不知所詣。(出《逸史》)
【譯文】
有一位叫齊映的相公參加了進士考試,到省裡打聽消息,住在禮部的南院,遇上雨不能出去吃飯,心裡猶豫不決,不知到什麼地方去,就慢慢走在牆下。有一位老人,穿白色衣服,拄著枴杖,兩個小僕人跟在他身後。老人向齊映作揖說:「日頭已經升高,你大概還沒吃飯,我家離這不遠,你能到我那去嗎?」齊映道謝,跟著老人來到門外。老人說:「我先回去,留一個小僕人領著你。」說完,老人騎上一頭白驢,飛一樣馳去。齊映就走到西市北側,被領進一所清淨的新宅子。宅子的門庭曲折,整齊乾淨。等了好長時間,老人又走出來,並且有十幾位婢女跟隨。婢女們的手中都拿著東西。來到中堂落座,見中堂裡的擺設華麗潔淨,奢侈豐盛。過了一會兒,就在樓上鋪設坐席,擺上豐盛的美酒佳餚。正在這時,有人報告,說有一個人送來一百千錢。老人說:「這是酒肆送來的,我用一丸藥給他們做了一罈酒。」到了晚上,齊映請求回去。老人說:「你有奇特的儀表,你是要做宰相呢,還是做神仙呢?」齊映說:「我想做宰相。」老人笑著說:「明年你一定能考中,這個宰相你做定了。」臨走時老人贈給他幾十匹帛,對他說:「千萬不要對別人講這件事。有空閒就再來一坐。」齊映拜謝老人。後來他又來過幾次,每次都有饋贈。等到第二年春天,他果然考中了。他的同輩們見他車子衣服都很修整,趁他喝醉了問他,他不知不覺中全都講了出來。他和二十多人一塊兒,約好一起到老人那裡去拜謁。老人聽說了非常後悔。齊映領人來到,老人則托病不見他們,各贈他們一疋絹,只把齊映叫了進來,責備他說:「你為什麼輕易地把事情洩露出去?最近升天做神仙的事也可能獲得,現在不行了。」齊映哀痛地謝罪,出門而去。十天後他又來,老人已把房屋賣給別人,不知去到哪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