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68.【薛肇】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薛肇,不知何許人也,與進士崔宇,於廬山讀書。同志四人,二人業未成而去,崔宇勤苦,尋已擢第。唯肇獨以修道為務,不知師匠何人。數年之間,已得神仙之道。廬山下有患風勞者,積年醫藥不效,屍居候時而已。肇過其門,憩樹陰下,因語及疾者,肇欲視之。既見曰:「此甚易耳,可以愈也。」留丹一粒,小於粒米,謂疾者所親曰:「明晨掐半粒,水吞之,自當有應。未癒,三日外更服半粒也。」其家自以久疾求醫,所費鉅萬,尚未致愈,疾者柴立,僅存余喘,豈此半粟而能救耶。明日試服之,疾者已起,洎午能飲食,策杖而行。如此三日,充盛康壯。又服半粒,即神氣邁逸,肌膚如玉,髭發青鬒,狀可二十歲許人。月餘,肇復來曰:「子有骨菉,值吾此藥,不唯愈疾,兼可得道矣。」乃授其所修之要,此人遂登五老峰,訪洞府而去。崔宇既及第,尋授東畿尉,赴任,過三媶驛,忽逢薛肇。下馬敘舊,見肇顏貌風塵,頗有哀嗟之色。宇自以擢第拜官,揚揚矜負。會話久之,日已晡矣,薛謂崔曰:「貧居不遠,難於相逢,過所居宵話,可乎?」崔許之。隨薛而行,僕乘皆留店中。初入一小徑,甚荒梗,行一二里間,田疇花木,皆異凡境。良久已及,高樓大門,殿閣森沉,若王者所理。崔心驚異之。薛先入,有數十人擁接升殿。然後召崔升階,與坐款話。久之,謂崔曰:「子有好官,未可此住,但一宵話舊可爾。」促令召樂開筵。頃刻,即於別殿宴樂。更無諸客,唯崔薛二人。女樂四十餘輩,拜坐奏樂。選女妓十輩同飲。有一箜篌妓,最為姝穎,崔與並坐。崔見箜篌上有十字云:「天際識歸舟,雲間辨江樹。」崔默記之。席散,薛問崔坐中所悅,以箜篌者對。薛曰:「他日與君,今且未可。」及明,與崔送別,遺金三十斤,送至官路,慘別而去。崔至官月餘,求婚得柳氏。常疑曾識而不記其處。暇日,命取箜篌理曲,崔見十字書在焉,問其故,云:「某時患熱疾,夢中見使人追云:『西城大仙陳溪薛君有客,五百里內解音聲處女盡追。』可四十餘人,因隨去。與薛及客崔少府同飲一夕,覺來疾已癒。薛君即神仙也,崔少府風貌,與君無異。」各話其事,大為驚駭,方知薛已得道爾(明抄本此處有「與盧李二公事相類,故附焉」十一字)。(出《仙傳拾遺》)
【譯文】
薛肇,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人,和進士崔宇一同在江西廬山讀書。一同讀書的四個人有兩個人中途去了,崔宇讀書很勤奮,後來考中進士也去了。只有薛肇專門學習道術,但不知是那個老師指點他。他苦修了幾年,竟得了神仙的道術。當時廬山下有一個中了邪風病的人,多年醫治無效,只是等死了。薛生經過他家門口歇在樹下,聽他家人說起了患者,就請求進去看看。看見了病人以後就說:「這病沒什麼,完全能好。」然後留下一粒比米還小的藥,對病人的親屬說:「明天早晨吃半粒,就能見效。如果還不好,三天後再吃那半粒。」他家人認為給病人治病已求遍了各處,化費了上萬的錢,仍沒治好,這一個米粒丹藥怎麼能救那骨瘦如柴只剩下一口氣的人呢。然而第二天中午給病人服下半粒,病人立刻就能起床了,到了中午,就能吃飯了,並可以拄枴杖走路。三天後病人就十分強壯。又吃下了那半粒,就變得神色飄逸,皮膚像白玉一樣光潔,頭髮又黑又亮,像二十多歲的人。過了一個多月,薛生又到這裡來,對那人說:「你的骨相帶著仙氣,所以吃了我的藥不僅能治好病,還能得道。」於是薛生就把自己修道的要點告訴了他,那人就登上五老峰去尋仙去了。崔宇考中進士後很快就被任命為東畿縣尉,赴任時經過三鄉驛時忽然遇見了薛肇,下馬敘舊。崔宇見薛肇面容衰老滿面風塵,言談中流露出同情憐憫的意思。崔宇覺得自己考中進士並當了官,頗有些洋洋自得的神氣。談了半天,已是下午了,薛對崔宇說:「我那個破陋的家離這不遠,咱們相逢不易,就到我家去咱們暢敘一宿你看怎樣?」崔宇同意了。就跟著薛肇走,把他的車馬僕從都留在客店裡。一開始走過一條小路,路兩邊很荒涼,走出一二里後,景色大變,田原花木都不同於人間。又走了半天,來到一所府宅,院裡樓閣殿宇,就像是王侯的府邸,崔宇心裡十分驚奇。薛肇先進了門,就有幾十個人迎接他擁著他上了一個大殿。然後薛肇就召崔宇登上台階,和他坐著談話。過了半天,薛肇對崔宇說:「你公務在身不可能在我這裡久住,我們敘上一宿就可以了。馬上開筵,請崔宇來到另一個殿堂裡飲酒作樂。席上只有薛、崔兩個人,沒有別人。四十多個女子列坐在殿上奏樂,薛肇從中選了十個女子來陪酒。其中有個彈箜篌的女子姿容俊美,崔宇和那女子挨著坐。看見她的箜篌上刻著十個字:「天際識歸舟,雲間辨江樹。」就默默記在心裡了。筵席散後,薛生問崔宇喜歡哪一個女子,崔宇就說喜歡彈箜篌的那個。薛生說:「以後可以把她嫁給你,現在還不行。」第二天黎明時薛肇送別崔宇,贈給他三十斤金子,送到官道上,依依惜別而去。崔宇回到自己的公衙,一個多月後和一位姓柳的女子結了婚。婚後,崔宇總覺得在哪兒見過柳氏,但想不起來。有一天公餘時,崔宇讓柳氏取來箜篌為他彈上一曲。崔宇一眼看見箜篌上有一行字,就是那兩句詩,問柳氏是怎麼回事,柳氏說:「我有一次得了怪病,夢見來了位使者找我,說西城的大仙陳溪人薛君那兒有客人,命五百里內未出閣的姑娘都去。一共找去了四十多人,我就跟使者去了,與薛大仙和一位姓崔的少府飲酒奏樂玩了一夜,等我醒來時,病就好了。薛君,當然是那位神仙了,而崔少府的相貌神態,和夫君你一模一樣。」於是崔宇也說了那天的情景,夫妻倆十分驚奇,這才知道薛肇果然已經得道成仙了。

卷第十八 神仙十八
柳歸舜 元藏幾 文廣通 楊伯丑 劉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