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69.【柳歸舜】原文及翻譯

吳興柳歸舜,隋開皇二十年,自江南抵巴陵,大風吹至君山下,因維舟登岸。尋小徑,不覺行四五里,興酣,逾越溪澗,不由徑路。忽道旁有一大石,表裡洞澈,圓而砥平,周匝六七畝。其外盡生翠竹,圓大如盤,高百餘尺。葉曳白雲,森羅映天。清風徐吹,戛為絲竹音。石中央又生一樹,高百餘尺,條干偃陰為五色,翠葉如盤,花徑尺餘,色深碧,蕊深紅,異香成煙,著物霏霏。有鸚鵡數千,丹嘴翠衣,尾長二三尺,翱翔其間。相呼姓字,音旨清越,有名武游郎者,有名阿蘇兒者,有名武仙郎者,有名自在先生者。有名踏蓮露者,有名鳳花台者,有名戴蟬兒者,有名多花子者。或有唱歌者曰:「吾此曲是漢武鉤弋夫人常所唱,詞曰:『戴蟬兒,分明傳與君王語。建章殿裡未得歸,朱箔金缸雙鳳舞。』」名阿蘇兒者曰:「我憶阿嬌深宮下淚,唱曰:『昔請(明抄本無請字)司馬相如為作《長門賦》,徒使費百金,君王終不顧。」又有誦(誦原作詞,據明抄本改)司馬相如大人賦者曰:「吾初學賦時,為趙昭儀抽七寶釵橫鞭,余痛不徹,今日誦得,還是終身一藝。」名武游郎者言:「余昔見漢武帝,乘郁金楫,泛積翠池,自吹紫玉笛,音韻朗暢。帝意歡適,李夫人歌以隨,歌曰:『顧鄙賤,奉恩私。願吾君,萬歲期。』」又名武仙郎者問歸舜曰:「君何姓氏行第?」歸舜曰:「姓柳,第十二。」曰:「柳十二自何處來?」歸舜曰:「吾將至巴陵,遭風泊舟,興酣至此耳。」武仙郎曰:「柳十二官,偶因遭風,得臻異境,此所謂因病致妍耳。然下官禽鳥,不能致力生人,為足下轉達桂家三十娘子。」因遙呼曰:「阿春,此間有客。」即有紫雲數片,自西南飛來,去地丈餘,雲氣漸散,遂見珠樓翠幕,重檻飛楹,周匝石際。一青衣自戶出,年始十三四,身衣珠翠,顏甚姝美,謂歸舜曰:「三十娘子使阿春傳語郎君,貧居僻遠,勞此檢校,不知朝來食否?請垂略坐,以具蔬饌。」即有捧水精床出者,歸舜再讓而坐。阿春因教鳳花台鳥「何不看客?三十娘子以黃郎不在,不敢接對郎君。汝若等閒,似前度受捶。」有一鸚鵡即飛至曰:「吾乃鳳花台也。近有一篇,君能聽乎?」歸舜曰:「平生所好,實契所願。」鳳花台乃曰:「吾昨過蓬萊玉樓,因有一章詩曰:露接朝陽生,海波翻水晶。玉樓瞰寥廓,天地相照明。此時下棲止,投跡依舊楹。顧余復何忝,日侍群仙行。」歸舜曰:「麗則麗矣,足下師乃誰人?」鳳花台曰:「僕在王丹左右,一千餘歲,杜蘭香教我真菉,東方朔授我秘訣。漢武帝求太中大夫,遂在石渠署見揚雄、王褒等賦頌,始曉箴論。王莽之亂,方得還吳。後為朱然所得,轉遺陸遜,復見機、雲製作,方學綴篇什。機、雲被戮,便至於此,殊不知近日誰為宗匠。」歸舜曰:「薛道衡、江總也。」因誦數篇示之。鳳花台曰:「近代非不靡麗,殊少骨氣。」俄而阿春捧赤玉盤,珍饈萬品,目所不識,甘香裂鼻。飲食訖,忽有二道士自空飛下,顧見歸舜曰:「太難得,與鸚鵡相對。君非柳十二乎?君船以風便,索君甚急,何不促回?」因投一尺綺曰:「以此掩眼,即去矣。」歸舜從之,忽如身飛,卻墜巴陵,達舟所。舟人欲發,問之,失歸舜已三日矣。後卻至此,泊舟尋訪,不復再見也。(出《續玄怪錄》)
【譯文】
柳歸舜是吳興人。隋文帝開皇二十年時,柳歸舜從江南乘船去巴陵,江上起了大風,把船吹到君山(又名湘山,在湖南洞庭湖中)下面,只好拴船登岸。順著小路不覺走了四五里,興致很高地跨過小溪山澗,也不順著路走了。忽見道旁有一塊大石頭,整個石頭都透明錚亮,又圓又平,方圓六七畝大小。石外都長滿了翠綠的竹子,像盆口那麼粗,有一百多尺高,頂端都觸到了雲彩,鬱鬱森森映著藍天。一陣清風吹過,竹林發出了動聽的音樂聲。大石的中央長著一棵樹,一百多尺高,枝幹是彩色的,樹葉有盤子那樣大,花的直徑有一尺寬,花瓣深藍色,花中飄出奇異的香氣籠罩著周圍,如煙似霧。樹上有好幾千隻紅嘴綠毛二三尺長尾巴的鸚鵡上下翻飛,互相叫著彼此的姓名,有的名叫「武游郎」,有的名叫「阿蘇兒」,有的叫「武仙郎」,有的叫「自在先生」,還有的名叫「踏蓮露」、「鳳花台」、「戴蟬兒」、「多花子」。有個鸚鵡唱著歌,並說:「我這個歌兒是漢武帝時的鉤弋夫人常唱的,歌詞是『戴蟬兒,分明傳於君王語。建章殿裡未得歸,朱箔金缸雙鳳舞』。」名叫阿蘇兒的鸚鵡說:「我記得阿嬌聽了這個歌以後在深宮裡流淚了。」接著就唱道:「昔請司馬相如為作《長門賦》,徒使費百金,君王終不顧。」這時又有只鸚鵡開始背誦司馬相如的《大人賦》。這鸚鵡背完了《大人賦》後說:「我當初學這首賦時,被趙昭儀用頭上的寶釵狠抽了一頓,當時把我痛壞了,但我到底還是背出來了,成了我的一件絕活兒。」名叫武游郎的鸚鵡說:「我當年見過漢武帝,他乘著鑲金的船在宮中的積翠池裡泛游,自己吹起了紫玉笛,吹得十分動聽,皇上十分高興,李夫人就伴著笛子唱起了歌,歌詞是:『顧鄙賤,奉恩私。願吾君,萬歲期。』」這時叫武仙郎的那只鸚鵡就問柳歸舜,「你貴姓?排行第幾?」柳歸舜說:「我姓柳,排行十二。」鸚鵡說:「柳十二郎從哪裡來?」柳歸舜說:「我要去巴陵,遇到大風船靠了岸,一時高興走到了這裡。」武仙郎就說:「柳十二郎由於遇風得以來到這仙境,這真可謂因禍得福了,然而我只是一隻鳥,不能為你效什麼力。不過我可以為你轉達桂家三十娘子,請她接待你。」說完就向遠處喊道:「阿春,來客人了!」立刻空中就有幾團紫色的雲從西南飛來,離地面一丈多高時雲彩漸漸散去,露出了垂著綠簾幕的紅樓,樓閣上一重重門窗十分華麗,整個樓立在那塊大石上。這時一個青衣女子從樓門裡走出來,看年紀有十三四,身穿綴有珠翠的衣服,容貌美麗,女子對柳歸舜說:「我家三十娘子讓我轉告郎君,我的家太偏僻了,使你來一趟這麼辛苦勞累。不知郎君從早晨到現在用飯了嗎?請先稍坐,立刻給你開飯。」接著就有女子捧著水晶做的坐榻,柳歸舜謝了坐。這時那位阿春姑娘就說:「『鳳花台』,你這個鸚鵡為什麼不好好接待客人呢?三十娘子因為黃郎不在家不便出來接待客人。你們如果怠慢了客人,看不像上次那樣捶你們!」這時立刻有一個鸚鵡飛到柳生面前說:「我就是鳳花台。最近我寫了一首詩,不知柳郎願不願意聽一聽?」柳歸舜說:「我平生最喜歡詩詞,當然願意聽。」鳳花台就說:「我昨天飛過蓬萊仙洲上的玉樓時作了一首詩:露接朝陽生,海波翻水晶。玉樓瞰寥廓,天地相照明。此時下棲止,投跡依舊楹。顧余復何忝,日侍群仙行。」柳歸舜說:「這首詩真是美極了,誰是你作詩的老師呢?」鳳花台說:「我在王丹身旁一千多年,杜蘭香教給我修道的秘文,東方朔傳給我道術的秘訣。當時漢武帝想給朝裡選拔太中大夫,就在石渠署召見揚雄、王褒等文人,命他們作賦和頌,我才從他們那裡學到了箴論。到三莽之亂時,我才回到江南吳地,後來朱然又把我要了去,又把我轉贈給陸遜,從他那兒我又見識了陸機、陸雲文章,我也學著寫文章,後來陸機、陸雲被殺,我才來到了這裡。我不知道當代在文章上面誰是宗師呢?」柳歸舜說:「當代的文章數薛道衡和江總最好。」接著就背誦了幾篇。鳳花台說:「近代的文章不是不華麗,只是太缺少風骨。」不一會兒,阿春捧著一隻紅玉盤,裡面裝著珍饈美味,芳香撲鼻。柳歸舜吃完後,忽然有兩名道士從空中飛出來,看見柳歸舜後說:「你可真不簡單,能和鸚鵡對讀文章。你是不是柳十二郎?你的船因為風已順了馬上要開,正到處找你呢,你還不趕快回去!」說罷扔給他一塊一尺長的綢子說:「用它蒙上眼睛,你就上路吧!」柳歸舜蒙上眼,立刻覺得身子飛了起來,轉眼間到巴陵自己的船上。船馬上要開,一問,才知道已經三天找不到柳歸舜了。後來柳歸舜又來到這裡江邊,棄舟登岸再去找那個地方,什麼也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