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山有樞 篇》(守財奴的面目)白話文意思翻譯

山有樞 (守財奴的面目)

山有樞
——守財奴的面目

【原文】

山有樞1,
隰有榆2。
子有衣裳,
弗曳弗婁3。
子有車馬,
弗馳弗驅。
宛其死矣4,
他人是愉。

山有栲5,
隰有忸(6)。
子有廷內(7),
弗灑弗掃。
子有鐘鼓,
弗鼓弗考(8)。
宛其死矣,
他人是保(9)。

山有漆(10),
隰有栗(11)。
子有酒食,
何不日鼓瑟。
且以喜樂,
且以永日。
宛其死矣,
他人入室。 

【註釋】   

1樞:樹名,即刺榆樹。2隰( X i):潮濕的低地。榆:樹名。 3曳:拖。婁:牽。曳、拖在這裡是指穿著。4宛:死去的樣子。 5栲(kO。):樹名,即山樗。(5)忸(nio):樹名,即鐿樹。(7)廷內: 庭院和房屋。(8)考:敲擊。(9)保:佔有,據為己有。(10)漆:漆 樹。(11)栗:栗子樹。

【譯文】

山上長著刺榆樹,
榆樹長在窪地中。
你又有衣又有裳,
為何不穿在身上?
你又有車又有馬,
為何不乘又不坐?
到你死去那一天,
別人佔有盡享樂。

拷樹生長在山上,
鐿樹長在窪地中。
你有庭院和房屋,
為何不灑又不掃?
你又有鍾又有鼓,
為何不擊又不敲?
到你死去那一天,
別人佔有樂陶陶。

漆樹生長在山上,
栗樹長在窪地中。
你又有酒又有食,
何不彈琴又鼓瑟?
姑且用它尋歡樂,
姑且用它遣時光。
到你死去那一天,
別人佔有進室中。

【讀解】
錢財皆為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走。我們是赤條條來到這世上,也是赤條條離開這世上,既無什麼可以羈絆,也無什麼可以留戀。然而,偏偏有人想不開這個極其明顯的理兒,一頭鑽進錢眼兒裡,一頭扎進財貨中,做錢物的奴僕,變作掙錢聚財的機器。
或許有人會辯解說,掙錢聚財是一種個人愛好,一種寄托和追求。想來也是。掙錢聚財不也像收藏古董、收集郵票之類的愛好一樣嗎?純粹的愛好和實用態度大不相同。
買用態度的著眼點是錢物的使用價值。按照這種態度,便要使錢、物充分發揮其使用效益。它們的使用效益,說穿了就是滿足人的生存需要,僅此而已。對錢、物的要求取決於人的需要,可問題恰恰出在這裡。人的需要和慾望難以有止境,吃飽了窩窩頭。 就想吃白面饅頭,有了白面饅頭吃就想白麵包,有了白麵包就想奶油麵包,如此等等,錢、物就永遠也填不滿人的慾望的無底洞。 純粹愛好的著眼點是精神價值。這種價值滿足的是精神上的需要和滿足,甚至可以成為精神上的支柱。難道我們能說葛朗台、嚴監生一類的守財奴看重的不是這一點?難道他們對錢財的痛惜不像痛惜古董寶貝?
人各有志,不能勉強,守財奴有守財奴的活法,若痛恨他們,不相來往就行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嘛。貪得無厭也是一種活法,我們無法剝奪貪得無厭者的生存權,頂多在輿論上加以譴責,在道義上加以抨擊。當然也有像詩仙李白那樣的活法: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